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磨叽叽的温涛

马老二闻声精神一振:“确定是他吗?”

    “确定,我看见有人跟他打招呼了。”刘子叔点头:“怎么样,动不动他?”

    “不不,先别动。”马老二声音急迫的吩咐道:“名爵的场子也不小,万一弄出动静,你们不一定能出来。你先盯死他,我马上去门口。”

    “好。”刘子叔点头。

    二人结束完通话,马老二立马又给秦禹打了一个,但对方占线。

    ……

    市区街道上。

    秦禹拿着电话,皱眉说道:“是,我们已经从营区出来了,不管怎么说,这事儿还要谢谢你和你哥。”

    “……出了昨天晚上的事儿,我也很难出去了。”林念蕾眨着大眼睛回应道:“你们注意安全吧,我听我哥说,那个叫邢子豪的是奉北一个大药物公司的纨绔子弟,挺有人脉的。”

    “嗯,我知道。”秦禹点头回应道:“我还有点急事儿,先不跟你说了。”

    “小禹!”

    “怎么了?”

    “那个,嗯……我哥有没有跟你说过分的话啊?”林念蕾略显犹豫的问了一句。

    秦禹一愣:“呵呵,没有,我就在办公室谢了谢他。”

    “哦,那就好。”林念蕾笑着应道:“我哥那个人平时比较蔫,说话也直,挺爱管着我的。”

    “也挺好的。”

    “行,你忙吧,回头联系。”

    “好的。”

    说到这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林念蕾坐在自己闺房的床上,心里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和秦禹他们,莫名产生了距离,双方客气的好像刚认识一样。

    路边。

    老猫扭头冲着秦禹说道:“这下好了,以后咱俩谁都别惦记她了,没啥用。”

    “我一直也没惦记。”秦禹顺嘴回了一句。

    “放屁,你比我还骚,就是嘴上不说而已。”老猫撇了撇嘴。

    秦禹摸了摸大腿根上缠着的纱布,立马岔开话题问道:“马叔他们给你打电话了吗?”

    “打了。”老猫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他们去取枪了。”

    “那等一会吧,他们回来,我们一块去找马老二。”秦禹扫视了一眼路边,轻声招呼道:“走,咱俩吃口东西去。”

    ……

    名爵嘉年华员工休息室内。

    温涛用钥匙打开自己专用的小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堆衣服和单子,顺手扔在桌上说道:“制服是上个月才买的,谁穿着合适就拿去吧。客户单子你们一人分过去点,上面的人我都吃透了,你们回头联系的时候,说是我介绍的就行。”

    “你真不干了?这也太突然了,”左侧的朋友笑着问道:“是不是手里有啥好买卖了?”

    “没有,就是一个朋友叫我去他公司帮忙。”温涛敷衍着回了一句。

    “那谢谢了昂。”另外一个小伙拿起桌上的单子,就往自己的小本上抄着联系方式。

    “都别客气,该分分。”温涛笑呵呵的坐在床上说道:“我不干了,咱们以后也别失去联系。在名爵的这段时间,你们都挺照顾我的,回头咱们私下聚。”

    “好。”

    “OK,回头我请你吃饭。”

    “……!”

    众人寒暄之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手里拿着一个白色信封,笑着扔给了温涛:“这是你的工资。”

    “哎呦,谢谢经理了。”

    “谢啥谢。”经理站在门口,笑着应道:“既然不干了,在外面就好好混,说不定哪天我还有事儿求你呢。”

    “还是经理说话让人听着舒服。”

    “呵呵,行,我忙去了。”经理一笑转身就走了。

    温涛拿着钱,站起身,故作调侃状的抱拳说道:“各位,那我就先走了,咱们江湖路远,日后再见。”

    “行,走吧。”

    “走,我送送你。”

    说话间,一群人就出了休息室,奔着大厅走去。

    赌台靠近边角的位置,刘子叔慢悠悠的掏出电话,低声说道:“人出去了。”

    温涛家中。

    小曲躺在床上,不停的看着手表,轻声嘀咕道:“这么磨叽呢?取个东西,能取这么长时间?”

    ……

    十几分钟后。

    温涛站在名爵门口,跟一大群朋友告别后,才溜溜达达的跟着另外一个兄弟,奔着左侧停车位赶去。

    此刻太阳西落,天色已经大黑了下来,温涛和朋友踩着积雪,一边聊着,一边就来到了汽车旁边。

    不远处,一个人影快步走过来,一扭头正好看见二人,随即咧嘴刚要喊话,马老二手持匕首,从侧面突然就窜了上来。

    “温涛!”

    马老二喊了一声,以便确认对方身份。

    温涛闻声回头。

    “啪!”

    刀刃含光四射,刀尖锋利的顶在了温涛胸前。

    “你们干什么?!”开车接温涛来店里的兄弟,立马皱眉吼了一声。

    “嘭!”

    刘子叔和小六等人出现,简单粗暴的摁住对方头部,并且掏枪顶在他的腰间低吼道:“多说一句,就干死你。”

    “来,低头,上车。”马老二扯着温涛喊了一声。

    温涛完全没有防备,此刻有点懵B的看了一眼四周,正好见到了那个刚才要跟他打招呼的人。

    “小陆!”温涛扯脖子喊了一声。

    不远处的人影一看抓温涛的人,已经动刀动枪了,本能后退几步,掉头就跑。

    “妈的,漏了。”小六迈步就追,

    “别追,别追了,回来。”马老二瞪着眼珠子喊了一句:“他一喊,名爵的人会出来,先走。”

    其实马老二不喊,小六也够呛能追上那个人,因为双方有着十米左右的距离,而且对方还熟悉地形。

    “上车,快。”马老二将温涛塞进车里,再次喊了一声。

    小六转身返回,两步就窜上了副驾驶。

    车内,电话铃声急促响起,马老二额头冒汗的扫了一眼众人,立即问道:“谁的电话?!”

    温涛左臂被刘子叔摁着,右手摸到裤兜的位置,用手按了一下,电话铃声灭了。

    “妈的,他的电话。”刘子叔喊了一声。

    “掏出来,快点。”马老二瞪着眼珠子催促了一句。

    ……

    温涛家里。

    小曲盘腿坐在床上,右手拿着电话嘀咕道:“怎么还给我挂断了,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