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衣,马尾辫

康哥在服务小弟的安排下进入了三层套房,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才弯腰坐在床铺上掏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简讯。

    “老板,我到了,准备和他们接触。”

    “嗯。”对方很快回了一条。

    康哥在得到准许的情况下,才用手机拨通了齐麟的号码:“喂?”

    “您好,康哥。”齐麟已经在数次接触中,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我们已经到了白金汉宫了。”

    “你们在哪儿?”康哥问。

    “在二楼的包厢里。”齐麟如实回应。

    康哥舔了舔嘴唇,坐在黑暗的房间内,停顿半晌后才回道:“来3层09套房。”

    “好的。”

    “嗯。”

    二人沟通完毕后,康哥才迈步走到房间门口,通过木板门上的猫眼,观察着斜对面的09号套房。

    ……

    二楼包厢内。

    齐麟揣好手机,立马回身冲秦禹和老猫说道:“人到了,在三楼。”

    “不约好是在这个包厢见面吗,他怎么突然去三楼了?”老猫皱眉回道:“这老小子是不是有啥……?”

    话还没等说完,秦禹立马伸手掐了老猫一下手腕,抬头看着三个姑娘招呼道:“你们先出去。”

    老猫闻声闭嘴。

    可可愣了一下,立马冲着另外两个姑娘说道:“那我们先出去吧,让老板谈事儿。”

    秦禹坐在沙发上,见到可可等人离去后,才面色严肃的招呼道:“咱也是没头没脑的冲到了这儿,对方是啥样的人谁都不好说。咱们还是稳当点,防小人不防君子吧。”

    二人闻声就与秦禹一块从腰间拔出在部队那里和越野车一块购买的手.枪,低头检查一番后,又拿起贴身携带的行李包,准备分发备用弹匣。

    “吱嘎!”

    包厢门突然被推开,可可眨眼看着正在摆弄枪械的三人,愣在原地。

    秦禹扭头看向门口,双眼冷漠的看着可可喝问道:“谁踏马让你进来的?”

    “我……我手包落在沙发上了,各位大哥……你们先忙,我等会来拿。”可可瞬间推上了门。

    老猫闻声看了一眼沙发,见到可可的包确实在那儿后,才重新回身说道:“快点弄。”

    三人准备充足后,才快步离开包厢,奔着三楼走去。

    ……

    楼上。

    康哥手机响起,他低头扫了一眼号码,伸手刚接起来,就听到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走廊内。

    一个上身套着长款羊皮风衣,下身穿着军绿色束腿马丁裤,脚上踏着脏兮兮皮靴,腰间系着宽厚牛皮腰带的青年男子,双手插在袖筒中,脑后梳着马尾辫,领着四个同伴,慢悠悠的走向09套房的位置。

    羊皮风衣男子,长长的脸颊上全是浓密的连毛胡子,双眼锐利,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先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走廊,随即才说道:“人就在这儿呢,去吧。”

    话音刚落,左右两侧的同伴刚加快步伐往前走,二楼楼梯平台方向,突然传来了喊叫声。

    “布朗,我把所有本钱都交给你了,你现在这么对我,你啥意思嘛?”

    “亲爱的吴,你不要像个赌徒一样,好吗?我不是上帝,我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赚钱。”

    “放屁,你就是坑了我!”

    “……!”

    二楼平台方向的喊声传来,走廊内靠近左侧的男子,立马冲着羊皮风衣男问道:“还做吗?”

    “不用管,你们做你们的。”风衣男依旧双手插在袖筒里回应道。

    话音落,二人顿时加快步伐。

    ……

    二楼平台上。

    三个中年男子正围着三个白人撕扯,并且连吼带骂,还有满身的酒气。

    由于通往三楼的楼梯并不宽敞,所以几个人一闹,正好把正要往上走的秦禹等人堵在了下面。

    秦禹一看对方都喝多了,絮絮叨叨吵个没完,随即伸手扒拉了一下白人男子说道:“让一让。”

    “你这婊纸养的,你知道我西服多贵吗?滚开!”白人傲慢无比。

    老猫闻声上前,撩开腰间的枪械,左手一个反抽打在对方脸上:“你在我们生活区混饭吃,不懂啥叫低调啊?给我滚一边去!”

    白人一看老猫随身带枪,顿时懵B了。

    秦禹推开众人,硬挤着带领老猫和齐麟走了上去。

    也就不到十秒的功夫,三人来到三层走廊,扭头刚想按照指示牌,找09号套房时,突然听到左侧传来咣当一声踹门响动。

    秦禹闻声扭头。

    “亢!”

    紧跟着,枪声响,传遍整个白金汉宫。

    “咋回事儿?”齐麟本能摸向腰间。

    秦禹反应很快,第一时间扫了指示牌,并且发现枪声传来的方向就是09号套房那侧。

    与此同时,走廊深处的拐角内,康哥脸色惊慌的看着风衣男子:“你们踏马的……!”

    风衣男子从袖筒中抽出右手,笑呵呵的拍着康哥脸颊:“看到我是不是挺刺激?”

    “你!”

    “别喊,喊一下,我打死你。”风衣男子笑吟吟的指着康哥骂了一句,随即摆手:“走了。”

    “响枪了。”同伴指着康哥,冲风衣男子提醒道:“这个场子跟他老板有一定关系。”

    风衣男子用手捋了捋脑后的马尾,没有一丝惊慌的喊道:“从正门走太麻烦,跳窗。”

    众人闻声后,快步走向窗口。

    ……

    走廊内。

    秦禹犹豫半晌后,迈步就狂奔了起来,连续拐了两个弯后,正好见到了康哥被拖上窗口的场景。

    老猫站在稍稍靠后的位置,抬头看着窗台上的景象,脑子转的极快的喊了一声:“康哥。”

    喊完,老猫拽着秦禹就躲在了走廊拐角。

    窗口处,康哥闻声后挣扎着回头,见到走廊空空如也时,同样也经验丰富的喊着:“救我。”

    “嘭!”

    话音刚落,风衣男子扯着康哥就奔着楼下跳去。

    走廊拐角,老猫回过神来,看着秦禹说道:“完了,这孙子出事儿了。”

    楼下,急促且密集的脚步声,震耳欲聋的传来。

    “他妈的!”秦禹摸着脑袋骂道:“这是什么点子啊,怎么干啥事儿都能遇到坎呢?”

    “得救老康,不然咱白来了。”齐麟喊了一声,红着眼就追向了窗口。

    P. S. :早晨10点无更,晚上8点发加更。另外,周一又到了,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