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来了

去往88号院的路上,秦禹正在跟林念蕾“沟通感情”之时,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小伟?”

    “土渣街闹起来了,上百人械斗。老李亲自发话,让所有离岗警员马上回来组织抓捕,用最快的速度冲散闹事儿人群。”朱伟话语急促的说着。

    秦禹一愣:“我就说袁家不会消停,行吧,你等我,我马上回队。”

    “好。”

    二人交谈几句后,结束通话,秦禹转身看向林念蕾说道:“你自己走回去吧,土渣街那边出事儿了,我必须得赶过去。”

    “好吧,你忙你的,我自己走回去就行。”林念蕾立马点头应道。

    “快回去,晚上挺乱的,注意安全。”

    “好的,你快去吧。”

    “走了。”秦禹也来不及和林念蕾继续寒暄,只交代了两句,就转身跑向警司的方向。

    ……

    警司一队办案区内。

    代理副队长老三叫了所有一队分组成员开会,却唯独没有通知三组成员到场。

    工作台旁边,老三端着茶杯,话语轻飘的看着众人说道:“土渣街那边动静闹的太大,这些药贩子一打疯了,才不管你是不是吃官饭的呢,所以一会到场都见机行事,别傻啦吧唧的往前面冲。”

    “明白。”

    “知道了。”

    “……”

    数十人听着老三的话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土渣街闹事儿的那帮人肯定全是袁家的,所以老三在告诉众人,该放水就放水。

    老三嘱咐了两句后,才放下水杯起身招呼道:“拿防爆装备,开车进场。对讲机全部调到咱们一队专用频,有事儿我会喊你们的。”

    众人闻声纷纷点头,快步离去。

    ……

    路上。

    秦禹其实心里也非常清楚,现在在土渣街闹事儿的肯定是以袁马两家为首的利益团伙,所以他想给老猫打个电话,商谈一下怎么解决问题。

    “滴玲玲!”

    电话还没等拨出去,铃声就再次响了起来。

    “喂?”秦禹快速摁了接听键。

    “组长,一队队内开会,所有人都到场了,但老三唯独没有通知咱们。”朱伟依旧语气急促的说道:“那你看今天晚上办案,我们是否还跟着一队走?”

    秦禹斟酌半晌:“你开三组的车往我家这边走,先接上我再说。”

    “好吧。”朱伟点头。

    “你告诉咱们组的兄弟不用慌,老三不叫咱们最好,也省得一会办案的时候,我还得防着他们整事儿。你就记住了,袁克他们即使想找茬报复,我肯定也先站你们前面。”秦禹心里非常清楚,朱伟和关琦等三组的兄弟,那天在土渣街能站在自己这边,除了看重他这个人之外,最大原因是因为他们看懂了自己背后站着的是李司,这才敢没听袁克的。所以此刻秦禹才拿话给朱伟吃了定心丸,并且心里也对三组这帮人很亲近。因为他们可以算是秦禹真正的班底了,而非什么一队成员,这也是为啥秦禹和猫儿坑了老马三万块钱后,第一时间也想着给大家分点。

    在现如今的环境下,人和人的关系其实挺现实的,大家愿意帮挺你,你必须也得保证人家有肉吃,有汤喝。

    “行,我知道了组长,我马上过去。”

    “我走一半了,你快点开,在路边就能看见我。”

    “好。”朱伟应了一声,立马就挂断了电话。

    秦禹低头看着手机,快步行走在寒冷的街道上,刚要摁拨打键联系老猫,突然感觉后面好像有人盯着自己看。

    这种感觉是秦禹常年待在待规划区,自然而然形成的本能反应,所以他第一时间扭头向后望去。

    路边,一个戴着绒线帽,穿着脏兮兮皮大衣的男子,正低头快步向前走着。

    秦禹瞄了他一眼,转身回头继续看向手机。

    身后,脚步声更为急促且清晰的传来。

    秦禹突然再次回头,而绒线帽男子此时也抬起了脑袋,并且将右手插进了兜里。

    此刻,二人大概距离能有十几米左右,秦禹看着对方愣了一下,又见到道路对面走过来两个男子。

    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秦禹心头。

    “刷!”

    突兀间,绒线帽男子拔出了枪。

    “嘭,哗啦!”

    秦禹想也没想,身体侧弓着,肩膀向前,迈着大步一下就撞碎了路边门市房的落地玻璃,宛若炮弹一般带着无数玻璃碎片,冲进了室内。

    门市房内,三四个长相非常一般的女人坐在沙发上,正在窃窃私语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爆响,紧跟着就见到秦禹步伐趔趄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啊!”

    女人们爆发出一阵阵尖叫,双脚踩着廉价的高跟鞋或是拖鞋,抱着脑袋就跑向了楼上。

    秦禹进屋后,就没有停住脚步,只双眼扫了一下四周,就也奔着二楼冲去。

    被撞碎的落地窗外面,三个雷子手持枪械,站在街道上就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数声枪响暴起,秦禹身上暴起一团血雾,跌跌撞撞的就爬上了楼梯。

    “进去,干死他。”绒线帽男子面容冷峻的吩咐着。

    旁边,两个白俄壮汉,一脚踹开门市房门,拎着枪就冲进了屋内。

    二楼走廊,秦禹扫了一眼两侧的炮F,见整个室内全部都是密封的,连个窗户也没有后,只能仓促间踹开了一间房门。

    进屋后,秦禹扫视完周围环境,一蹦半米多高,右手拽着旁边破旧的柜子,使劲儿往下一拉。

    “嘭,扑咚!”

    柜子横着倒地,秦禹咬着牙用肩膀将它推到门口,堵死了房门。

    剧烈喘息几声,秦禹用身体顶着柜子,右手连续在躯体上摸了数下后,才发现自己右臀部中枪,并且下半身已经有了**的感觉。

    来不及多想,秦禹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拨通了朱伟的号码。

    “喂?”

    “他妈的你快点,老子要被干死了。”秦禹虽然声音急促,但大脑非常冷静且准确的说道:“我在波比大街中段,一家没有牌匾的卖肉店里,外面的窗户碎了,对方有三个人……快。”

    走廊内,三个雷子已经持枪冲了上来。

    ……

    土渣街。

    由于白俄男子的寻衅滋事,上百人的械斗已经变成了数百人的冲突。

    马家的人一点没怂,甚至在老马头一句话都没发的情况下,最近一点生意都没有的中低层马仔,就自发组织起了一场带有利益冲突的“自卫反击战”。

    大量指着药线吃饭的边缘人士,拿着凶器,劣质枪械,公然就在土渣街上开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