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阴暗胡同

胡同内。

    迎面上冲过来的四名壮汉,有两人摁住了小曲,将其拽到了身后,另外两人持枪就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枪声澎湃响起,而胡同内又异常狭窄,马老二三人不可能迎着弹头继续向前冲,只能暂避锋芒,身体靠在墙壁两侧躲避,同时持枪进行还击。

    身后,马达声音嗡鸣,越野车极速退到了胡同口,车尾咣当一声撞在了水泥墙壁角上,斜着停在了原地。

    小六满身鲜血,左手扣开车门,咕咚一声侧仰着从车内跌坐下来,意识已经逐渐模糊的吼道:“跑啊……别管他了……跑啊,二哥,外面全是人。”

    马老二闻声回头,看向从车内跌落下来的小六,而后者则是抬手持枪,冲着外面街道一通乱射。

    墙壁旁边,刘子叔蹲在大垃圾箱后面,满脸狰狞的拽了一下马老二:“没机会了,走吧,再不走全得折在这儿。”

    “回去拽小六。”马老二甩开刘子叔的胳膊,持枪就往回打。

    刘子叔和另外一个跟过来的青年,都是跟随老马多年的兄弟,是绝对的核心,他们遇事儿没躲,也毫不犹豫的跟着马老二冲了过去。

    街道上。

    邢子豪躲在胡同左侧的墙壁后面,撸动着枪栓,突然探头冲着越野车轮胎就打了两枪。

    沉闷的爆气声响起,轮胎被Z弹打瘪,只剩下轮毂磕在青石路面上。

    “马老二,你觉得你还能走吗?啊?!”邢子豪双眼癫狂:“老子因为你们,求了最不愿意求的人,还挨了当兵的打。你说,我能让你大摇大摆回松江吗?”

    说话间,邢子豪不停的冲身边的人摆手示意,让他们先往胡同内冲。

    “亢亢亢……!”

    就在这时,刘子叔和右侧的兄弟,突然从车辆左右两侧冲出,以车身为掩体,非常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马老二猫腰跑过来,一把抓住小六染血的胳膊,使劲儿向后拖着:“起来,一起走。”

    “走?你他妈往哪儿走!”邢子豪摆手吼道:“吃我家饭的,谁特么不想拿钱,谁就往后退。冲在最前面的,老子每人给一万,给我上!”

    “呼啦啦!”

    胡同外的人群被迫一拥而上,持枪乱射。

    双方激烈交火,马老二等人吃亏在人少上,刘子叔**一空,左臂瞬间中弹,立即退后三步。

    “你扶着。”

    马老二怒吼一声迈步向前。

    刘子叔退了下来,双手迅速更换**后,左臂扶住小六,快步转身,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冲着垃圾桶位置赶去。

    “退,毛子,跟子叔走,快点。”马老二吼了一声。

    右侧兄弟闻声向后退去,转身就替刘子叔向胡同深处压枪。

    马老二猫腰贴着越野车,连续后退数步喊道:“再他妈进来,老子打油箱。”

    胡同外的马仔,听到这话,全都不自觉的退后数步。

    车内,无人看管的温涛,还有另外一个被挟持的司机,此刻已经低头冲了出来,吓的双腿发软,咕咚一声跪在地上吼道:“大哥,跟我们没关系,别开枪……别开枪。”

    马老二趁着这个功夫,快步退到大垃圾箱旁边吼道:“毛子,你压枪。子叔,你把小六先架上墙。”

    毛子更换了备用**,立马起身就冲胡同深处射击,继续压制对方四人。而马老二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持枪回头,冲着汽车油箱位置,就连续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急促的枪声响起,油箱被打穿了三四个窟窿,刚往外喷油的时候,弹头打在护板上就带起了阵阵火星。

    “轰隆!”

    爆炸声响彻黑夜,越野车尾部染着火球腾空而起,迸溅出无数碎片。

    胡同口处,邢子豪的注射药劲儿还没有完全消散,他侧身躲过迸溅物,额头冒着虚汗,双眼猩红的吼着:“全他妈是废物,老子花钱养你们,是让你们拿枪跟这儿放鞭炮的?!都给我冲进去!”

    “豪哥,车炸了。”

    “里面全是火。”

    “……!”

    众人躲让着胡同口的爆炸,护着要害纷纷回应着。

    邢子豪对着地面空放一枪,竟脑子一热,率先冲进胡同喊道:“妈的,谁在我后面,老子回去家法了他。”

    众人一听这话,?再看邢子豪也已经冲进去了,那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挤,但依旧贴着墙壁躲避,生怕汽车二次爆炸。

    胡同中。

    刘子叔用肩膀架着小六,已经将他托到了胡同墙头上,随即自己也爬了上去。

    马老二浑身被汗水浸透,低头更换了**吼道:“毛子,你先上去,快。”

    说完,马老二持枪换位,继续压制。

    毛子低头更换了最后一个**,身体突然往后一靠,半蹲着喊道:“你先走,快点的,踩我肩膀。”

    “你他妈的……!”马老二愣了一下,张嘴就要反驳。

    “快点走就完了,磨叽啥?!”毛子回头向胡同**击:“快点!”

    马老二知道此刻多说一句话,都可能失去逃跑的机会,所以他只能右脚踩在垃圾桶侧壁一蹬,左脚迈到毛子肩膀上,腰腹用力猛然向上。

    毛子感觉马老二左脚一发力,顿时就向上一顶。

    马老二左手抓住墙头,动作宛若猿猴一般爬了上去,随即身体横着趴在墙上,伸手喊道:“抓我胳膊。”

    毛子回身抬臂,左手扯住马老二的腕子,右脚猛蹬墙壁。

    “使劲儿!”

    马老二吼了一声,抓着对方胳膊用力向上拉。

    “砰!”

    沉闷的枪响泛起,毛子挂在墙壁上的身体瞬间**。

    邢子豪的大口径喷子,只一发击出,就打的毛子左腹与胯骨断裂,整个身体宛若被猛兽咬下去了一半,腹腔内脏崩飞,左腿瞬间耸耷着踢在了右腿上。

    马老二趴在墙上呆呆的看着毛子,满眼惊愕。

    他从出道至今,一直被老马照顾着,何曾见过这种残忍景象?

    “走……走……!”毛子身体在墙壁上左右晃荡了一下,断断续续的喊了一声。

    “毛子!!”马老二双眼通红的吼着。

    “走了。”

    已经跳过墙壁的刘子叔,猛然拉了一下马老二的右腿。

    “亢!”

    枪响,墙壁被打的碎屑横飞,而马老二则是被刘子叔拽着跌落在了墙壁另外一头。

    ……

    街道上。

    永东坐在车内催促道:“快,赶紧把车开过去。”

    胡同内,邢子豪面色狰狞的持枪回头,指着身后的人吼道:“几个地面上的小混混,你们都处理不了,要你们有啥用?”

    话音刚落,胡同深处的四个人,挟持着小曲就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