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最顶的牌面

暂停施工的工地中,马老二和刘子叔扶着小六,刚踉踉跄跄的穿过铁皮栅栏,顺着坑道要往下走的时候,混乱的脚步声就从身后响了起来。

    “马老二,你们还有一个冲刺吗?”邢子豪拎着枪从侧面追过来,双眼兴奋的吼道:“如果没有,我可要追上来了。”

    “从这边进。”

    “看见他们了,在坑边上。”

    “……!”

    对面马仔的呼喊声,也接连响起。

    马老二闻声将小六放在硕大的铁质水泥槽子旁边,回头喊道:“子叔,你带小六下坑道。”

    “亢亢!”

    邢子豪奸诈的躲在铁皮栅栏后侧,一边不停的移动着,一边向坑道内放枪,直接压住了对方唯一一条逃跑线路。

    水泥槽子旁边,马老二和刘子叔持枪奋力还击,但对方却只开枪压制,并不露头猛冲。

    双方僵持不到二十秒后,马老二扯脖子回头吼道:“子叔,给我备弹。”

    刘子叔左臂和右腿身中两枪,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行动能力,他躺在地上,表情绝望的回应道:“我……我就剩两发Z弹了……打光了。”

    马老二愣住。

    枪声一停,邢子豪蹲在铁皮栅栏旁喊道:“还有招吗,没有我可进去了。”

    工地内无人回话。

    邢子豪舔了舔嘴唇,扭头指着壮硕青年招呼道:“你带俩人进去,试试他们还有没有备弹。”

    壮硕青年犹豫了一下,只能硬着头皮招呼上两个同伴,弯腰钻进了栅栏内。

    三人露头后持枪猛冲,马老二和刘子叔脱力的坐在地上毫无反应。

    “妈的,别动,举手。”壮硕青年持枪吼了一声。

    “跑啊?你再跑啊?!”

    “妈的,打死你。”

    另外两个小伙已经红了眼,他们疯了一样的抬起枪把子,劈头盖脸的砸向马老二和刘子叔。这些跟着邢子豪出来干活的马仔,心里总有着一股很压抑的情绪。是人都怕死,可偏偏邢子豪这样的老板,只负责给钱,却完全不在乎他们的死活。而他们要怂了,不干这活儿了,那目前的生活就没办法保证。所以这帮人的处境,其实也不比土渣街那帮生病的底层兄弟好多少。

    马老二和刘子叔被打的满头是血,抱头缩卷在雪地之中打滚,模样极惨。

    邢子豪等了一小会,听到里面没有传来枪声后,才立即摆手冲剩下的两人喊道:“你俩先走,冲进去。”

    二人对视一眼,迈步冲进工地,而邢子豪则是压步走在他们身后,高声喊了一句:“搜搜身上,把电话什么的全拿出来,快点。”

    众人闻声停止殴打,壮硕青年低头吼道:“举手。”

    马老二一听对方要搜身后,左拳紧握,猛然从地上坐起,右手抓着藏在水泥槽子旁边的枪,完全凭感觉的扣动了扳机。

    “亢!”

    枪响,邢子豪左侧肩胛骨暴起一团血雾,当场后退两步。同时他反应极快,身体瞬间向右倾斜。

    “亢!”

    第二声枪响泛起,走在邢子豪前面的小伙胸口中弹,仰面就倒在了地上。

    “啪啪!”

    紧跟着,空枪之声传来,马老二红着眼珠子起身,左手攥着匕首吼道:“老子死也扒你一层皮。”

    “摁住他。”

    邢子豪用手摸了一下胳膊,整个人蹦起来吼了一声。

    “亢亢!”

    两声枪响泛起,马老二右腿中弹,仰面跌倒。

    “再动,我打死你。”壮硕青年用枪指着马老二的脑袋吼道。

    “去NM的,”马老二一刀捅过去:“你现在就整死我!”

    壮硕青年腿上被刀刃划了个口子,但他又不敢真的打死马老二,所以只能用**冲着他的脑袋猛砸。

    众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马老二身上的时候,小六突然窜起,满身是血的扑向了邢子豪,右手也攥着刀。

    邢子豪有些慌神的后退数步,仓促间抬起了枪。

    “噗嗤!”

    小六一刀捅过去,邢子豪侧步躲闪,刀尖瞬间扎在了他的胯骨上。

    “一起走。”小六左手推着邢子豪,拔刀就要再捅。

    “亢亢!”

    邢子豪近距离冲着小六崩了两枪,后者心脏部位飙血,眼珠子瞪的溜圆,踉跄着退后三四步,低头一看胸前伤口,口鼻喷血的呢喃道:“……早……早晚的。”

    “咕咚!”

    小六仰面倒地,浑身抽搐着,侧头看向了马老二。

    “小六!”马老二情绪崩溃,被人摁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

    刘子叔身受重伤,躺在水泥槽子旁边,闭着眼睛摸向自己腰间的匕首:“一……一起走吧。”

    铁皮栅栏旁边,邢子豪面色苍白的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枪口,眼神直愣愣的盯着马老二走来:“你们都让开。”

    壮硕青年闻声抢下马老二手里的刀,右脚踩着他的前胸,站在原地没动,而其他人则是让开了身位。

    “开枪打我,你敢开枪打我?”邢子豪表情癫狂,狰狞,低头看着马老二吼道:“你TM知道我是谁吗?啊?!”

    “嘭嘭!”

    刑子豪扬起喷子的枪把,冲着马老二的正脸就连续猛砸下去。

    “我要不是为了抓老马,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活着吗?啊?!”

    “嘭嘭!”

    “CNM,你们这帮烂仔,下九流,生活在棚户区的蛆。你们跟我斗,抢我饭碗,你们行吗?”

    “嘭嘭!”

    “……!”

    连续猛砸十几下后,马老二鼻骨凹陷,嘴里槽牙崩飞,嘴角豁开,已经没有人样了。

    邢子豪持枪喘息着,瞪着眼珠子吼道:“抬头,来,你抬头。”

    马老二木然抬头:“……我输了……我没话说……但早晚有一天,你得死在我们人手里。”

    “呵呵,你说什么?”邢子豪迈步上前,双手高高抬起,**对着马老二的天灵盖,掷地有声的吼道:“想整死我,啊?艹NM的,老子要是没了,你们土渣街得有一半的人跟着我进棺材。龙兴一句话,九区立马断药百分之四十,谁敢整死我?你问问奉北市长敢不敢?!”

    铁栅栏外面,一个已经驻足了起码三四秒钟的人影,突然暴起,拎着枪冲了过来,声音震耳的吼道:“CNM,我敢整死你!!”

    邢子豪闻声回头。

    一张苍老的面孔眨眼而到,枪口直愣愣的抬起,在三米开外,对准了邢子豪的脑袋。

    “你他妈的……?!”邢子豪愣着后退两步,本能就要抬枪。

    “我是松江老马,我敢整死你。”

    喊声久久回荡在工地,扳机扣,枪响。

    “亢亢亢!”

    三声过后,邢子豪再次后退数步,仰面跌倒。

    垂垂老矣的马叔,身板佝偻,右手持枪,左手轻飘飘的撩开他标志性的破旧军大衣,露出腰间一排管子,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能吹牛B。我都这个岁数了,还在乎你是你妈B的公子少爷?!来,你们谁行,爷们陪你们玩玩。”

    话音刚落,院外再次响起一阵脚步声,关琦,老猫等人蜂拥而入,持枪吼着:“都蹲下,别动。”

    人群最后,秦禹急匆匆的冲进来,低头一看刚被打死的邢少,顿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