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儿

邢子豪回身看向跑过来的四人,声音沙哑的问道:“为什么不往前冲?!”

    四人被问的愣了一下后,领头一人才张嘴回应道:“对面挺硬的,手里枪也不少,我们得护着小曲……。”

    “你枪呢?”邢子豪又问。

    领头的人懵了一下,本能抬起右臂:“枪在这儿呢啊!”

    “亢!”

    邢子豪毫无征兆的端起喷子,枪口几乎贴着对方的手腕扣动了扳机。

    “啊!”

    一声惨叫响彻胡同,领头男子的整个右手崩飞,跌落在脏兮兮的地面上。

    众人看到这个景象,全部懵了。

    邢子豪跳脚吼道:“就你也配拿枪吃饭,也配带队出来干活?啊?!这么近的距离,不说让你全把人给我抓住,但拖点时间能总做到吧?他妈的,你当老子给你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领头汉子跪在地上,疼的浑身痉挛,怒目看向邢子豪,死死咬着牙关。

    身后三个同伴心里怒气上涌,迈步就要往前冲。

    “都……都别动……。”领头汉子喘息着拦住同伴,跪在地上,死死握着断了的手腕。

    “给他们钱,让他们滚。”邢子豪阴着脸扔下一句,转身吼道:“其他人跟我追。”

    左侧,一个紧跟着邢子豪的小伙,立马上前问道:“小曲送回去吗?”

    邢子豪闻声停住脚步,猛然回头。

    小曲站在人群中央,对上邢子豪略显癫狂的眼神后,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大哥,大哥,你看我也帮了袁家的忙……刚才你让我引他们过来,我也照办了,你留我一条命,求求你……。”

    “亢!”

    邢子豪一枪打穿小曲前胸,后者被轰飞了小半米远,仰面跌倒在地。

    “马老二都出来了,要他还有啥用?”邢子豪将已经没有Z弹的喷子扔给同伴,快步就向路口走去:“把胡同处理一下,其他人跟我追。”

    邢子豪的癫狂与神经质的表现,瞬间让温涛和他的同伴精神崩溃,他们大吼着冲起身,迈步就要跑。

    一阵混乱的枪声响起,踩线想发财的混混们,最终还是倒在了充满任何可能的街头。

    数秒后。

    留下的几个人,正在往车里拖拽小曲等人的尸体时,永东才呼哧带喘的跑了过来,目光惊愕的看着面目全非的小曲。

    “咋……咋回事儿?”永东指着小曲问道:“他怎么死的?”

    马仔战战兢兢,脸色煞白的看着永东,语气结巴的说道:“邢少觉得马老二一跑,他就没用了,所以……才开枪打的他。”

    永东闻声在原地转了数圈,十分无力地吼道:“这么找小曲是为啥啊?!是为了能更好的做生意,是为了护盘,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让他练枪法的。小曲只要还活着,老马就一定不会放弃惦记他的念头。你说你开枪打他干个JB毛?!”

    众人听着永东的话,都没吭声。

    “一把好牌,打的跟狗屎似的。”永东骂了一声,转身就走向自己的汽车。

    ……

    车上。

    在公司,在家里因为伪装而压抑到了极致的邢子豪,坐在后座上不停的吸着鼻子,浑身冒着虚汗。

    副驾驶的跟班,指着道路左侧拿着对讲机喊道:“后面那两台车,别一直跟着我们啊。去岔路,从另外一头包抄,他们有人受伤,跑不远的。”

    “呼,呼呼!”

    邢子豪使劲儿拽着领口,大口的吸了两口气,声音沙哑的吼着:“给……给药给我……我喘不过气儿了。”

    “豪哥,量有点多了。”壮硕青年劝了一句。

    邢子豪突然起身,从后面抓住青年吼道:“我说……我上不来气儿了,你想让我死吗?啊,是不是你们都盼着我死?!”

    壮硕青年一看他也不听劝,立马就打开了副驾驶杂物箱,从里面拿出药剂瓶说道:“好,好,那你扎,全扎了就舒服了。扎吧,我先给你养针,来来。”

    ……

    黑灯瞎火的无名路上,马老二架着小六吼道:“兄弟,坚持一会,你再坚持一会,我已经让子叔打电话了,接咱们的人马上就到。”

    小六意识模糊,低着头回应道:“别……别管我了……我真走不动了。我脑袋太沉了……你放下我,放下我吧。”

    旁边,刘子叔拿着手机,带着哭腔吼道:“马哥,完了,我们出事儿了……小曲早都被对方盯上了,我们一动手,本地药物公司的人就来了,四台车,十几个人……下车就开枪,毛子已经被人打死了。”

    “你冷静点,冷静点跟我说话。”老马声音平稳:“你们在哪儿,什么情况,对方还追吗?”

    “在追。小六中枪了,都走不动了,我们不熟悉地形,跑在街上都不知道该去哪儿……你们快过来,不然小六也够呛了。”

    “CNM的,没死过人啊,还是没开过枪啊?!”老马突然吼道:“你冷静点,不告诉我具体地方,我怎么过去找你们?”

    刘子叔被吼的精神了几分,立马扭头看向街道,双眼停在一处刚开始建造的广场工地上,随即张嘴吼道:“我们在九区纪念广场这边……是个工地……。”

    “你给我听好了,能拖延时间就拖延时间,能一起跑就一起跑。如果一起跑不掉,那就先弃了不能走的。你们都是下面的孩子,我不想看见任何人没了,但更不想看见,所有人都回不来,听见了吗?”老马声音稳健的吼道:“别慌,冷静点,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好的。”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刘子叔拽着马老二喊道:“往工地跑,大哥马上就过来。”

    “小六,听见了吗?咱的人马上就来。”马老二一边架着兄弟,一边快步冲向街道对面。

    “翁!”

    就在这时,马达声音响起,一辆越野车甩着尾从十字路口冲了过来。刚注射完药剂的邢子豪双眼明亮的说道:“冲过去,我要砍马老二一条胳膊,让老马过来拿。”

    副驾驶的壮硕青年闻声立即劝说道:“让我们的人先过来,咱再进去吧?”

    “你熟悉工地里面情况吗?”邢子豪瞪着眼珠子问道:“他们钻进去了,拐几个弯,你上哪儿找人去?”

    壮硕青年转过身,立马喊道:“快开,冲过去。”

    ……

    街道上。

    老马催促着关琦:“快点开,我家孩子快打没了。”

    关琦闻声将油门踩到底,皱眉掏出手机,拨通了秦禹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