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夫

永东原本已经想走了,可一听经理这么说,顿时有点下不来台:“呵呵,怎么还撵我走了呢?”

    “马老二是个愣种,他在土渣街从来不吃亏。”经理低声劝说道:“今天他没少喝,我估计一会他得回来。”

    永东心里暗骂经理多嘴,但同时也知道马老二是个混不吝的角色,自己犯不上跟这样的虎人一较长短。所以他此刻感觉自己被将在了这儿,走吧,有点跌面子,好像心里怕马老二似的;如果不走,他还怕有麻烦。

    斟酌半晌,永东笑着应道:“没事儿,今天他要不来,我还不走了。”

    “你跟他较啥劲儿啊?”

    “没事儿,你再上点酒,我们继续喝一会。”永东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意。

    “……唉。”经理叹气一声起身。

    永东见经理离开后,立马冲旁边的朋友交代道:“你打电话让家里来俩人,就说公司出点事儿……。”

    ……

    药线恢复之后,刘子叔平时就住在离土渣街不远的地方,所以汽车开了还不到十分钟,马老二就给他送到了家里。

    路边,刘子叔趴在车窗上嘱咐道:“回去赶紧睡,明天还有事儿,你醒了给我打电话。”

    “好。”马老二点头。

    “那我走了。”

    “慢点啊,哥。”

    “嗯。”刘子叔交代几句,才转身离去。

    开车的小伙见刘子叔离去,转身问道:“回去啊?”

    “去仓库。”马老二搓着脸上的血痂,淡定无比的说道。

    ……

    再过二十分钟,新拿来的酒刚上桌没多久,两个青年就急匆匆的赶到了娱乐城,进屋就冲永东说道:“哥,公司出了点事儿,袁总让你马上回去。”

    “啥事儿啊,这么急?”永东当着经理的面问道。

    “不知道啊,就说让你赶紧回去。”

    “这周末也不消停。”永东故作无奈的站起身,皱眉说道:“那酒存上吧,咱们先回去。”

    “行,”经理也起身附和道:“有事儿就赶紧走吧。”

    永东借着自己给自己搭的台阶,就这么顺利的下了台,领着身边的兄弟,溜溜达达的奔着娱乐城门口走去。

    室外,轮胎吱嘎吱嘎的碾压着积雪,停在了路边。

    马老二就领着刚才挨揍的那俩兄弟,裹着衣怀下了车。

    永东等人此刻刚好走出娱乐城正门,双方撞了个对脸。

    “走啊?”马老二脸上的血迹还未擦干净,满身酒气的问了一句。

    永东一愣:“你特么到底想干啥?”

    “我想干你!”

    马老二从怀里掏出枪,迈步就往台阶上方走去。

    娱乐城的经理闻声冲了出来,立马皱眉劝说道:“老二,你看你咋还没完了呢?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别闹了。”

    马老二歪脖看着对方:“我挨揍的时候,你咋没给我面子呢?”

    经理语塞。

    “这大马路也归你家管啊?”马老二一把推开经理:“别BB,跟你没关系,你闪远点。”

    永东站在原地没动,冷脸问了一句:“前段时间的事儿,是不是还没让你们感觉到疼啊?你家老马到现在都不敢露面,你心里有个B数没?”

    马老二抬手举枪,对着永东的脑袋问道:“数是啥?123啊,还是456啊?”

    永东面对着看似已经醉的没了理智的马老二,顿时被噎的一句话都没有。

    “我给你说个数吧。”马老二咬牙将枪口顶在永东的脑袋上,一字一顿的说道:“123。要么,你跪下给我马老二磕三个头;要么,我一枪干死你。”

    “你吹牛B!”永东面容鄙夷。

    “马老二,你特么真以为没人能整的了你了,是吗?!”左侧,永东的朋友伸手就抓马老二的胳膊。

    马老二调转枪头就扣动了扳机。

    “亢!”

    枪响。

    子.弹穿透永东朋友的手掌心,鲜血横流。

    台阶上,人群安静。

    马老二一把抓过永东的脖领子,红着眼吼道:“知道前段时间,被抓被打死的那些人里,有多少是我朋友,有多少是我亲戚吗?啊,你知道吗?”

    永东愣住。

    “你以为我喝多了?”马老二拍着永东的脸颊:“CNM,我是借着酒劲儿,用枪和子.弹跟你说话呢,你知道吗?!”

    永东脸色涨红,心里暗骂今天自己怎么这么丧,碰上了这样一个做事儿完全不计后果的亡命徒。

    “永东,今天我没别的要求,就问你能不能跪下给我磕三个头。”马老二指着地面,突然吼道:“1!”

    永东攥紧拳头,死死盯着马老二的眼睛,一言不发。

    “2!”马老二胸口起伏,食指已经勾在了扳机上。

    永东表情阴晴不定,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人,低声冲马老二说道:“马老二,土渣街地界就这么大,你做事儿给自己留点机会行吗?”

    “啥叫机会?!今天我TM手里拿着枪不给你干趴下,明天让你打我,这叫机会吗?”马老二声若洪钟的吼道:“你能不能跪下?!”

    永东被吼的脑袋嗡的一声,再次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人的表情。

    “来,站直了,我崩三枪送你走。”

    “马老二!”永东一看他真要搂火,本能抬手打开枪口:“行,行行,我服你了。”

    马老二闻声歪脖后退半步,笑着看向永东。

    永东脸颊红的都好像要滴出鲜血一般,胸口剧烈起伏着。

    “看见南边没?往那边跪。”马老二伸手指着左侧说道。

    “呵呵,行。”永东一笑,伸手推开马老二,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腰杆绷直,声音很大的吼道:“二哥,你看我这个姿势,你满不满意?”

    “哈哈!”马老二一笑,伸手扒拉着永东的脑袋:“磕头!”

    永东对着地面,弯腰连点三下。

    “艹,你这姿势挺糊弄啊,不过我满意了。永东啊,你也算是会看人了,哈哈。”马老二冲着永东脑袋拍了两下,转身就下了台阶喊道:“走了。”

    话音落,两个一块来的兄弟,右手插进怀里,后退着离开了门口。

    三人上车之后,马老二冲着路面吐了口痰,笑着看向永东喊道:“回去告诉袁华,有句老话说的好,莫笑他人穿破衣,十年河东转河西。马家不可能永远当三孙子,他袁华也不能一辈子都这么旺。这土渣街的风水,也他妈该改改了。”

    ……

    几分钟后,车内。

    司机握着方向盘,惊魂未定的冲着睡眼朦胧的马老二问道:“你也太生了,那永东咋说也算是这片能立住的人物。你想过吗,他今天要不跪下,你咋收场?”

    “一件事儿,你要考虑三遍,那TM不犹豫也犹豫了。”马老二歪脖应道:“想那么多干啥,莽他就完事儿了。他不跪下,我就崩他呗,枪在我手里,我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