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华的器重

永东低头点了根烟,斟酌半晌后应道:“我觉得不会有啥心态变化。”

    “咱要做他的事儿可是漏了,”袁华皱眉:“我怕他会报复。”

    “如果马家不知道是他干的,那他可能会因为这事儿而报复咱们。”永东很有把握的回应道:“但现在傻子都能看出来,马家仓库里的货,一定是小曲换的,那你觉得这小子还敢回去跟马家整点啥事儿吗?即使老马能放了他,?小马也够呛能答应。退一万步说,小马即使也放了他,那警司的人会吗?官口现在需要一个背锅的,毕竟死了两个药罐子,还查出了那么多假药。”

    袁华思考再三,心里也觉得永东说的有道理。

    “小曲只要脑子不进水,那肯定会选择拿着先期款跑路。”永东再次补充道:“之前我给的也不算少,他没必要继续冒风险趟这个浑水。因为这里面事儿太杂,他稍微一不注意,小命就没了。”

    “不行。”袁华摇头:“留着他是个隐患,毕竟老马现在不是单蹦了,背后还有老李。只有让他永远闭嘴,这事儿才落实。”

    “嗯,这是对的。”秃子点头。

    袁华在屋内来回走了几步,转身就冲永东说道:“还是你找找他,把事儿办了,正好弄完你也避避风头。”

    “没问题。”永东一口答应了下来。

    “行了,不打了。”袁华背着手,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冲着永东招呼道:“你跟我出来,咱俩聊聊。”

    “好。”永东立马起身跟了出去。

    ……

    十几分钟后。

    办公室内,袁华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财务批条,低头写了个十万的数字,盖上钢印推给了永东。

    “这是啥意思啊?”永东一愣。

    “这是你下半年分红的一部分。”袁华笑着说道:“我先给你批了,大头年底结吧。”

    “不合适吧?”永东很意外的回应道:“咱药品的买卖最近吃紧,销售额也掉了,你单独先给我拿分红,别人会不会多想啊?”

    袁华闻声起身,话语凝重的说道:“永东啊,咱们这批老人里,就你脑袋最好使,每次关键时刻,你都能想出一些办法,帮我度过难关。所以特殊人才,咱们就特殊对待,别人不服,就让他们拿出点成绩来。”

    永东咧嘴一笑:“今天你咋还感性起来了?”

    “也不是。”袁华迈步走到窗口,低头倒了杯酒:“前几天小克跟我吵了一架,他跟我说公司的运营模式太老旧了,我们干到现如今的规模,看着依旧像是一群泥腿子瞎胡闹。他虽然说的有点过激,可你仔细品品,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永东没有接话。

    “打天下,要的是秃子那类人;可守天下,需要你这样的人。”袁华抬头看着永东说道:“这两年,我会立你的地位,逐渐放一些特权给你。你好好帮公司,我老袁不会亏待你,也不会亏待大家的。”

    永东一笑:“我留在这儿,其实不是看重公司前景有多好,而是老板是你袁华。你这人重义,我跟你绑一块,心里踏实。”

    “嗯。”袁华闻声重重的点了点头。

    ……

    市区。

    某大杂院周边的小路上,马老二面无表情的坐在车内,等了大概能有十几分钟,才看见小六领着一个与他同龄青年从院正门口走出来。

    “下车。”马老二招呼一声,率先就推开了车门。

    路上,青年战战兢兢的冲着小六说道:“哥,他干的事儿,我真不知道。”

    “没事儿,就问你几句话。”小六笑着回应。

    二人说话时,马老二已经从胡同内窜了出来,伸手一把薅住青年的脖领子,直接将他摁在墙上问道:“认识我吗?”

    “认……认识。”青年吓的脸色苍白:“怎……怎么了,二哥?!”

    “能找到小曲吗?”马老二右手摁着青年的肩膀,脸上表情阴沉。

    青年眨巴眨巴眼睛:“哥,我真不知道他在哪儿,我俩今天都没联系。”

    马老二闻声打了个指响儿,刘子叔掏枪就顶在了青年的脑门上。

    “哥,哥……别,别这样……。”

    “我再问你一遍,能不能找到小曲。”马老二声音沙哑,竖起一根手指说道:“听好了,就问一遍!”

    青年感受着枪口的冰凉,闻着浓浓的**味,瞬间双腿发软:“……他……他好像要去奉北。”

    “为什么去那儿?”马老二再问。

    “我们有一个朋友在奉北的赌场干活,”青年咽了口唾沫说道:“小曲去那儿会有地方待。”

    马老二短暂沉默一下:“这是小曲亲口跟你说的?”

    “不……不是。”青年摇头:“小曲跟谁都是一个屁俩谎,从来不说实话。我知道他要去奉北,是因为那个在赌场的朋友今天给我打了电话……他问我跟不跟小曲一块去奉北……我说家里有事儿去不了。”

    “你们三个关系很好?”

    “嗯,那个朋友跟我认识十几年了。”青年点头。

    “他在哪儿,你知道吗?”

    “哥,这小曲得罪你了,但我这个朋友……。”

    “我只找小曲,跟你朋友没关系,跟你更没关系。”马老二皱眉回应道:“你只要告诉我地方就行了。”

    “他在奉北帕斯娱乐城。”青年半晌后,才低头说道。

    马老二盯着青年:“你没跟我撒谎吧?”

    “没有,绝对没有。”青年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的名声我听过,我不敢撒谎。”

    “行。”马老二点头,转身喊了一句:“小六,把他带咱土渣街仓库去待几天,我找到小曲后,马上放了他。”

    “哥,你这是啥意思啊?哥,你这样不好。哥,我都说了,你咋还囚我呢?”青年满脸惊慌的哀求道:“你让我回家吧,我爸身体不好,明天早上我还得给他做饭……。”

    “你爸的饭有人管。”马老二转身就走:“我这也是防小人,不防君子,只要我找到小曲,马上放了你。”

    青年站在墙壁旁边瑟瑟发抖:“哥,不带你这样的。哥,你别走……哥,你再让我回忆回忆……哥,我撒谎了……他不在帕斯娱乐城,他在名爵嘉年华……。”

    刘子叔闻声上去就是一脚:“就特么你会玩活是不?!”

    “哥,我不玩了,这回说的绝对是真的。”青年咕咚一声跪下,赌咒发誓的喊着。

    ……

    两个小时后。

    马老二站在松江北站,拿着电话冲秦禹说道:“我要去奉北,小曲往那儿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