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

两天后。

    距离江州约有八十公里处的食宿大院内,秦禹低声冲着老板问道:“我朋友的伤怎么样?”

    “咱的药不硬,他还在发烧。”老板轻声回应道:“最好能有个专业的大夫过来看看。”

    “你能找到吗?钱不是问题。”秦禹问。

    “能找到,但这帮人嘴上没把门的,我怕叫来了之后,给你们添麻烦。”老板话语委婉的点了一句。

    秦禹斟酌半晌,只能无奈的回应道:“那你帮我取点好药吧,起码先消炎降温。”

    “好,我让人去江州给你带。”老板点头。

    秦禹闻声掏出了现金,轻轻塞给了老板:“谢了昂。”

    “客气。”老板也没有装假,顺手将钱塞到兜里,就转身离开:“一会给你们送饭。”

    这种食宿大院,在治安相对较好的待规划区随处可见,主要服务的也是那些南来北往跑路面的人士。只不过它的内部环境较差,食物也得看老板厨房里有啥,基本没有菜可点。不过好在价格便宜,而且绝大多数老板都是脑袋灵,眼里能看见事儿,嘴也严。

    秦禹跟老板沟通完之后,迈步就回到了左侧平房室内,齐麟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挺着急的问了一句:“情况怎么样,可可那边有消息吗?”

    “你不用担心,事儿我都在谈。”秦禹轻声劝说道:“你安心养伤。”

    齐麟这段时间起码暴瘦了不下二十斤,以前胖乎乎的脸颊,此刻莫名看着消瘦不少:“我是怕老猫在对方手里待的太久,容易出事儿。”

    “我能感觉到,可可是想合作的,尤其是在咱们拿了李桐之后。”秦禹再次宽慰道:“我随时可以跟老猫通上话,没事儿的。”

    “那就好。”齐麟点头。

    “你稍稍忍耐一下,我已经跟老板打完招呼,让他去取药。”秦禹龇牙一笑:“如果你实在不退烧,我就只能给可可打电话,让她领个靠谱的大夫过来。”

    “我能坚持住。”齐麟咳嗽了两声,目光盯着秦禹,脸上表情略有些犹豫。

    秦禹善于察言观色,他顺手拿起电子烟,笑着问道:“你有话说?”

    齐麟挠了挠头。

    “呵呵。”秦禹嘬了口烟,双眼盯着齐麟直言说道:“咱们仨在一块,可玩了不止一回命了,你有啥话跟我还不好说啊?”

    “行,那我就说了。”

    “赶紧的。”

    “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药品这条线重新搭上之后,能不能让我负责来回跑这个路面。”齐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性的遇事儿之后,选择向秦禹征求意见,或者说是争取他的同意。

    秦禹眨了眨眼睛,皱眉回了一句:“我原本不是这么想的。”

    齐麟一愣:“那你啥意思,是准备让马家的人跑路面吗?”

    “那不可能。”秦禹听到这话,立马摇头回应道:“咱哥仨拿命把这条线拼下来了,那我能让他们直接和可可接触吗?卖货的和供货商联系紧密了,那咱们这个中间人,还有啥存在的必要?虽然说马家暂时愿意依附李司这边,可如果他们直接跟可可对上话,那无意于会减少我们自己的话语权。”

    齐麟没想到秦禹已经想到了这一步,所以不自觉的点头应道:“你说的对。”

    “我原本是想让你在可可这边盯着货,而我负责在中间牵线搭桥。”秦禹抽着烟解释道:“因为这个活儿,一方面挺危险的,要在江州和松江之间来回跑,而你还有老妈和小妹照顾,一旦出点啥事儿就完了。第二方面是,中间人需要跟马家和可可这边频繁接触,而在过程中你需要能压人,也能摆事儿……。”

    齐麟闻声沉默数秒后,再次争取道:“小禹,我想试试。”

    秦禹扭头看向齐麟,轻声劝说道:“我说句话你别多想。你大哥阿龙的下场还历历在目,这个活儿不好干,因为袁家那边一旦知道药线重新被搭上了,他可能还会从中间人这边找突破口。而且就算袁家最近不动,你也看到康哥死的有多惨了……这一行太来钱了,竞争很激烈,我和老猫,其实不太想让你……。”

    “意思我明白,你和老猫觉得我有小妹和老妈,有牵挂……。”齐麟双眼略有些红润的看着秦禹,沉吟半天说道:“可我不能因为这些,就总让你们照顾啊!小禹,我不想像之前那样了,把自己的命运和希望都放在别人那里。这段时间,我就明白一个道理,人要站起来,只能靠自己。”

    秦禹闻声一愣。

    “让我干,我会比任何干的都好。”齐麟再次说道:“因为我已经被砸到地底下了,我再没点想法,永远也翻不了身了。”

    “你想好了?”

    “想好了。”齐麟坚定的点头。

    “行,那这事儿就你来负责了。”秦禹斟酌许久后说道:“以后我和老猫负责官口,你来负责路面上的事儿,咱们哥仨死绑在一块,干点有响动的事儿。”

    “妥。”齐麟闻声一笑。

    秦禹放下电子烟起身,低头掏出手机说道:“我得给老马那边打个电话。”

    “管他要货单吗?”

    “要货单,也要借钱。”秦禹顺嘴回应着。

    齐麟听到这话有些懵:“借钱是什么意思?”

    “可可目前是绝对不会白给你放货的啊,我们要拿第一批货,就得给人家货款。”秦禹摊手问道:“可咱们现在谁有钱?谁拿得起货款?”

    齐麟听到这话,心里更加疑惑:“货款肯定让老马出啊,而且我觉得他也愿意出这个钱啊。再不济,直接给李司打电话,他应该也能解决这个钱的事儿,还用得着咱自己去借吗?”

    “不,”秦禹摇头:“这钱不能让老马出,也不能让李司出。”

    齐麟闻声若有所思。

    秦禹龇牙笑着,轻声解释道:“老李身居警司司长的高位,拥有着在官口的话语权。老马最近虽然被袁克整的很惨,团队有些损失,可只要药线一回来,他依然有重新拉起队伍的号召力。可你想想,我们手里有啥?除了你敢玩命,老猫比较傻B以外,咱们有啥能拿到台面上的东西?”

    齐麟斟酌半晌,脱口而出:“我们有可可,有供货商。”

    “对。”秦禹立马点头应道:“供货商是所有人串联在一起的绝对凝聚力,而它现在在我们手里,我们就要借着这个机会,让所有人围绕着我们来重新构架药品生意。所以咱不能让老李出这钱,更不能啥事儿都跟马家商量。你要明白,他是下家,往后他得靠着我们吃饭。”

    齐麟听到这话,眯眼再次打量着秦禹,竖起大拇指说道:“难怪老猫那么傲的人,都愿意你听的,李司也愿意扶你……你身上确实具备我们没有的东西。”

    “啥啊?”秦禹嬉皮笑脸的问道。

    “闻到味儿,眼睛就发红的狼性。”齐麟想了半天,才一针见血的打了个比方。

    “嘿嘿。”秦禹露出貌似憨厚的笑容,低头就拨通了老马的号码。

    数十秒过后。

    “喂?”老马的声音响起。

    “马叔,你给我拉个货单,上面标明需要的药品和之前的购买价格,我有用。”

    “……好。”老马眼神明亮的点头。

    “还有,你借我十五万,我有用。”秦禹不容置疑的说道:“这钱,我慢慢还你。”

    老马闻声皱起眉头:“必须要借这么多吗?我手里……。”

    “你想想办法吧,我急用。”

    “好。”老马点头。

    “就这样。”

    二人结束通话之后,老马放下手机,立马冲旁边的人喊了一声:“把之前的进货单拿出来,我要重新看一下。还有,马上凑十五万。”

    “要这么多钱?”一个中年人皱眉问道。

    “凑吧。秦禹把事儿干成了,药线马上会搭上。”老马魄力十足的说道:“袁克已经把我们搞的没有生存空间了,这次不拼一把,以后都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