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挺可怜的

住所内。

    老马咳嗽两声,捂着胸口冲秦禹说道:“想洗干净也不难,只要抓住小曲,再挖出他背后的人,我可以亲自出面解释。”

    “小曲就是换药的?”秦禹问。

    “应该是这个崽子。”老马点头应道:“出事儿之后,他就消失了。”

    老猫听到这话忍不住问了一句:“仓库这么重要的环节,咱应该找绝对信得过的人看着啊!”

    “这年头,除了亲兄弟,爹妈父母之外,你说谁能完全靠得住?”老马叹息着说道:“五百块钱,五千块钱,还有忠诚可谈。但要是五万呢?十万呢?总有心动的时候啊……!”

    “也是。”老猫也无奈的附和了一句。

    老马转过身,皱眉看向秦禹问道:“老李那边是什么意思?”

    “他不好表态的。”秦禹委婉的提醒了一句老马。

    “就是说,事儿还得咱们自己办,”老马直白的继续问道:“他帮不上什么忙,对吗?”

    “你要明白,下面针对你的时候,上面也在针对他。”秦禹心里其实挺理解李司的:“你在路面上,自由度比较大,可坐在他的位置,才真是四面楚歌。”

    “那就这样,你帮我盯着点警署那边。”老马轻声嘱咐道:“有啥消息,你给我打电话,我们先找这个小曲。”

    “好。”秦禹点头。

    二人说话之时,手机铃声响起。

    “喂?”老马接通电话。

    “老二和我出来了。”刘子叔的声音响起:“我们在打听小曲。”

    “你告诉马老二,这事儿他要再干不明白,趁早给我滚蛋,爱死哪儿死哪儿去。”老马扔下一句后,再次剧烈咳嗽几声。

    秦禹有些担忧的看着老头:“马叔,你身体不要紧吧?不然赶紧找个人看看。”

    “没事儿,老天爷咋地也不能让我这个节骨眼死。”老马摆了摆手。

    ……

    城南,贫民窟楼房内。

    马老二转过身招呼道:“撬开。”

    话音落,旁边上来俩小伙,手里拿着雪地内敲轮胎的撬棍,插进门缝连续别了数下,铁门才咣当一声敞开。

    马老二立即迈步冲了进去,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屋内装修破旧且散发着一股霉臭味,客厅窗帘拉着,桌上全是剩饭和垃圾。

    马老二右手拔出枪,在客厅扫了一圈后,抬腿就踹开了卧室的房门,但也没有见到活人。

    “这小子肯定跑了。”刘子叔迈步进屋。

    马老二将枪插进腰间,迈步在屋内转了一圈后发现,门口到柜子的地板上有几滩还没干的雪水,而且床上扔着的电子烟,还在亮着充电灯。

    “走啊?”刘子叔招呼了一声。

    马老二舔着嘴唇,立马吩咐了一句:“这小子刚才回来过,绝对没走多久。你马上给小六打电话,问问他,小曲在松江还有啥亲戚没?或者他有啥处的好的朋友没,快问。”

    “好。”刘子叔点头。

    ……

    黑街某卖肉店内。

    小曲斜挎着背包,坐在炮F的床上,拿着电话拨通了老三的手机:“喂?三哥。”

    “你到了?”老三问。

    “到了。”小曲点头:“你过来吗?”

    “刚才有点事儿,我刚往那边走。”老三低声回应着。

    “呵呵,三哥。”小曲挠了挠头:“你要是不方便,我给你个卡号,你把跑路的费用打给我也行。”

    “你别扯淡。”老三立马皱眉拒绝道:“今天你失联了,马家那边就得疯了一样的找你。你自己走,万一出事儿怎么办?”

    小曲一愣:“三哥,你听到风声了?”

    “这还用听吗?今天中午的时候,仓库那边去了一百多个药罐子,都要找老马拼命了。”老三笑着说道:“他们现在彻底慌了,所以咱们得小心一点。”

    “那你的意思是?”

    “你等着我,我把钱给你,再安排俩人送你出松江。”

    “我要去待规划区?”小曲懵了半天,立马回绝道:“哥,我说什么也不会去那种死地方的。”

    “不,你在待规划区绕一圈,然后进林安。”老三轻声吩咐道:“我有朋友在那儿,你去了他能照顾你。”

    “好吧,那我等着你。”小曲点了点头。

    “嗯,就这样。”

    二人说完,就结束了通话。

    ……

    大皇宫内。

    老三拿着手机进了包厢,见到袁华正精神抖擞的跟永东等人打着麻将。

    “办好了?”永东回头问了一句。

    “嗯。”老三点头。

    “呵呵,他一没,这就是死局。”永东冷笑着说道:“马家口碑一丢,那价格就是再低,他也卖不出去货。呵呵,老李这回也难受了。”

    “八条。”袁华打了张牌。

    永东看着桌上的八条,顿时犹豫了一下说道:“呵呵,袁总,今天你也太喂我牌了,我都不好意思糊了。”

    “该糊你就糊啊。”袁华心情非常好的说道:“今天你能赢多少,我给你双倍。”

    “呦,袁总打业务麻将,这太少见了,哈哈。”旁边的秃头笑了。

    袁华点了根烟,抬头看着永东说道:“这事儿办的不错,但老李那边也不会消停。这样,你出去待一段时间,等风声缓缓……不然我怕他找你麻烦。”

    永东斟酌一下,立马推牌说道:“可以,明天我就走。糊了昂,龙七对。”

    老三在旁边看着众人打牌,犹豫了许久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袁总,小曲非得没吗?”

    众人听到这话全部一愣。

    “他也就是个跑路面的小马仔……,”老三故作轻松的一笑:“也挺可怜的。”

    袁华低头数着钱,话语轻柔的问了一句:“老三,你说啥?我没听清。”

    老三眨巴眨巴眼睛。

    袁华笑吟吟的抬头又问:“你说啥,我刚才真没听清。”

    “啊,没事儿了。”老三咧嘴一笑。

    “呵呵。”袁华付了钱,摆手招呼道:“来来,洗牌,继续打。”

    ……

    另外一头。

    红脸汉子开着车,正急速前行。

    贫民窟的路边,马老二皱眉冲小六问道:“你确定他跟小曲关系好吗?”

    “确定。”小六点头。

    “找他。”马老二招呼一声,率先上了车:“都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