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伍形成,核心出现

医生在屋内给齐麟重新清洗了一下伤口,并且连开了三天的静脉注射药品后,才转身说道:“年轻人,抵抗力强,只要注意一下保暖,别再感冒了,就没问题。”

    可可闻声点头:“谢谢您了,松井医生。”

    “不客气。”医生一笑,拎着箱子就向外面走去。

    可可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才笑眯眯的冲秦禹说道:“今晚我待这边不走,一个半小时后,你们来我房间,我请你们吃一点好的。”

    “好。”秦禹点头。

    “走吧。”可可招呼了一声自己人后,迈步就离开了房间。

    秦禹顺手关上房门,抬腿就踢了一脚老猫的屁股:“怎么样啊,在那儿遭罪没?”

    “我是什么脑力,能让一个娘们给收拾了吗?”老猫顿时撇嘴回应道:“他们抓了我,当时没动手,我立马就明白过来,你俩在外面肯定是拿到筹码了,不然他们能对我那么客气吗?所以我这几天在那儿是当老太爷,该吃吃该喝喝,给那个小娘们身边的司机溜的够呛,哈哈。”

    秦禹闻声无语的骂道:“你这狗日的到哪儿都心大。”

    “不大也不行啊?!我要表现的虚一点,那弄不好可可会真以为老康是折咱们手里了。”老猫这个人看似虎兮兮的,但遇到事儿还真有着一股子沉着气儿。而这也跟他的经历有关系,优越的家庭背景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让他不那么怵场。

    “兄弟,事儿我都听说了。”老猫坐在齐麟旁边,难得用佩服的口吻说道:“要没有你和傻禹,我闹不好真折江州了。不说别的,这次你事儿办的提气。”

    齐麟一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作用而已。”

    “哎,对了。”秦禹在一旁,突然张嘴说道:“我准备让齐麟当中间人,负责药品牵线,以及分红利的事儿。”

    老猫一愣:“这活儿挺难的,而且危险。”

    “我不怕危险,我要做的。”齐麟轻声回应着。

    老猫听到这话,也习惯性的看向了秦禹:“你觉得行啊?”

    “嗯,我同意了。”秦禹点头。

    “那就你说的算。”老猫这才表示赞同。

    在松江的紧要关头,是秦禹暗中联系了马家,在最关键的时候保护了齐麟;一路坎坷的来到江州,同样是秦禹出想法,出思路,带着齐麟把从天而降的黑锅一脚踹开;现如今,药线的事情已经出现了绝对性转机,而又是秦禹制定方案,让大家能在各种关系之间,往好的方向游走……

    所以,不管是老猫还是齐麟,此刻心里已经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拿秦禹当主心骨。这种无意识的变化,其实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兄弟几人在一块做事儿,就不能什么事儿都商量着来,必须得有一个真正拍板做决定的。而老猫性格有些浪荡,也在有些事儿上略显莽撞和理想化;齐麟就更不用说了,他现在是魄力有富裕,但与人交流,尤其与待规划区这帮恶鬼接触,有着经验上的欠缺。所以二人心里都明白,唯独有着十几年独自生存经验,做事儿魄力够,眼光独的秦禹,更适合坐那个头把交椅。

    齐麟躺在床上打着点滴,思考许久后又问:“小禹,你准备跟可可咋谈啊,价格还按照以前的走吗?”

    “不。”秦禹摇头:“我们跟你大哥不一样,他当时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我们这一次是要给很多人分钱的。如果药的成本太高,那盈利少,就很难让各方关系满意。”

    老猫粗鄙的扣着鼻子,一句点题:“老李已经人在奉北了,他那边可能会要盈利的百分之五十。”

    “这么多?”齐麟皱眉。

    “老李心思不在赚钱上,他是为了打压袁家的同时,能给自己创造出来一些空间。”老猫轻声解释道:“这百分之五十,基本都是给上层关系的,他自己拿不了多少。”

    “那也有点多啊,”齐麟扭头看向秦禹:“马家那边还要分走一些的。”

    “百分之五十能理解。”秦禹笑着回应道:“这生意最大的仰仗就是李司背景,如果他能确保药物顺利销售出去,那咱们虽然一次赚的少,可架不住它稳定啊。短期挣不了大钱,那就靠时间积累资本,不急,慢慢来。”

    “嗯。”齐麟点头。

    三兄弟一边聊着天,一边看着时间。

    到了一个半小时后,齐麟才拔掉针头,迈步跟着秦禹和老猫二人去了斜对面的房间。

    ……

    可可房间内,肉香气扑鼻,锈迹斑斑的铜锅摆在桌子上烧着滚烫的汤汁,旁边几盘冻羊肉被切成了红白相间的薄卷,在这时代莫名让人看着食欲大增。

    “羊肉和青菜是我带来的,汤是老板调的。”可可穿着一件高领且宽松的大毛衣,摆手招呼道:“来,坐下一块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猫馋的不行,迈步上前夹起一大筷子肉,就扔进了锅里:“哎,上次吃涮羊肉,好像还是他妈的两三年前。我们这帮吃官饭的,弄来弄去都不如你们这些待规划区的同胞活的自在。”

    “呵呵。”可可一笑,扭头看向老猫:“你家老李坐在那个位置上,随随便便给人抬抬手,你还缺涮羊肉吃啊?”

    老猫一听这话,立马装B:“妹子,你是不知道的,哥是个要强的人啊!虽然我和老李有亲戚关系,可我的尊严是不允许我靠着他生存的……。”

    “你快闭嘴吃饭吧。”秦禹听的都要吐了。

    “怎么地,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老猫斜眼问道。

    “是实屎。”秦禹含糊着点头。

    “来吧,都坐,都坐。”可可落落大方的招呼着。

    众人闻声就坐在了圆桌旁边,并且可可司机等人也没有进来,他们只在旁边屋内单独吃饭。

    可可给三人倒了酒后,自己举着杯,英气勃勃的说道:“一,预祝我们未来合作顺利;二,你们抓了李桐,也算是给康哥出了气,报了仇;三,只要跟我做生意,就是让我赚钱,所以我得谢谢你们。我连干三杯,以表敬意。”

    老猫看着英姿飒爽的可可,顿时眨着无耻的小眼神说道:“这娘们酒量真好,不在白金汉宫坐台真是可惜了。”

    “你可闭嘴吧。”秦禹伸手就给老猫的脑袋扒拉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