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而降的黑锅(加更2)

街道上。

    梳着马尾发型的枭哥在听到电话铃声后,回头看向胡同,竖起两根手指。

    旁边,两名青年将康哥塞进车里,另外俩人从怀里拽出喷子,哗啦一声撸动了枪栓。

    黑色皮夹克男子表情很紧张的看着枭哥说道:“不会有人看见我了吧,那样麻烦了。”

    “有人就干掉他。”枭哥应了一声,冲着拿枪的两人摆手。

    持枪的两人得到指示,立马散开身位,端着喷子就走向了胡同。

    枭哥跟在后面,步伐从容。

    寂静的胡同中泛起沉闷的脚步声,两名持枪青年,推进了大概十几米远,扭头看向了左侧,见到楼房后面有一个木板门是敞开的,里面露出些许光亮。

    枭哥舔着嘴唇上前,先示意两名同伴别动,随即侧脸往门内扫了一眼后,突兀间就拉了一下门把手。

    门开,一股油烟子味儿传来,枭哥面无表情的往里扫了一眼,才发现门内是一个小餐馆的后厨,里面有一个西餐厨师正在煎着东西。

    厨师听到声响回头,胖胖的脸颊挂着笑意:“餐厅正门在前面。”

    枭哥扫了一眼厨师,迟疑半晌后点头:“走错了。”

    厨师闻声回头,继续煎着食品。

    枭哥往屋内扫了一眼,在没发现异常的情况下,就关上门,带着两个兄弟离去。

    人刚走。

    厨房的储物间房门就被打开,齐麟用枪指着另外一个厨师,目光凶恶的威胁道:“做好你的菜,不要让自己死在嘴上。”

    “明白,明白。”灶台旁的厨师连连点头。

    “从正门走。”秦禹收好枪催促了一句齐麟。

    ……

    街边。

    枭哥坐上车,扭头冲着黑夹克青年说道:“那里是个餐厅后厨,刚才应该是店里的人出来打电话,没事儿的。”

    “哦,那就好。”黑夹克青年松了口气。

    “有事儿打电话吧。”枭哥扔下一句后,顺手关上车门命令道:“走了。”

    开车的同伴挂上档,猛踩着油门离去。

    黑夹克青年见汽车消失在了路上后,才双眼兴奋的从兜里掏出刚才枭哥给他的钱,一边走着,一边吐着唾沫沾湿拇指点查了起来。

    ……

    正门口。

    秦禹低头快步行走着说道:“这帮人有内应,不然不会把活儿干的这么利索。”

    “穿黑夹克的那个,”齐麟脑袋转的非常快:“店里的人?”

    “肯定是,他刚才还拿钱了。”秦禹点头。

    “你的意思是?”

    “我给老猫回个电话,让他先开车过来。”秦禹闻声掏出手机,拨通了老猫的号码。

    数秒后,电话接通,秦禹立马破口骂道:“虎啊,你是不是虎?明知道我俩在干活,还他妈瞎打电话,差点害死我们知道不?!”

    “火气那么大干什么?你朋友现在也不方便接电话。”可可的声音响起。

    秦禹闻声顿时愣了一下:“你谁啊?”

    “我是康哥的老板。”可可话语简短的说道:“我们刚才在包厢见过。”

    秦禹记忆力很好,听到对方的声音后,只短暂回忆了一下,就张嘴问道:“你是那个回来取包的?”

    “对啊。”

    “……你什么意思?”秦禹有些摸不着头脑。

    “阿龙没了,我们原本已经要放弃了松江的线,可康哥好心,非要帮帮你们,而你们却干了坏规矩的事儿。”可可黛眉轻皱的说道:“把人还回来,我要你这朋友一条腿,事情就算结束了。”

    秦禹懵了一下后,立马强调道:“你这是往我们身上扣了一口大锅啊!”

    “是不是你的锅,你心里清楚。”

    “放屁!康哥没在我们手里,他是被别人绑走了。”秦禹瞪着眼珠子解释道:“我们刚才还没等见他……。”

    “康哥今晚就约了你们,见面的时间地点,除了我就你们知道。”可可声音冰冷的回应道:“你们刚拿枪一上楼,他就出事儿了,你跟我说不是你干的,谁信呐?”

    秦禹闻声百口莫辩,心里憋屈的都快爆炸了。

    “我不管你们是袁家的人,还是哪个药物公司的马仔,总之康哥要是出事儿,我保证你们连这小子明天埋在哪儿都不清楚。”

    “真踏马不是我们干的!”秦禹几乎是吼着回应道:“我们来这儿是为了搭上进货渠道的。”

    可可左手五指轻轻在腿上敲打着,右手拿着电话沉吟半晌回应道:“我和你们没有信任基础,你说的话我很难相信啊。这样吧,你要说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那你来找我,咱们当面谈。”

    “你当我是傻子吗?你现在不信,那我去见你,你就信了?”秦禹拧着眉毛回道:“我们两个人要也落在你手里,那脑袋还是自己的吗?”

    “人你不还,面又不敢见,你当我真是陪酒小妹呢?”可可冷笑着说道:“那就不谈喽,明天我告诉你在哪儿,给你这朋友烧纸吧。”

    “你等会!”秦禹额头冒着汗:“你给我点时间,我可以证明这事儿不是我们干的。”

    可可愣住,仔细斟酌半晌后,看了一眼手表:“天亮之前,你要还没来电话,咱们就不用联系了。”

    说完,秦禹就听到电话内传来了被挂断的忙音。

    “怎么回事儿?”齐麟见到秦禹将电话从耳边拿走后,立马语气急迫的问道。

    “他妈的。”秦禹骂了一声,表情丧气的回应道:“今晚陪老猫那女的就是康哥的老板,她怀疑康哥出事儿是我们做的局,所以把老猫抓了。”

    “艹!”

    齐麟听到这话,一脚就踹翻了路边的垃圾桶:“怎么这么背啊,就没一件顺心的事儿。”

    ……

    街道上。

    可可双腿交叠着坐在车内,右手托腮,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老板,能来咱们地界上抓康哥的人,肯定都是不要命的雷子。”司机握着方向盘,面容冷峻的说道:“他们既然已经得手了,那很大可能就不会再管同伴了,所以康哥危险了。”

    “这事儿里有别的味儿。”可可黛眉轻皱,轻轻摇了摇头应道:“你打听一下,看看康哥最近得没得罪别的人。”

    “你的意思是……?”司机有些疑惑。

    “少问,多做。”可可俏脸毫无表情的看向了司机。

    “……知道了,我马上打电话。”司机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