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生存本能

卖肉店内。

    小曲坐在床上吸着电子烟,目光略显焦躁,不停的看着腕子上的手表。

    街道上,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一辆破旧的越野车停在了十字路口。车内,红脸大汉低头拨通老三的电话,话语简短的说道:“我到了,准备动手。”

    “他在307。”老三低声回应着。

    “好,我清楚了。”红脸汉子挂断电话,低头从杂物箱内拿出来一双医生手术用的胶皮手套戴上,又从后座取来绒线帽扣在脑上,才推门下车。

    汽车挂着空档,拉着手刹,但却并没有熄火,车头也冲着最宽敞的马路方向,保证人下来后,第一时间就可以逃脱现场。

    红脸汉子准备妥当后,才抿着衣怀,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卖肉店。

    “兄弟,过来玩啊?”门口的小伙起身招呼了一声:“妹妹在屋里,我叫出来,你选选。”

    “先不用,找个朋友谈个事儿。”红脸汉子收着下巴,略低着头问道:“307在哪儿?”

    门口小伙闻声后,挺扫兴的坐回到椅子上,脸色不耐的指着左侧楼梯说道:“上楼,左转走两步就能看见。”

    “谢谢。”红脸汉子迈步上楼。

    简易的吧台内,小伙撇嘴骂道:“穷鬼,没事儿老来这儿谈个屁事儿。”

    ……

    楼上,灯光昏暗的走廊内,红脸汉子右手插进怀里,双眼锐利的扫视着两侧。

    包厢内。

    小曲皱眉玩着手机上的游戏,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游戏角色接连死了两次后,他突然站起身骂道:“靠,怎么这么慢,还TM没信儿?”

    起身在屋内转了一圈,小曲斜挎着单肩包,不由自主的走到门前,趴在门眼里就观望了起来。

    303。

    305。

    红脸汉子看着左侧门上的号码,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即从怀里掏出了枪,压低手腕,将枪摆在右腿裤线位置后,才再次走了两步。

    307就在眼前。

    红脸汉子扭头扫了一眼四周,身体贴近门口就敲了门。

    包厢内。

    小曲往外扫了一眼,见走廊没有动静,就转身又要去卫生间,他太紧张了,这一会都快撒十泡尿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小曲一怔,立马回身来到门口,脸颊贴着门板,通过猫眼向外观察。

    “小曲吗?开门,三哥在楼下呢,让我叫你。”红脸汉子的声音响起。

    小曲闻声大喜过望,张嘴就要回应,但手掌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他却突然愣住。

    “小曲,你在不在,开门啊?”红脸汉子继续喊着。

    小曲额头突兀间冒起冷汗,脸色煞白,右臂发抖的从包里掏出了一把狭长的军刀。

    僵持,短暂的僵持过后,红脸汉子失去了耐性,身体退后一步,突然抬起了右腿。

    “嘭!”

    “嘭!”

    连续两声闷响过后,本就是掩耳盗铃似的门锁碎裂,房门敞开。

    红脸汉子迈步进屋,见到屋内漆黑一片,空无一人。

    “呼呼!”

    急促的喘息声响起,小曲擦着脸上的汗水,第一时间拿起电话,按了静音键,与此同时右手死死攥着匕首,继续站在306的房间内,向对门望去。

    楼下。

    一阵脚步声传来,服务小弟高声喊道:“干什么呢,谁踹门呢?”

    “妈的。”

    红脸汉子皱眉骂了一句,转身走出包厢,贴着墙边快步移动,没走多远就迎面撞上了服务小弟。

    “谁踹门?”服务小弟问了一句。

    “307包厢有没有人开?”红脸抬手就将枪口顶在了服务小弟的脑袋上,经验老道的接连问道:“开307包厢的人,还开其他包厢了吗?”

    服务小弟愣住。

    “说话,不然打死你。”红脸汉子凶相毕露。

    “我……我没注意啊,刚才不是我班儿。”服务小弟面色慌张。

    红脸汉子皱眉扫视了一眼服务小弟,见他腰间别着对讲机,立马吩咐道:“拿对讲机问,快点。”

    “咕咚!”

    就在这时,室外突然泛起一声闷响。

    红脸汉子闻声回头,语速极快的问道:“包厢有没有窗户?”

    服务小弟不敢惹拿枪的,只能立马应道:“双数的房间有窗户。”

    红脸汉子转身就往回跑,三步并两步的来到306房间门口,抬起脚丫子接连猛蹬三下。

    “咣当!”

    门开,屋内的灯亮着,烟味刺鼻,正对面的窗户已经敞开,呼呼的往室内吹着冷风。

    红脸汉子短暂停顿后,直愣愣的冲到窗口,低头往下扫了两眼,却见到小曲已经一瘸一拐的横穿了马路,进了街对面的胡同。

    “妈的,到手的一千五没了。”红脸汉子怒骂一声,低头掏出电话,一边往外跑,一边拨通了老三的号码。

    ……

    大约三分钟后。

    小曲狼狈不堪的跑出胡同,兜内电话响起。

    “喂?”

    斟酌半晌,小曲接通了电话:“三哥,你下手可有点黑了昂!”

    “小曲,你是不是误会了?”

    “是误会吗,我怎么觉得不像呢?枪里的**味我都闻到了……。”小曲冷笑着应道:“要不是我跟着老马他们跑了几年江湖,见过点事儿,那今天晚上我可能就凉了。”

    “我是让那个人去接你的。”

    “三哥,我就是个小人物,求你了,你放我一马,尾款我不要了。”小曲低声说道:“你不给我逼急眼了,我以后也不回松江了。”

    “小曲,你听我说……。”

    “还说啥啊三哥?!你那个朋友吓着我了。”小曲阴着脸挂断手机,快步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

    牌桌旁,袁华看着老三的表情不对,立马问了一句:“怎么了?”

    “小曲没堵到。”老三战战兢兢的回了一句:“这小子挺贼,给我307的房间号,自己在306观察。”

    袁华一听这话,顿时推翻麻将牌,站起身问道:“事儿漏了?”

    “……嗯。”老三点头。

    “啪!”

    袁华闻声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打的老三踉跄着后退数步:“你大脑就黄豆粒那么大啊?一个警司上班的,连个混混都摁不住?”

    老三低着头:“地面上这帮泥腿子,常年在外面滚,都成精了……。”

    “我看你快成精了,傻B精!一件事儿都干不明白。”袁华没了打麻将的心思,立马冲永东问道:“这小子没拿到尾款,会不会心态有变化?”

    ……

    市区。

    马老二坐在车内,冲着小六说道:“你把他调出来,我就在下面等着。”

    “好。”小六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