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味儿(加更1)

“艹,这小子真下流!”

    秦禹在门外偷听了半天后,面红耳赤的骂了一句后,心说自己这要不进去,很有可能大牙在屋里就把事儿办了。

    “咣当!”

    秦禹猛拽了一下门喊道:“开门。”

    “谁啊?”大牙喊着问道。

    “你聋啦?赶紧给我开门。”秦禹没好气的吼道。

    过了大约能有不到一分钟,大牙脸色红润,剃着个秃瓢开了门:“哎呦,哥,你回来了?”

    “滚一边去。”秦禹推开大牙圆滚滚的脑袋,迈步进屋就看到了一个小姑娘,坐在床上,眨着大眼睛正看向自己。

    “香香,这是我哥。”大牙介绍了一下。

    香香起身:“哥哥好。”

    “你哪家的啊?”秦禹费解的问了一句。

    “她是花姐家姑娘……我俩处的挺好的。”大牙抢先解释了一句。

    秦禹上去就是一脚:“我特么看出来你俩处的挺好了。”

    “哥哥,我回去了。”香香看着跟大牙同龄,她见秦禹有点害羞,嗖的一下就跑出去。

    “妹儿啊,明天我去帮你干活。”大牙依依不舍的站在门口吼了一嗓子。

    秦禹冲着大牙腰间猛蹬一脚,将其踹了个趔趄骂道:“你狗日的业余生活挺丰富啊?我都还没找媳妇呢,你可倒好,都领人回家过上日子了。你特么是不是飘啦?”

    “嘿嘿,”大牙挠头一笑:“我也是刚认识没多久。”

    “没多久你就领家来了?”

    “……她帮我干活来着。”大牙指着屋内说道:“你看我俩把屋里收拾的多干净。”

    秦禹闻声扭头,环顾一下四周,见到屋内确实比之前干净整洁了不少。柜子,地面都擦的锃亮,就连秦禹的脏衣服和床单被罩都被换洗过了。而且大牙也不知道从哪儿倒腾来一张单人床,放在了靠近里侧墙壁的位置。

    “这是那小姑娘收拾的?”秦禹皱眉问了一句。

    “我干大活儿,她干小活,我俩一块弄的。”大牙的身体逐渐养好了之后,整个人依旧是一副小地痞和浑球的模样,可他却很勤快。只要秦禹不在家,他总是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比如扫扫门口的雪啊,弄一弄室外的露天厕所之类的。

    秦禹顺手关上门,挺无语的看着大牙问道:“你咋认识的小姑娘啊?”

    “这院里就林姐那屋有室内卫生间,咱那室外厕所的粪都快扎屁股了,我闲着没事儿就收拾收拾,无意中……就认识了那姑娘呗。”大牙笑眯眯的说道:“香香她妈是开“卖肉店”的,叫花姐,下面有六七个大老娘们……白天她们休息的时候,香香会干点活儿……我俩总碰上,一来二去就熟了。”

    “熟了你也……也不能给人领屋里,要看人家手相啊?”秦禹破口大骂:“你特么怎么比老猫还骚?”

    “我没想怎样……就是唠会嗑。”大牙扣了扣裤裆。

    “你天天嘴上说自己混过,怎么办事儿这么不江湖呢?”秦禹义正言辞的教育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更何况你才多大点昂,就特么想这事儿?我告诉你昂,你给我搂着点,人家跟咱离的近,你要弄出点啥事儿,别说我捶你。”

    “我知道了,我不会的。”大牙一笑。

    “吃饭吧。”

    秦禹拿着从单位打包回来的晚饭,迈步就走到了桌子旁边。而大牙则是主动把饭菜打开摆好,又给秦禹倒了一杯温水,这才自己端着碗,单腿蹲在靠近窗台的椅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你跑那儿干啥去啊,过来吃啊?!”秦禹招呼了一声。

    “没事儿,我在这儿就行。”大牙满嘴油渍的摇了摇头。

    这小孩刚被救回来的时候,身上衣服旧,头发也很长,看着脏兮兮的,可现如今他剃了光头,穿上合身的衣服,看着模样还是挺俊俏的。他皮肤很白,双眼炯炯有神,透着一股机灵劲儿,尤其是他那狭长的睫毛,生的跟女孩一般,莫名有股子媚气儿。并且这小子还在发育,虽然只有15岁,可身高已经接近一米七二,但身体却远没有秦禹想的那么壮实。他骨架很大,但身上肉却很少。

    秦禹在吃饭的时候,总是无意中观察着大牙。他发现这孩子虽然表面上看着大大咧咧,很浑,但实际上他跟自己接触时,却是很小心的。

    比如,大牙在夹菜的时候,从不动菜中间的位置,他只吃盘子或餐盒的边缘食物。而且他吃饭的时候是吧唧嘴的,可秦禹却明显能感觉到他在控制着,一旦意识到自己吃饭出声,立马就会调整。睡觉的时候,也有很多细节,比如只要秦禹上了床,他不管困不困,立马就关灯,不弄出一点声响。

    大牙越是这样,秦禹心里就越是不舒服。没错,他再次从大牙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想当年待规划区的老头刚收养他,秦禹和大牙现在的心态,体态,以及种种行为,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故作坚强,却又害怕随时被抛弃;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甚至什么时候呼吸似乎都要提前考虑……

    秦禹侧脸看着他,突然喊了一句:“你狗日的别蹲那儿吃,上桌吧。”

    大牙一愣。

    “咱俩能唠会嗑,呵呵。”秦禹一笑。

    “唠啥啊?”

    “唠你还是不是处N。”秦禹玩味的看着他问道。

    大牙闻声一怔,立马脸色红润的回应道:“那肯定不是啊,我13的时候就干过鹰。”

    “嗯???”秦禹一愣,立马摆手喊道:“来来,你快过来谈谈细节……这真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我说的不是飞的那个鹰……一着急说错了……。”大牙十分扭捏的走了过去。

    “哈哈,来,唠唠。” 秦禹低头帮大牙夹了两筷子肉,话语简短的说道:“都是爷们,为人处事儿别娘们唧唧的。我能让你住下,你就不用那么拘谨。”

    “我没有啊,”大牙争辩:“小爷跟谁都不拘谨。”

    “别扯犊子了,来说说鹰的事儿。”秦禹笑着问道:“你是咋上天的呢?”

    “我都说了,不是那个鹰……。”

    ……

    黑街区,某街道上。

    永东坐在车内,扭头看着一个青年说道:“你观察一下,他最近这几天哪天不在仓库,然后你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