一子落错,满盘皆输(加更1)

岔路口,秃子坐在车上,拿着对讲吼道:“我们已经看不见永东在哪儿了,后面的车全开远光,如果前面还有十字路口,我们马上分开,一台车走一条道,必须给我追上他。”

    “明白。”

    “知道了。”

    “……。”

    对讲内接连传来回应之声。

    “滴玲玲!”

    与此同时,车内的电话响起。

    秃子一愣后,也没看屏幕,直接按了接听键:“喂?”

    听筒内,咝咝啦啦的风声传来,但却没有回应之声。

    “喂?说话,喂?”秃子喊了两声,本能将电话拿远,一看屏幕上的备注姓名,顿时愣住。

    “还有多远?我已经能看见你说的那个标识牌了。”永东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大概还有几百米远,继续往前跑,是吗?不拐弯?”

    秃子听着电话内的声音,只稍稍愣了一下后,就十分激动的拍着大腿喊道:“我特么就说嘛,永东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对面说动了。”

    “哥,是永东的电话?”司机问了一句。

    “对。”秃子双眼兴奋的点头,坐在副驾驶上再次拿起对讲:“所有人听好了,车速减缓,大灯全关了,捋着路往前开,对面的人在一个什么指示牌的周围。”

    话音落,袁华的声音突然响起:“你怎么知道,谁说的?”

    “永东给我打电话了。”秃子立马回应道:“他应该是假装配合对面,想把人调出来。老袁,永东是够意思的。”

    袁华沉默半晌,重重的点头呢喃道:“好兄弟啊!”

    ……

    荒地内。

    老猫急不可耐的冲着秦禹问道:“永东已经过来了,我们为啥不让马叔那边动?你在玩啥?”

    “别急,再等等。”秦禹摆手。

    “不是,你等什么呢?他都给对面摆脱了。”老猫不解的喝问道。

    “我让你等,你等就完了。”秦禹捂着电话,语气不耐的吼着。

    老猫拎着枪,耐着性子,站在原地不再吭声。

    ……

    两分钟后。

    永东来到指示牌下面,剧烈喘息着用电话问道:“我到这儿了,你们人呢?”

    “你再左转,跑一百米,进胡同。”秦禹斟酌半晌后,吩咐道:“进马叔的那辆车,我让人拦一下后面的。”

    永东咬了咬牙,也没再回话,转身就钻进胡同,迈步狂奔着。

    买盒烟的功夫,永东顺着胡同就来到了秦禹所说的位置,但一转身却没有见到任何汽车,只看见一辆很破旧的摩托停靠在墙壁位置。

    永东懵了,拿着电话愣了半天吼道:“你特么的在玩什么?”

    秦禹沉默半晌,突兀间问道:“永东,你还有牌吗?有牌现在打,不然袁华的人马上追上来。”

    “CNM的,老子对讲都扔了,你跟我玩路子?!”永东暴跳如雷的吼着:“我要有牌,还会挺到现在吗?还会听你摆弄吗?”

    “好吧。”秦禹声音稳健的回应道:“你要说自己没牌了,那就上摩托,顺着路往前开,我在前面岔路口等你。”

    永东双眼通红的站在原地晃了一圈,咬牙切齿的回道:“你们人根本就没在这儿,对吗?你个狗日的玩我?!”

    “我输不起啊!”秦禹语气急促的回应道:“但这回没假了,你骑摩托车往前开,我就在前面岔路边上。他们都是越野,走窄路,肯定追不上你。”

    “你快去NM的吧!”

    永东愤怒的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在地面上,两脚踹的粉碎。

    ……

    荒地中。

    秦禹放下手臂,面露沉思。

    “永东失去控制了?”马叔身边的兄弟,立即上前问了一句。

    秦禹转身看向对方:“他把我电话挂了。”

    马叔的兄弟闻声后,表情极为不解的埋怨道:“刚才明明有机会接上他,我就不明白了,你为啥非得不让动?扯了半个晚上,你就为了溜永东玩吗?意义何在呢?”

    秦禹看着对方,依旧没有回话。

    马叔的兄弟脸色很难看的停顿一下,转身就喊自己人:“拿枪,迎过去,把永东抢出来。”

    “别动。”秦禹突然皱眉吼道:“对面有多少人,你们几个过去能起到什么作用?你想想马老二是怎么折的!”

    马叔兄弟闻言愣住。

    “再等。”秦禹咬牙吼道:“邢子豪的节奏在我们手里,今晚咱就是啥收获都没有,老子无非也就是回到起点而已。只要我想谈,袁华就得接我电话。”

    ……

    储备仓库周围的胡同内。

    永东将电话踹碎之后,就听到自己来的方向,传来了马达声响。

    紧跟着,另外一部电话内,响起了秃子的声音:“永东,永东,你没跟对面接触上吗?看见他们人了吗?你是不是漏了啊,我刚才听你跟对方吵起来了?你待在原地别动,我们马上就到。”

    永东目光阴沉的看着手机屏幕,知道这时候撒谎已经没用了,随即直接挂断电话,掉头就往胡同右侧方向跑。

    汽车内。

    秃子冲着电话嚷了几声后,才目光费解的骂道:“这个永东到底什么意思,怎么又把电话挂了?!”

    “还跟吗?”司机问。

    “跟,跟过去,”秃子摆手指挥道:“先看见他再说。”

    “嗡嗡!”

    马达声音澎湃,汽车转弯,直愣愣的追进胡同深处。

    永东往前狂奔了两百米后,整个人站在荒地旁边,才从衣服内兜里掏出另外一组无线麦克,双眼通红的说道:“对面太贼了,完全不想跟袁华碰。你们不用等了,来接我。”

    半分钟后,汽车抵达胡同边缘,大灯光芒刚照到荒地之中的永东,秃子就跳下来喊道:“你他妈到底啥意思,逼我拿枪对着你,是吗?”

    永东头都没回,继续狂奔。

    “开枪,逼他站下。”秃子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

    话音落,汽车旁边的人掏出配枪,抬手就要对准永东旁边的空地扣动扳机。

    “踏踏踏!”

    胡同左侧,一阵脚步声响起,四个裹着棉大衣的汉子,两人手持W冲,两人端着喷Z,果断扣动扳机。

    “亢亢亢亢……!”

    激烈的枪声响起,袁华这边当场被扫倒了三人。

    大野地内。

    秦禹听到枪声猛然抬头,攥着拳头怒吼道:“我CNM的,老子就说嘛,永东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因为邢子豪这样的傻B,就把自己命搭上?你们听到枪声了吗?永东是有准备的,如果我们刚才过去接他,那现在跟袁家干起来的就是我们,而永东立马会趁乱溜掉。”

    众人呆愣愣的看着秦禹半晌后,老马兄弟立马问道:“可永东要是没有准备呢?!”

    “只要对面不知道邢子豪死了,我就能把永东再调出来一万次。可在这一万次里,我们要有一次失误,那就是全盘皆输,脑袋搬家。”秦禹回了一声后,立马转身喊道:“通知马叔,枪往北开,我们该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