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暴雨来袭

第二日,早上九点多钟。

    一间旅馆内,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室内,满地金黄。

    床上,马老二搂着个女人鼾声正浓,旁边地下胡乱扔着衣物,还有一大堆纸和套子。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门外有人喊道:“二哥,二哥,在不在?”

    马老二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揉搓着眼睛喊道:“谁啊?”

    “我是小六,你赶紧开一下门。”

    “……!”马老二缓了半天,顺手拿起手表扫了一眼骂道:“靠,这才几点啊,大早上的也不让人睡觉?!”

    说完,马老二胡乱捡起地上的衣物,披在身上打开了房门。

    “二哥,出大事儿了。”

    “啥大事儿啊,特区首长死了啊?”马老二打着哈欠问道。

    “没闹,真出事儿了。”小六满脸焦急的说道:“昨晚咱的药,吃死了两个人,现在有四五十个买药的人已经冲到了仓库。子叔哥刚回来就被堵里了,让对方一顿打。”

    马老二闻声瞬间清醒:“吃死人了?买药的人是怎么知道咱们仓库在哪儿的?”

    “我不清楚啊。”小六摇头:“刚才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马叔急了,让你赶紧联系他。”

    马老二回过神来,立即转身就跑向屋内。

    床上,姑娘懒洋洋的睁开眼睛:“哈尼,你为何慌慌张张的?”

    马老二冲过去,一巴掌呼开姑娘:“裤衩子,快找我裤衩子。”

    “你……你这不是穿着呢吗?”

    ……

    马家仓库斜对面的街道上,老马脸色苍白的推开车门,身上披着军大衣,领着三四个人,大步流星的就奔着不远处的人群走去。

    “别过去,别过去……。”

    就在这时,刘子叔和一个小伙,满头是血,衣衫褴褛的从侧面冲过来,一把就抓住了老马的胳膊。

    “你俩咋在这儿呢?”老马愣了一下问道。

    “仓库里里外外得有一百多人,全是在咱这买药的老户,他们都疯了,进屋就打人……。”刘子叔捂着头上的伤口劝说道:“你也别进去了,现在他们谁的话都不听了。”

    “扯淡,是非真假总得容我说句话吧?”老马很急迫的吼道:“我去跟他们解释,咱的药不可能有问题。”

    “没用了。”刘子叔死死抓着老马的胳膊说道:“对方确实死了两个人,他们情绪很激动,现在谁的话也不听。更何况警司的人也来了,把仓库里屋都封了,你进去肯定出不来。”

    老马瞪着眼珠子,暴跳如雷的骂道:“出事儿了,第一时间为啥不把货送走?”

    “我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仓库外面就突然冲进来四五十号人……进来二话不说,动手就打。”刘子叔万般无奈的回道:“别说货了,我要是再晚几分钟冲出来,可能都得被干死在里面。”

    老马闻声语塞。

    “听我的,先走,回去研究研究到底是咋回事儿。”刘子叔不由分说的就将老马拽进了车里。

    仓库门口,上百位经常买药的老户,是真的急眼了,他们堵在门口不停的喊着。

    “老马,你特么缺了八辈德了!我们拿吃饭的钱捧你,你却卖假药害人啊。”

    “出来,让那几个卖药的出来,不然冲进去打死你们。”

    “在土渣街,没有我们这帮人保你……你们马家拿个屁跟人家争啊?我们护着你,就想着有点便宜药吃,你他妈干这么不是人的事儿!”

    “……!”

    骂声,哭声,混乱不堪的响起在仓库门前。这些从牙缝里挤出来钱买药的穷兄弟,此刻是真急了。他们一方面恨马家不干人事儿,另一方面更恨,马家都这样干了,那以后他们还有便宜药吃吗?还咋活啊?

    种种情绪,让这些人逐渐失控,开始打砸着仓库正门。而警司内来的人少,也无法阻止这么多人的愤怒,只能躲到后门,请求支援。

    街面上,永东坐在车里,笑着骂了一句:“狗日的马老二,这回我看你还狂不狂了,还拿不拿把枪到处跳了?”

    “东哥,那边咋处理?”老三问了一句。

    “做了吧。”永东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

    老三一愣:“不至于吧,让他走了就完了呗?”

    永东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不能心软,马上找人做了。”

    老三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他地位有限,也不好说什么。

    ……

    时近中午。

    李司长阴着脸回到警司,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让秦禹来我办公室。”

    过了一小会,秦禹疾步进了办公室,推上门说道:“李司。”

    “你怎么搞的?”李司脸色非常难看的坐在椅子上,挑着眉毛问道:“是不是最近酒局多了,你有点喝懵了,拿耗子药当救命药卖了?”

    秦禹站在办公桌对面,没有接话。

    李司突然拍着桌子喝问道:“说话啊,怎么回事儿?!”

    “说实话,我现在还不清楚。”秦禹皱眉应道:“我也是刚听说这个事儿。”

    “我回来之前,警署那边的人亲自给我打电话,通知这个案子因为跟在逃犯老马有关系,所以直接越过咱们警司,由警署刑侦亲自办理。”李司长插手说道:“我接到这个消息后,立马找熟人打听了一下,人家告诉我,老马仓库内的货已经被清剿完了,警署已经拿到鉴定部门做检查了。”

    秦禹愣住。

    “还没明白?”李司瞪着眼珠子问。

    “明白了,”秦禹立马点头:“袁家做的扣。”

    “袁家做扣我能理解。”李司长站起身,脸色阴沉的吼道:“可我理解不了,货物是马家那边亲自看管的,既然他们不可能造假,那为什么假货还会流出去?老马是他妈怎么办事儿的,不想活了吗?”

    秦禹也有点想不通,完全不明白袁家是怎么能碰到马家的货的。

    “警署已经把那俩吃药死了的人拉回去了,去了警署医院。”李警司指着秦禹说道:“如果他们的死因,跟那批已经被清剿了的药物对上,那意味着什么,你清楚吗?”

    秦禹听到这话,冷喊直流。

    “那意味着马家口碑崩盘,以后一箱子货都卖不出去了。”李司盯着秦禹,低声把话点明:“外面有不少人,已经知道马家是我们在照顾,如果他们口碑崩了,那你再想想我们。”

    秦禹闻声立即回应道:“我马上去马家那边。”

    “注意保密,不要让别人知道。”李司嘱咐了一句。

    “好。”秦禹点头,转身就走。

    ……

    两分钟后。

    手机铃声在办公室内响起,李司立马接通电话:“喂?”

    “这事儿很严重,对面是有准备的。”电话内的朋友,话语简洁的说道:“你侄子老猫最近跟马老二走的可太近了,你小心对面往你身上泼脏水。”

    李司斟酌两秒,立马撇清关系:“老猫的狗肉朋友很多,他个人并不代表我。其次,我跟马家没接触。”

    “态度,如果马家不行,你马上表态,不要沾自己身上泥。”朋友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李司长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