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鬼才

家中。

    马老二迷迷糊糊的拿着电话问道:“老三找我谈个毛啊,我和他有啥可说的?”

    “……我也不清楚,反正他就让我给你带个话,说要见面聊一聊。”朋友轻声回应。

    马老二斟酌半晌,立马笑着应道:“行啊,那就聊吧。但我不可能去找他,晚上我给他个地址,你让他过来吧。”

    “好勒,那我一会跟他说一声。”

    “嗯,就这样。”

    聊了两句,马老二也没拿这个当啥重要的事儿,依旧蒙头大睡。

    ……

    松江的街道名称是非常杂的,虽然以中文命名的居多,可也有欧式类别的。而这种风格是因为整个第九特区种族繁多,啥样肤色的人种都有,所以它才会在这种细节上来给居民找归属感。

    晚上八点半,南城查理德大街,老三领着两个朋友,在街道上被接进了一处破败的楼房内。

    上了三层,众人来到人声鼎沸,满是浓烟的棋牌室内,而马老二就坐在里侧的一张桌上,身上披着棉衣,笑着摆了摆手:“来,过来坐。”

    老三龇着牙,迈步迎上去就坐在了马老二对面。

    “打两圈啊?”马老二手里把玩着麻将问道。

    “行啊,玩呗。”老三点头。

    “来,过来俩牌搭子,陪我们玩会。”马老二喊了一声。

    没过多久,两个小伙从棋牌室内走出来,也坐在了桌旁,四个人搓洗着麻将就玩了起来。

    玩了两圈,马老二也没主动问老三因为啥找自己,只专心打着麻将。而老三一看对方也不谈正事儿,就只能率先开口:“小二,土渣街的事儿原本都过去了,咱两家整来整去的,最后损失都不小。你看你们这次回来,我们没吭声,也没找麻烦,前两天你整了永东,华哥更是啥都没说,对吧?”

    “三万。”马老二低头继续打牌,没接话。

    “有句老话说的好,和气才能生财。”老三耐着性子继续说道:“你们把药价压的这么低,买货的人一旦习惯了,那大家的利润空间就都被压缩了。说句不好听的,大家干这行都是求财的,没有谁是想普度众生吧?那咱们这样拼下去,你们放货得东躲西藏的,我们货也不好卖……最后,那不就是两败俱伤吗?”

    “呵呵!”马老二一笑,抬头看着老三回应道:“刚开始,我们愿意当小弟啊,愿意跟着你们屁股后捡食吃啊,可你们容不下啊,非要把人往死里整。现在你们伤了,疼了,然后又想开始谈了,那可能吗?哎,袁华是不是把自己当上帝了,觉得松江就他自己能唱哈利路亚啊?哈哈!”

    老三听到这话,脸色也很不好看:“你说这个就没意思了,想谈,也是为了大家好啊。”

    “真想谈是吧?”马老二抻着脖子问。

    “那不想谈,我过来干嘛啊,跟你打麻将啊?”老三无奈一笑。

    “行啊,那我说说条件。”马老二扣了扣眼屎,低头看着麻将说道:“松江的市场分两部分,黑街区连同土渣街全给我们,剩下的给你们。你们的人别进来放货,我就把零售价格抬到跟你们一样。”

    老三听到这话愣了半天:“你开玩笑呢?”

    “我咋那么闲呢,逗你一笑,谁能给我颁奖咋地?”马老二嘬了口电子烟。

    老三脸色铁青的看着马老二:“那你觉得,我们能答应你这个提议吗?整个松江最吃货的就是黑街地区,而土渣街又占了黑街百分之七十的出货量。我们把这俩地方全给你,那老子喝西北风去啊?”

    “是你非要谈的啊,那谈我就得说出想法啊?你可以不同意啊,我也没逼你,对不?”马老二面无表情的回应着。

    老三咬牙沉默。

    “我就纳闷了,袁克在你们那边都做不了主,你说你来跟我谈啥?”马老二歪脖看着老三,语气尽显嘲讽:“我管你要五块钱,你都得向上申报一下,你说,咱俩有个毛谈的?这样,你回去告诉袁华,他要真有诚意,你让他自己来,行不?”

    “你他妈啥意思?”老三被鄙视的当场就急了,站起身吼了一嗓子。

    “三哥,你啥时候能长大呢?”马老二抬头看着他问道:“咋地,你还要干我啊?”

    老三听到这话,内心已经憋屈到快爆炸了,可想起来今天自己来的目的,又只能忍耐。

    “我还是那句话,想谈,就让袁华亲自过来分一下地盘。”马老二吸着烟,低头一推牌说道:“糊了,清一色,断幺九,加**……来,把钱结了再走。”

    老三攥了攥拳头,低头掏出钱包:“马老二,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有大哥样啊?”

    “那不行你跟我混吧,我还真就缺你这样一个谈判高手。”

    “你快去NM的吧。”老三骂了一声,低头扔了钱说道:“你说的事儿,我回去跟华哥商量一下。”

    “我等你消息昂,三哥。”马老二收了钱。

    ……

    几分钟后。

    警用车内,老三拨通了袁华的电话:“华哥,我见到马老二了。”

    “他咋说?”

    “他让咱把黑街连带土渣街,全让他给。”

    “……那你咋说的?”

    “我也没敢把话说死啊,就说先和你商量商量。”老三如实回应着。

    “行,我知道了,你回来吧。”

    “好勒!”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大皇宫内,袁华扭头看向永东说道:“这个马老二真是飘的不行,想要整个黑街连带土渣街的放药权。”

    “呵呵。”永东一笑:“这傻鸟去规划区当个雷子还行,但做生意,谈买卖,他还差得远呢。”

    “下一步咋弄?”袁华问。

    “这样,你先让老三……。”永东闻声就冲袁华嘀咕了起来。

    ……

    88号院门口,秦禹将老猫借他的摩托锁上,拎着一些晚餐就来到了家门口。但人还没等进去,就听到屋里传来了不堪入耳的声音。

    “香香,深夜如此寂静,我爱你如此深沉……来来来,我给你看看手相。”

    “大牙,你松开我。”

    “小老妹,你别推我。”

    “……!”

    “嗯???”

    门外,秦禹闻声瞬间懵B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