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饵,谁是钩?

众人闻声看向身后,一眼就盯上了从胡同内正在往外走的小曲。

    “完了,他惊了。”小六坐在车内,立马冲马老二说道:“这小子想走。”

    胡同内,小曲穿着厚厚的棉衣,肩膀上挂着斜挎包,双手插兜,双眼不停的向四周停滞的车辆上扫视,步伐极快。

    “咋弄,”刘子叔也看向马老二问道:“拦不拦?”

    马老二缓缓拔出手.枪,目光有些犹豫,心里也在想着秦禹的话。

    “人都看见了,干就完了,还磨叽啥啊?!”小六瞪眼珠子说道:“算了,我下去摁他。”

    “你先别动。”刘子叔立马伸手拽了一下小六:“先别急,我们可以开车先跟上他。”

    几人交流之时,小曲已经双手插兜的离开了胡同口,奔着街道左侧快步走去。

    清冷的街道上,小曲行进了大概能有一百米后,突然驻足站在了马路牙子上,向四周扫视,像是在找的士。

    马老二手里攥着枪,突然喊道:“打火,他要拦车。”

    “你咋想的?”小六一边伸手打火,一边皱眉问道。

    “先跟上。”马老二皱眉吩咐道:“子叔,你给秦禹和老头打电话,告诉他们要换地点。”

    “好。”刘子叔点头掏出电话。

    正驾驶位上,小六低头打着了火,刚想挂档往后倒车,路边的小曲却突然迈步,直愣愣的奔着道对面的胡同赶去。

    众人愣住。

    “我TM就说了,咱人都看见了,还跟个毛啊,直接摁住他不就完事儿了吗?”小六神色不耐的说道:“你看,他要往胡同那边去了,咱还能开车跟进去吗?这小子贼的很,而且路就这么宽,你开车一直尾随,他能发现不了吗?想啥呢!”

    “闭嘴。”马老二瞪着眼珠子吼了小六一声。

    小六被吓了一跳,也不敢再多说话了。

    马老二盯着路边,见小曲已经马上进胡同了之后,突然喊道:“把车开过去,干了。”

    “这就对了。”

    小六动作利落的挂上档位,先是将车迅猛的倒回路边,随即换挡,猛踩一脚油门。

    汽车马达声声音澎湃,宛若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胡同口。

    小曲闻声回头,双眼被汽车大灯光芒晃的出现了盲点,随即用胳膊挡了一下,毫不犹豫的迈步就跑。

    “吱嘎!”

    汽车紧急制动,四轮在冰雪路面往前推了三四米后,才堪堪停滞。

    马老二一把推开车门,拎着枪就窜了下去。

    “小六,你看着他俩。”刘子叔招呼了一声,领着另外一个同伴,也冲下了车。

    三人手里全部有枪,没用两秒就窜进了胡同,抬头一看,小曲正在前面玩命跑着,距离他们大概不超过十五米远。

    刘子叔撸动枪栓,抬手就扣动了扳机。

    “亢!”

    枪声打破黑夜的宁静,子弹射在墙上荡起阵阵火星。

    “跑啊,你再跑啊,看看你腿快,还是子.弹快。”刘子叔抬着手臂吼道。

    潮湿且昏暗的胡同中,小曲缓缓停住脚步,背对着众人站在了原地。

    “抬手。”刘子叔喊了一声。

    小曲脸色煞白的转过身,面目狰狞的看着众人吼道:“不让我活,那大家就TM都别想好了。”

    马老二听到这话,本能停住了脚步,目光怪异的看着小曲:“他不对劲。”

    话音刚落,街道上突兀间马达声连成一片,四台越野车从左右两侧的交叉路口冲了出来。

    与此同时,小曲背后的胡同对面,四个人影也是拎着枪,大步流星的冲了过来。

    “完了,对面先到的。”

    马老二瞬间额头见汗,站在原地犹豫两秒后,立马迈步就向前冲:“退不出去了,先硬抢小曲。”

    ……

    街道上。

    小六的反应也很快,他见四台车开过来,立马就轮动方向盘,秒挂倒挡,猛踩一脚油门。

    “嗡嗡!”

    排气管子冒着浓烟,车尾部的两轮强行冲上马路牙子,急匆匆的倒向了胡同。

    一阵刹车声响起,四台车停在路边,十几个人影一股脑的就冲了下来,领头一人正式邢子豪。

    “别动,把车停下。”

    “停下。”

    “……!”

    十几个马仔一边往前冲,一边高声吼着。

    邢子豪从跟班手里接过半米多长的大喷子,低头撸动了一下枪栓,歪脖吼了一声:“松江马家是吗?名儿也响了啊!”

    “亢亢!”

    话音落,邢子豪抬起胳膊,冲着汽车就扣动了扳机。

    散弹点面积惊人的喷子,一瞬间就将风挡玻璃打的千疮百孔,小六避无可避,刚做了一个要低头的动作,大量钢珠与铅弹,就将他的左侧脸颊,连同胸口以上的位置,打出了无数个小眼,鲜血狂飙。

    “来,CNM的,那个叫马老二的,你跪着过来,我给你个往家里打电话告别的机会。”邢子豪双眼通红的冲着胡同内吼了一声。

    ……

    十字路口。

    永东坐在车内,正在跟袁华通电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枪声响起,随即满脸惊愕的问道:“什么情况,怎么开枪了?”

    话刚说完,一个跟着永东从松北过来的兄弟,一把拽开车门说道:“东哥,那边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永东回身问道:“对面的人全漏了吗?”

    “没有,”兄弟摇头:“就马老二他们刚蹦出来,邢子豪就带人围过去了。”

    “老马和秦禹他们都没在场?”永东又问。

    “对,没看见。”

    “TM的,这个邢子豪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永东听到这个回答,顿时脸色铁青的骂道:“小曲是饵,已经攥在咱们手里了,他他妈的着急动手干什么?老马才是大鱼,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兄弟闻声立即回应道:“他可能怕马老二把小曲带走吧。”

    “让他带啊,你这么多车,交叉跟上就完了呗。”永东瞪着眼珠子吼道:“马老二抓了人,一定找他叔叔,你等他们碰面再动手,是不是就一窝端了?”

    “邢子豪要动手……那谁敢劝啊!”兄弟弱弱的回了一句。

    “这人是真没脑子。”永东气的不行,低头冲着电话说道:“老袁,我先不说了,他把马老二堵住了,我去看看!枪声要能快点停,把小曲放回去,老马可能还会上钩。”

    “你去吧。”袁华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