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定江山

又过一天。

    马家的钱经过两手倒转,最终流入到了可可那一方的账号上,而秦禹和齐麟则是开始等待对方把货送进松江。因为双方已经谈好,第一次走货是可可这边负责运送的。

    上午十点多钟。

    秦禹拨通了李警司的电话:“喂?司长。”

    “事情彻底办妥了吗?”李司长声音平稳的问着。

    “办妥了,供货商的货已经走在路上了,最晚三四天会到松江。”秦禹笑着点头:“我已经通知朱伟了,只要货到了,再由他们短暂接手交给马家。”

    “这么多货,让朱伟接手会不会有点冒险?”李司长担忧着问道。

    “他不会出问题的,他是三组成员,是我的人。”秦禹非常坚定的说道:“上次对面要搞我,就是他救的我啊。”

    “既然你心里有谱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李司长点头应道:“尽快把事儿办成,尽快回来。”

    “好的,那你先忙,司长。”

    “以后叫我李哥吧。”

    “……!”秦禹闻声懵B。

    李司长已经挂断电话。

    秦禹拿着手机琢磨了半天,摇头笑着说道:“唉,以后有老猫这么个傻缺侄子,我的路也难走,太操心了。”

    “啥玩应?”齐麟抬头问道。

    “没啥,老李让我管他叫大哥……。”

    “哎,那你帮我问问他,他还缺兄弟吗?”

    “哈哈!”

    二人扯着淡,相互对视着大笑。

    ……

    李司长穿着得体的便装风衣,迈步走出办公室,回身冲秘书说道:“你现在给北站打个招呼,我要去奉北,让他们给我安排车厢。”

    “好。”秘书点头。

    下午四点多,李司长坐着轻轨抵达特区首府的奉北市,随即又乘坐汽车来到了一处市区内的干部大院。

    古色古香的二楼茶几旁边,李司长品着浓茶,笑吟吟的说道:“老师,我在松江是日夜想念你这里的茶啊。”

    “你回去的时候,我给你拿一些。”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插着手,轻声问道:“你那边的事儿,有结果了?”

    “嗯,做成了。”老李抬头看向对方,话语平淡的说道:“老师,学院派这几年在各部门都有抬头的趋势,而且部分干部结合着当地的一些企业,势力,也在不停的稳固自己的位置,所以我们这些很早进入**的老派,近些年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的。”

    “你火三年,我红五年,这不就是政治吗?”老师云淡风轻的回应着:“太平盛世都是风云变幻,更何况是现在这种环境呢?有起有伏,其实也正常。”

    “可起伏也跟人心里的想法有关系,自己都没冲劲儿了,那还何谈让风云继续变幻呢?”李司长笑吟吟的说道:“药品这个事儿,我不图利,图的是空间和抗衡。”

    “嗯。”老师点了点头:“你放手做,必要的时候我会跟上面说一些话的。最近你有空多来来奉北,我老了……总有人微言轻的那一天,你自己想干点事儿,就得快点长大啊。”

    “谢谢老师。”李司长很感激的回了一句。

    “在药品的利益上,你要满足的人有很多。”老师再次提点道:“自古以来钱的事儿都不好摆弄,关系我给你铺,但你选择跟谁近,给谁多,给谁少,自己心里要有谱。”

    “明白。”

    “嗯,喝茶。”老头点到为止,不再谈这个话题。

    ……

    晚上七点多钟,天色大黑。

    秦禹一边吃着干巴巴的馒头,一边皱眉看着齐麟问道:“你感觉好点没啊?”

    “好点了。”齐麟依旧在低烧中,嘴唇干裂,脸上毫无血色,并且总是咳嗽。

    “艹,新来的药效果也不大。”秦禹放下馒头,皱眉说了一句:“这样吧,我去找老板,让他给我介绍个医生,我自己去接。”

    “不用。”齐麟摆手:“李桐已经被咱抓了好几天了,江州那边不知道啥情况呢,你去了会有危险。”

    “我再不去,你就得烧死。”秦禹放下馒头:“你放心,我心里有谱。”

    “真不用。”齐麟害怕秦禹出事儿,再次坚持着说道:“再等个三四天,货到了松江,咱就告诉可可所在位置,他们来接李桐的时候,会带医生。”

    “不能等了。”秦禹伸手拿起外套:“高烧不退,容易出大问题,我还是去看看医生……。”

    “我说了不用,你听我的。”

    二人在屋内因为医生的事儿,开始争执了起来。

    “老板,你们这是……?”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食宿大院的老板声音。

    秦禹闻声回头,刚要走向门口往外看看,突然就从窗口见到有七八个人,迈步一同走来。

    “谁啊?”齐麟坐在床上问了一句。

    秦禹皱眉掏出了枪,拇指推开了保险。

    “开门呀!”

    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在门外响起。

    秦禹一愣,顺手打开了门。

    室外,可可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双腿蹬着过膝的长靴子,一头长发披肩,看着非常性感且妖媚。

    “你们怎么来了?”秦禹非常意外。

    “想来就来了呗。”可可古灵精怪的回了一句,迈步就进了屋。

    秦禹盯着可可的背影,皱眉问道:“你知道我们住在这儿?”

    “刚打听到。”可可背手站在屋内打量着环境。

    秦禹闻声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的后怕了起来。

    如果,打探到住所的不是可可,而是江州李家的人,那现在……

    可可回过头,笑眯眯的看着秦禹说道:“你放心吧,李家的人摸不到这儿,他们在这边没我们这两下子的。”

    秦禹惊讶的看着可可,似乎感觉心里这点想法,都让这个女人看透了。

    齐麟坐在床上看着可可,突然张嘴问道:“我兄弟……?”

    “我日尼玛的,老子一腔热血来江州,还没开始摇滚呢,就让一娘们给囚住了……。”老猫迈步从门外走进来,很担忧的问道:“你伤好了吗?”

    秦禹和齐麟看见这沙雕后,心里都松了口气。

    “没事儿,伤胳膊了。”

    “他妈的,我以为你出事儿了呢。”老猫急迫的回身喊道:“来来大夫,赶紧给我兄弟看看。”

    话音落,一名中年拎着个箱子就走了进来。

    “你来是领李桐的?”秦禹冲可可问。

    “对啊。”可可点头。

    秦禹一愣后,面无表情的回应道:“这有点没规矩吧?我不说了吗,等货到了,李桐才能给你们。”

    可可闻声俏皮一笑:“货已经到江州了。”

    “不可能,钱今天才到你手里啊?”秦禹不信。

    可可背着手,轻声回了一句:“钱还没到的时候,我就已经让人往松江送货了。”

    秦禹愣住,心里开始琢磨了起来,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姑娘,究竟有多少城府呢?

    “九点钟,你让人接货。”可可伸出手掌,双眼弯成月牙一般:“预祝我们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