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姑娘叫于瑾年

餐桌上。

    可可开场就喝了将近有五两白酒,但这姑娘依旧面不改色,气不喘。秦禹一看人家小姑娘办事儿都这么顶,也不好意思不陪着,所以他和老猫也连干了三杯陪上。而齐麟因为有伤喝不了酒,就只能坐在旁边“坐素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有些许醉意后,秦禹才笑着说道:“可可,你全名叫啥啊?”

    “我叫于瑾年。”可可擦了擦红唇边的油渍,脆生生的回了一句。

    秦禹一愣:“这有点像男孩的名字啊。”

    “挺好听的,但放在女孩身上有点别捏。”老猫评头论足的说道:“锋芒外漏,不好。”

    “你懂个屁。”可可翻了翻白眼:“瑾在古时候是形容美玉的,放在人名上,大气简洁,寓意很好的。”

    “他也没啥文化,你别跟他一样的。”齐麟劝了一句。

    “我看出来这是个文盲了。”可可点头。

    “我到觉得这个名字跟你挺配的。”秦禹歪脖看着可可:“你比很多男人都厉害。”

    “哪里有哦,”可可摇头:“只是子承父业罢了。”

    “你家没男人啊?”老猫问。

    “有啊。”可可夹着羊肉,笑眯眯的说道:“但男人都不如我呀。”

    三人一愣,可可又俏皮的补充了一句:“开玩笑,我的两个哥哥,都负责别的事儿,嘿嘿。”

    秦禹看着可可,突然问了一句:“我可以去药品的生产车间看一下吗?”

    可可闻声立马摇头:“当然不行。”

    “为什么?”

    “你们的客户级别不够,而且我又没有完全信任你们,怎么可能让你们去车间看?”可可果断拒绝。

    “那我怎么知道药品质量好坏呢?”秦禹又问。

    可可闻声语气平淡的回应道:“走两次货你就会明白,我于瑾年三个字就是质量的保证。”

    “光嘴说不行。”秦禹眨巴眨巴眼睛,龇牙又问:“要不然这样,你不用带我们看车间,等回头走第二批货,我先给你一部分先期款,然后等货卖完了,我再给你结钱?”

    “哎呦喂,你看着个头挺大,憨厚敦实的,怎么办事儿这么鸡贼呢?”可可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你是不是经济实力有问题啊?怕积压货款,自己吃不消,所以才想出要看车间的借口?”

    秦禹被噎了半天,才厚颜无耻的说道:“我是觉得这样大家都有保证。”

    可可拿着筷子停顿一下应道:“先期款必须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我才能给你放货。”

    “不是,咱们再研究……。”秦禹还想继续忽悠。

    “不要得寸进尺,我给你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可可立马打断。

    秦禹一看商量不通,只能点头应道:“那这样吧,你把进货价格再给我便宜一些。你也知道,松江是有袁家的,而且未来可能还会有个李家,我的价格没有优势,就很难跟他们竞争。”

    “不可能,价格还按照之前的走,我的已经很便宜了。”可可再次拒绝。

    秦禹皱眉瞧着对方,低声再次劝说道:“现如今不比从前了,当初阿龙给老马货时,可没有这么多竞争对手,而且更没有撕破脸。你想想看,如果你护不住松江的市场,那不光没有钱挣,又等于成全了其他两家。”

    可可闻言看向秦禹:“你真的鸡贼。”

    “你便宜啦,我们也是诚心想搞。”老猫也在旁边插嘴:“不瞒你说,现在干这一行,方方面面的关系都要打点到,所以这到我们嘴里的肉,也就是那么一丢丢而已。”

    “你怎么分配利益,跟我没关系吧?”可可转身说道:“我的货本来就很便宜,如果再让利,那我们怎么生存?”

    “我觉得你肯定不想看见袁家和李家蚕食你们的市场。”秦禹掏出电子烟:“先期铺渠道,拢客源,我们大家少赚一点,也是正确策略啊。”

    可可看着滔滔不绝的两人,俏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也没吭声。

    “你不要勾引我,这在谈正事儿呢,你老抛啥眉眼?”老猫挺贱的说了一句。

    “呵呵。”可可一笑:“能坐在这儿谈,那就说明你们已经接受了我的货物价格,对吗?”

    秦禹一愣。

    “你们不要拿市场说事儿,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于家确实需要跟另外两伙人竞争,可也仅仅就是抢占市场的问题。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需要靠着这件事儿生存,对吗?”可可再次冲秦禹问道。

    秦禹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脑袋疼,因为这姑娘谈起事儿来,真的是比猴还精。

    “坐下来吃顿饭,就是想把事情做好。我不说那种,就这个价格,你们爱要不要的话,可你们不也能太过分。”可可斟酌半晌后,才话语简洁的说道:“这样,我们各退一步吧。我在保证公司绝对底线利益的情况下,再给你们让百分之十药价,但前提是每个月,你们的单量必须要满足二十万亚元以上。少一分,我都按照之前的价格给你们走货。”

    老猫听到这话,顿时语气激动的评价道:“你也太会做买卖了吧?每个月二十万的货,你这是让我们出面跟另外两家拼刺刀,争市场啊!”

    “是你们说的啊,我给你们便宜点,你们才能拿到市场啊。如果不是这样,那我凭什么给你便宜?”可可笑着问道。

    老猫无言半晌,竖起大拇指说道:“你要是个带把的,那早给李家干死了。”

    可可闻声端起温酒,豪气无比的说道:“李家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秦禹瞧着这个可可,心里不但有些佩服,而且还莫名对未来合作放心了不少。

    刚开始,秦禹觉得可可再精明,但毕竟也是个女的,她在生意场上或者说在这个时代里,跟那些经验丰富的男士相比,肯定还是要差一些。

    但实际一接触,秦禹才发现,这个女的平时看着像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做事儿古灵精怪的,可以跟你在酒桌上开玩笑,扯淡,像朋友一样的闲聊天,但只要谈起正事儿,利益,那她真是寸土不让的。而且她的思路清晰,说话简洁,往往男的说了一堆方废话,都不抵她一句来的直接,点题。

    正事儿谈完之后,酒席也到了尾声,而秦禹正准备回屋安排李桐的时候,可可却突然叫住他:“有个事儿求你。”

    “对不起,我可以接受合作,但伺候不了女老板,这是我的底线。”秦禹回过身,笑着回了一句。

    老猫闻声立即举手:“我没底线,我可以伺候,你就说要玩啥活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