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和你夜饮

可可无语的看着二人:“你俩能不能滚?”

    “呵呵,有啥事儿你说吧。”秦禹龇牙一笑。

    “我想要点护肤品,这里买不到,七区又太贵,你们回去之后托人帮我在奉北带点,那里便宜一些。”可可的俏脸再次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行,你明天给我个单子,我让人帮你买。”秦禹一口答应了下来:“回头我给你账号,你把钱打过去就行。”

    “还要给钱吗?”可可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秦禹一愣:“你爸大官啊,买化妆品不用给钱吗?”

    可可闻声摊开两只小手:“我给你们办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不该给点回扣吗?这也太不懂规矩了。”

    秦禹看着对方无语:“不是,你大小也算个老板,这样也太……!”

    “再是老板,我也是女人,女人都扣的,慢慢你就知道了。”

    “……差不多就行昂,太贵我可送不起。”秦禹扔下一句,夹着裤裆就往外面跑,生怕后者再跟他提啥要求。

    众人走后,可可从行李袋中拿出自己携带的床单,铺在冰凉的床上,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数十秒后,可可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喂,爸爸!”

    “事情办得怎么样呀?”一个和蔼的声音泛起。

    “都谈好了。第二次走货,他们给先期款,秦禹压了价,我同意降下百分之十,但条件是他们每个月必须要有二十万的单。”

    “可以,已经比我预想的要好了。”对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回来了吗?”

    “没有,今晚我在这儿住了。”可可摇头。

    “那边环境多差啊,为什么不回来?”

    “哎呦,再差的房子我也不是没住过,你不用担心,我明天回去。”可可笑吟吟的说道:“你告诉大哥,尽快给我赶第二批货。”

    “好,我催催他。”

    “那我洗漱一下,睡了。”

    “嗯,早点休息,注意身体,别太累了。”老爹很关心自己这个闺女。

    ……

    旁边的室内。

    老猫坐在椅子上,满嘴酒气的问道:“这就一张两米的床,怎么睡啊?”

    “大哥,你别穷讲究了行不?”齐麟无语的回应道:“在这种环境下,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咱仨挤一挤得了呗。”

    “我不习惯挤啊。”老猫吸了口电子烟。

    秦禹胡乱的脱掉衣服,咣当一声躺在床上骂道:“你这个狗日的太能装B了,又不是你非要跟我睡一张床的时候了,是不?”

    “算了,我不跟你们挤了,我找个地方去。”老猫借着酒劲儿站起了身。

    “你干啥去啊?”齐麟有些好奇:“上哪儿找地方去啊?”

    “你俩刚才没发现吗?可可有点喝多了,而且这姑娘有点孤独,我去整点酒,开导开导她……。”老猫已经有点抑制不住内心的火热了。

    “你快拉倒吧,”秦禹无语的躺在床上骂道:“别跑骚了行吗?而且你不说了吗,你喜欢林念蕾。”

    “他看谁不喜欢?”齐麟无语的评价了一句。

    “你俩睡吧,睡吧。”老猫夹着裤裆,关上门就走了。

    齐麟躺在床上,皱眉问道:“这二愣子不会给可可整急眼了吧?”

    “老猫有分寸的,没事儿。”秦禹一翻身,伸手搭在齐麟小腹上说道:“老弟呀,你往这边躺一躺,我有点冷……。”

    “?”齐麟一愣:“啥意思啊?”

    “有个成语叫后门别棍,你听过吗?”

    “你给我滚一边去。”齐麟一把就推开了秦禹:“这特么都什么人啊,我还带着伤呢,都不放过。”

    ……

    半个小时后。

    食宿大院内的灯光黯淡,各个房间里的人,也基本都睡了。

    老猫拿了点酒菜,轻敲了敲可可的房门:“睡了没啊?”

    过了一小会,可可头上缠着粉色手巾,穿着厚厚的睡衣打开门,目光呆愣的看着老猫:“你干嘛啊?”

    “这酒还是没喝透,而且我觉得合作方式可能也存在一些漏洞。”老猫上下打量了一下可可:“要不再聊聊?”

    可可怔了一下,也瞧了瞧老猫的面容,突然一笑说道:“行啊,那你进来吧。”

    老猫听到这话,心都快酥了,立马迈步进屋,用屁股顶上门说道:“妹妹,我跟你讲哈,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觉得你比男人还豪爽,而且特别会做生意……。”

    “你先坐一下,我去卫生间弄一下东西。”可可招呼了一声,顺手就关上了门。

    “好,好,你去。”老猫连连点头。

    可可穿着拖鞋走到卫生间门口,回头又问:“哎,天挺冷的,你又在我仓库窝了好几天,你要不要洗个澡啊?有热水的。”

    “?!”

    老猫听到这话,瞬间懵B,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你看我干嘛啊?你洗不洗?”可可笑着又问。

    “这好吗……?”老猫站起身,动作利落的脱掉了外套。

    “哎呦,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去洗吧,一会咱俩好好喝一会。”可可看着老猫,俏脸略显红润的说道:“其实,我也挺佩服你的。”

    “佩服我啥啊?”老猫自己可能都想不通。

    “你爷们啊,在我那儿的时候真是一点没慌。”可可柔声评价道:“这些年,我跟家里做生意,也见了不少人,但你这样的真少。”

    老猫听完这话热血沸腾,伸手脱掉里面的毛衣,夹着裤裆就冲进了没有淋浴喷头的卫生间:“妹妹,你稍等一会,一会我好好给你讲讲哥的过去……。”

    可可撇了撇小嘴,弯腰就坐在了破旧的沙发上,低头看起了书。

    老猫进了卫生间,重新在木桶内倒了水之后,就急匆匆的搓起了身子,洗的那叫一个认真啊。

    二十分钟后。

    可可听到屋内没有水声之后,淡然的坐在沙发上喊道:“猫猫,绳子上挂着的那个大浴巾你用吧,衣服别拿出来了,脏死了。”

    老猫一听这话,伸手就在绳子上拽下大浴巾,摇头感叹了一句:“太踏马的给机会了,这我要不把握住,都白瞎我叫李富贵了。”

    几分钟之后,老猫腰间围着浴巾,上半身披着个外套就走了出来,但却发现可可站在房门的位置正在低头摆弄着。

    “怎么了?”老猫头上冒着热气问道。

    “不知道怎么了,门突然锁不上了,风一吹自己就开了。”

    “来,我帮你弄。”

    “不用,不用,你去外面扶着一下,我把门锁往上挪一下就行。”可可捋了捋发梢招呼道:“站外面,顶着点。”

    “好。”老猫闻声屁颠屁颠的冲出房门,站在台阶上就帮忙固定住了门板。

    可可掰了两下门锁,顿时笑着说道:“应该好了,你往后站站,我试试能不能把门关严。”

    “天太冷了,刚才肯定是给门舌头冻上了。没事儿,你关吧,我试着拽一下。”老猫龇牙点头。

    话音落,可可看着老猫一笑,伸手就拽上了铁门。

    老猫热情无比的用手拽住门把手,使劲儿往外拽了一下后喊道:“整上了,挺结实的,不会开了。”

    屋内没有动静。

    老猫被冷风吹的打了个激灵,笑着又喊:“开开吧,外面怪冷的,我进去。”

    屋内依旧没有回声。

    老猫愣了一下,伸手砸门:“开门啊!”

    室内,可可一头扎在床上,笑的花枝乱颤:“你不太尊重我,我让你冷静冷静。”

    “???!”老猫张着大嘴,任由冷风吹进肚里喊道:“外面有风,你大点声,我听不到。”

    可可再次一笑,顺手就关了电灯。

    老猫敲了足足两三分钟房门后,心里已经彻底明白自己被坑了,高声吼道:“妹子啊,有点过分了昂……你不喝酒,也把衣服给我啊,你这样让我怎么回去?我艹,外面太冷了。”

    可可依旧不理他。

    “我日尼玛哦,最毒妇人心。”老猫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扭头看了一眼四周。

    一阵强烈的冷风袭来,老猫感觉自己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随即不自觉的抱住肩膀。但没想到自己身体一扭动,系在腰间的浴巾啪的一声就掉了下来。

    小风凉飕飕,老猫脸都白了,低头就捡浴巾。

    “吱嘎!”

    旁边的小门被推开,食宿店老板拎着个手电筒刚检查完大院,扭头看见白花花的老猫,顿时愣住。

    老猫也愣了。

    老板憋了半天,十分不解的问道:“兄弟……你这是练啥活呢?”

    “别吵吵,有衣服吗?”老猫捡起浴巾问道。

    老板低头扫了一眼他,顿时脱口而出的评价道:“咦,小蚯蚓!”

    “????”老猫愣了许久,唰的一下红了脸:“你踏马有点正经的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