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码仔出现

营区办公楼内。

    众人正在快步准备离开时,老马突然叫了一声:“不能这么出去。”

    秦禹闻声回头。

    “姓邢的那个小子是先出去的,他不敢进营区搞事儿,但一定会让人盯着。”老马轻声解释道:“我们得躲着点。”

    “对。”老猫立即点头。

    ……

    汽车上。

    邢子豪目光阴沉的拨通了皮特的电话,言语客气的说道:“先生,昨天晚上的事儿,一定别告诉我父亲。”

    “豪,我希望你能明白,龙兴公司是所有人的,而不是你父亲一个人的。”皮特直白无比的说道:“愿上帝保佑,今后我们的人脉,努力,能全部倾注到公司上,而不是处理酒后闹事儿的见鬼问题。”

    邢子豪咬了咬牙:“不会有下次了。”

    “你的嘴部可能遭受到了重创,话语不是很清楚,去医院吧,愿你早日康复。”皮特扔下一句,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邢子豪嘭的一声将电话摔在椅子上骂道:“死老外,就是他给老头子建议,让我大哥主管设备更换……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他净身离开公司。”

    永东皱眉看着邢子豪,斟酌半晌后提醒道:“邢少,我们现在不应该继续让人盯着营区了,因为对方跟林念蕾认识,他们肯定有办法脱身。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盯着温涛那边,继续找小曲。这件事儿里马老二没有出现,我觉得他可能现在就……。”

    “啪!”

    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的邢子豪,回头一个嘴巴子抽在永东的脸上吼道:“要不是你们搞出这种事儿,老子能被当兵的打一顿吗?你们这群废物,公司给你们这么多便利条件有什么用,一点小事儿都处理不好!”

    永东被打的懵了,脸色涨红,额头青筋冒起的看着邢子豪,双拳紧握。

    “你看什么?你不服吗?我说的不对吗?”邢子豪瞪着眼睛问道。

    永东强行克制了一下心中情绪,声音低沉的回应道:“邢少,我希望你能明白,合作是相互的。如果你们在松江有更好的选择,就不会给予我们这么多便利条件了。”

    邢子豪闻声一愣。

    永东看着对方的脸颊,心里有无数次冲动,想将嘴巴子抽回去,可理智告诉他,自己只能忍耐。

    从上次马老二枪指永东,他被迫下跪的事件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是有取舍,并且能极度忍耐的角色。所以他沉默半晌后,立马岔开话题说道:“邢少,你还是考虑一下我说的吧。”

    “妈的!”邢子豪骂了一声,立马掏出电话,皱眉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邢少。”

    “让你办点事儿,几个小时了都没消息,你拿我话当放屁吗?”邢子豪语气梆硬的问道。

    “我早都查到了啊,可昨晚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啊。”对方挺委屈的回了一句。

    “说,那个叫温涛的查没查出来?”邢子豪追问。

    “查清楚了。”对方组织了一下语言后,立马轻声回应道:“温涛在奉北没有亲属,他住的地方离名爵嘉年华……。”

    ……

    市区内,某救济署盖的破旧筒子楼内,温涛坐在木质椅子上,身上披着棉衣,皱眉看向小曲问道:“好好的,你说你闹什么啊,原先在马家干的不是挺好吗?”

    小曲吃了口菜,抿了口酒应道:“好什么啊,你知道松江现在对药品管控有多少严格?我一天卖五盒药,不出事儿能赚不到一百块钱,可出了事儿,那我就得在里面待几年。甚至哪天一个说不好,双方再干起来,我都有可能被袁家的人砍死在街上。”

    温涛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兄弟,咱们即使想卖命,那也得赚来有性价比的钱。”小曲皱眉再次说道:“我是觉得,跟马家的人混没前途,他们早晚得让袁华弄没,所以我还不如就借着这个事儿,喂饱自己呢。”

    “也是,现在这年头,自己都难活,还跟老板讲啥道义呢。”温涛点了点头。

    “小涛,咱们虽然不是一个姓,可却是经历过大事儿的兄弟。”小曲借着酒劲儿说道:“我也不瞒你,这次来,我身上带了点钱。你听我的,赶紧把名爵的工作辞了,咱们一起干点别的,本钱我出。”

    “辞了,我现在挺好的啊?”温涛愣了一下:“这活儿只要自己勤快,咋说也能旱涝保收,不愁吃喝啊。”

    小曲沉默半晌:“我想倒腾枪,但别人我又信不过,你要是想过的更好点,就跟我一块干。我有渠道,是在松江认识的。”

    温涛陷入沉默。

    “你还想啥啊?!当个放码仔,那永远是给老板赚钱,你自己要想活个人样,就得自己干点事儿。”小曲再次劝说道:“听我的,把工作辞了,咱哥俩一块发财。”

    温涛放下筷子:“你有多少本啊,够干这个的吗?”

    “大倒腾肯定不行,但刚开始小着点弄肯定够了。”

    “行,那就一块干。”温涛瞪着眼珠子一拍大腿:“如果真不行,大不了咱俩一块回去当放码仔。名爵管事儿的跟我关系不错,只要我想回去,那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艹,还没等干呢,你怎么就想不行?”小曲无语的说道:“你得相信,我们一定行。”

    “对,一定行,那就干。”温涛端起了酒杯:“我一会就回一趟名爵,跟管事儿的打个招呼,顺便取点东西。”

    小曲一愣:“你还会去干嘛啊,打个电话说呗?”

    “我这月的分成还在名爵呢,必须得回去拿啊。”

    “……你别回去了。”小曲有些不放心:“松江有不少人知道我和你关系好,我怕那边的人找来。”

    “你放心,我就回去取个钱,打个招呼,前后用不了一个小时。”温涛不太在意的说道:“而且,我让人开车来接我,他们盯不上的。”

    “你可得小心点,马家现在疯了一样的找我。”

    “胆小个鸡毛啊?这里是奉北,别说他们现在还没露面,就是真蹦出来,他在名爵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温涛端着酒杯招呼道:“来来,干了,我一会就去。”

    ……

    时至傍晚,温涛让名爵的一个朋友开车接上了自己,戴着个鸭舌帽,低调的返回了场子。

    名爵对面的住宿店内,马老二正要联系秦禹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我在场子里玩牌呢,”刘子叔低声说道:“那个温涛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