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也不幸的开始

刑子豪一看林骁冲向自己,第一反应就是后退两步,瞪着眼珠子吼道:“妈的,你们都瞎啊?给我摁住他!”

    喊声提醒了众人,右侧刚要帮忙去抓老马的几个小伙,回身就冲向了林骁。

    “你他妈还敢还手?”一个身体壮硕的青年,抬起枪把子冲着林骁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林骁动作极其利索的横移小半步,头部略微向左一歪,右臂抬起迎着对方胳膊,啪的一声用手掌扣住了青年腕子,紧跟着右膝猛然上提,咕咚一声撞在了对方的小腹。

    “嘭!”

    人群后,林骁的跟班冲上来,一个前蹬踹在青年的侧脑上,后者当场飞了小半米,咕咚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直翻白眼。

    “你还敢还手!”

    “揍他!”

    林骁和跟班打躺下一人后,对方瞬间炸窝了,蜂拥着冲上来四五个人,拿着枪和短匕就冲着二人招呼了起来。

    门口处。

    永东看着已经扭打在一块的众人,立马冲刑子豪劝说道:“人带走就完了,没关系的人不用搭理,不然搞出事儿麻烦。”

    “CNM,在奉北搞出什么事儿,老子都能兜住。”刑子豪双手插兜,完全是借事儿出气的吼道:“还手就开枪,打死算我的。”

    永东听到这话,扭头扫了一眼刑子豪的侧脸,顿时皱起了眉头。

    卡台旁边,林骁和跟班虽然明显个人素质很强,但无奈对方人多,而且手里还有武器,所以一被围住立马就吃了亏。

    四五个吃江湖饭的小伙,下手极黑,而且干架招数阴狠。他们一时间摁不住林骁和跟班,就双手与其撕扯,右膝不停的抬起冲着人家裤裆撞去。

    林骁被憋在卡台旁边,一下被撞到了命根子,顿时腰一弯,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人群旁边,林念蕾起身之后也在与对方撕扯着,而秦禹一看帮忙的朋友也要挨打,顿时吼了一声:“别动他们,跟他们没关系……”

    “噗嗤!”

    话还没等喊完,挟持着秦禹往门口走的一个小伙,低头掐着刀尖一下就捅在了秦禹的大腿根上:“低头,再喊老子一刀让你断子绝孙。”

    “亢!”

    就在这时,枪声突然响彻在了酒吧中,扭打在一块的两拨人瞬间愣住。

    人群中,跟班满脸是血的站起身,举枪吼道:“谁再上来,再上来一个试试?!”

    “你有枪,我们没有啊?”

    “你唬谁呢?”

    “……!”

    刑子豪带来的人立马散开,持枪嚷嚷了起来。

    林骁捂着命根子起身,脸色涨红的看了一眼刑子豪,以及刚才拿膝盖撞自己的青年,这才咬牙说道:“哥们,我们跟这帮人没关系,就是个误会……挨打我们认了,我们走,行不行?”

    “不是媒体的吗,走什么啊?一块聊聊吧!”刑子豪面无表情的扔下一句,转身就要先离开。

    林骁忍着钻心的疼痛,抬头喊了一声:“我在奉北也认识一些朋友,要不你让我打个电话,行吗?”

    刑子豪猛然回头,指着林骁骂道:“看你穿的戴的,像是有点身板。但我告诉你,你在奉北就是个JB!你不想找人吗?一会给你机会,我让随便打电话。”

    永东闻声立即上前,皱眉在刑子豪耳边提醒了一句:“这几个人无关紧要,没必要带走。”

    刑子豪转身回道:“你傻B啊,他们是媒体的,你不收拾收拾,回头给你上眼药怎么办?”

    “你信我的,那小姑娘有些背景老袁都没弄明白。你先不用把人带走,回头他们要找事儿,咱再找关系平媒体那边也来得及。”永东脸色凝重的劝说道:“咱的目的是给老马他们整回去,不是跟这几个无关紧要的人扛起来,你说呢?”

    刑子豪一听永东这么说,才脸色不耐的回了一句:“媒体要捅事儿,你自己解决。”

    小酒吧内,老马冷眼看向秦禹,后者冲他摇了摇头。

    “哥,哥,他们要带走我朋友。”林念蕾拽着大哥急迫的说道:“那个秦禹在松江真的救过我的命,就是松下那一次。”

    林骁瘸着腿坐在了椅子上,面无表情的冲跟班说道:“给最近的人打电话,就说我让一帮流氓给扣住了,出不去了。”

    跟班闻声走到一旁。

    林骁扭头看向妹妹,脸色极为严肃的骂道:“你长脑子了吗?你做新闻就这么做啊?”

    林念蕾一看跟班去打了电话,顿时识相的没有吭声。

    ……

    几分钟后,秦禹,老猫,老马等人全部被带出了暖冬会所,众马仔连打带骂的将他们塞到了车上。

    刑子豪打了个哈欠,坐在副驾驶上吩咐道:“给他们带南郊去。”

    “好。”车外的人点头离去。

    刑子豪转身看向后座,面无表情的冲永东吩咐道:“擦屁股的事儿,就这一次。我还是那句话,公司找老袁是为了减少麻烦的,不是为了操心的。你们行,就继续干,不行我们换人。”

    这话很难听,但永东还是客气的回道:“知道了。”

    “人给你,你自己解决吧。”刑子豪睡眼朦胧的冲司机吩咐道:“先送我回去。”

    司机闻声起车,离开了小酒吧门口。

    ……

    二十几分钟后。

    面包车后座,秦禹弓着腰,低着头冲老马问道:“怎么跟上的?”

    “边卡,肯定是边卡。”老马咬牙骂道:“他妈的,小二一次失误,我们就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让你说话了吗,啊?让你说话了吗?”车辆中排座椅上的马仔,拿着**咣咣的就冲老马脑袋上连砸数下。

    老马红着眼,忍耐着说道:“刚才在屋里就应该拼了,闹不好还能跑几个,但你为啥不让动?”

    秦禹舔着干裂的嘴唇:“我觉得还有缓。”

    “还说,还说话是吗?”马仔拿着**,就要再砸秦禹。

    “嗡嗡!”

    就在这时,后侧道路上马达声音澎湃,两台墨绿色卡车,四台越野急匆匆的行驶了过来。

    刑子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扭头看向旁边嘀咕道:“这大半夜怎么还有当兵的上街呢?”

    墨绿色车队在左侧突然超车,斜着停在了路上。

    “吱嘎!”

    司机猝不及防,立马踩了一脚刹车,在路边停滞。

    昏暗的街道上,卡车大灯光芒璀璨,一位三十多岁的军士从车上跳下来,脚踏皮靴,双手抬起一把全自动步.枪,冲着天空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震耳的枪声响起,军士高声吼道:“妈了个B的,一个卖药的还翻了天了?全员实弹下车,随时做好击毙准备。”

    “嗡嗡!”

    两台卡车上,此刻四五十名士兵,已经持枪跳下了车。

    第二辆越野车上,林骁阴着脸,步伐怪异的跳下来,伸手解开呢绒大衣的扣子,露出里面一身无比整齐的军装,以及胸前徽章,摆手冲着刑子豪喊道:“来,奉北最牛B的大少爷,你下车。这回我让你先打电话,随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