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在江州

电话另外一头的老板稍稍愣了一下:“他怎么突然联系你了?”

    “他说是要重新搭起来药线,想在咱们这儿拿货。”平头中年话语利落的回应道:“我试探了一下,他说自己已经跟马家的人谈好了,上面也有黑街警司的老李罩着,听意思,现在就剩下咱们点头了。”

    “康哥啊,你了解齐龙家里的状况吗?”老板突然问道。

    “还算了解,因为阿龙跟我说过他家里的一些事儿。”康哥点头:“刚才我跟那小子谈的时候,他说的信息和我了解的,基本都能对上。而且有些资料可以查到,但有些生活细节,只有长时间待在一起的人才能说明白。所以,我个人判断,那小子没有撒谎,他应该是齐龙的亲弟弟。”

    老板沉默。

    “你觉得我要不要见见他?”康哥等了一会后,才试探着说道:“松江的市场被端掉了,咱们损失了重要的出货渠道。不到俩月的时间,我这边货物也积压不少,所以我觉得跟他接触一下也好。万一他真有能力把事儿干成,咱们不是也省的日后重新布局松江了吗?”

    “有点冒险。”老板轻摇了摇头:“齐龙的弟弟,万一已经被袁家控制了怎么办?他要是故意调你,你又怎么应对?……我不怕松江的袁华,但我怕他背后的药物公司啊。咱们私自生产药品,在各地都冲击了他们的市场,所以袁家和药物公司那边,以及大量收了钱的关系……都巴不得早点找到咱们,把我们弄死。”

    “应该不会吧?”康哥皱眉紧皱道:“松江的事情,我找人打探了一下。这个齐龙的弟弟齐麟,是杀了袁华的亲小叔,还有下面一个高层老虎,才被迫逃出九区的……这种仇,轻易解不开吧?”

    “这个齐麟还有家里人吗?”老板问。

    “有,还有一个老妈,一个妹妹。”

    “如果这俩人先被袁华控制了,那齐麟有没有可能配合他们?”老板又问。

    康哥闻声无言。

    “松江的具体情况,我们都不是很了解。如果现在齐麟被控制住了,那你一露面就肯定会被盯上。他们都不用马上动你,只要捋着你这条线,就能找到我们。”老板非常谨慎的说道:“如果我们暴露了,那以现在的身板,面对几下药物公司以及政治关系的围剿,肯定必死无疑。”

    康哥听到这话,心里也有点犹豫。

    “只要我们能持续产出药品,那在这个时代就不会缺市场。而现在咱们跟几家官方认可的药物公司比,还显得很弱小,所以要格外谨慎,先求生存,再求发展。”老板低声劝说道:“我不建议冒险接触齐麟,你最好是隐了,暂时放弃松江这条线。”

    康哥此刻心里有两种想法:第一,他和齐龙的关系非常铁,不然后者也不会在预感到自己可能要出事儿的情况下,把他的联系方式交给自己的弟弟,所以康哥是想拉齐麟一把的。第二,康哥在这个私自生产药物的团队中,充当的是负责区域市场的角色。松江这边一直是他吃的线,如果日后断了,那他自己不但要损失大量的经济利益,而且也面临着要在团队内地位下降的窘境。

    所以康哥斟酌再三后,才咬牙继续争取道:“我觉得齐麟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我听说黑街的老李确实也跟袁克发生了矛盾。并且松江这条线当初能搭上,也费了咱们不少精力,我真不想就这么放弃。”

    “那你的意思是……?”

    “我想跟齐麟接触一下。”康哥咬着牙说道:“但你放心,如果对方藏了坏心眼,那事情到我这儿也就为止了,我绝对不会连累公司。”

    老板沉默半晌,才轻声回应道:“好吧,如果是这样,那你按照我的方式来办,你这样……。”

    ……

    半小时后,齐麟接通响铃的电话:“喂?”

    “可以见一面。”康哥直奔主题的说道:“三天后,我在江州待规划区的集安生活区等你。区里有个叫白金汉宫的娱乐城,晚上八点,你们必须到场。”

    齐麟一愣:“江州?离我这里有点远,我怕三天赶不到。”

    “路上不耽搁,时间肯定够了。”康哥不容置疑的回复道:“我就等你三天。”

    “好吧,我知道了。”

    “就这样。”康哥扔下一句后,就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室内,秦禹看着齐麟,语气急迫的问道:“怎么样,他怎么说?”

    “同意见面,但是在江州,并且他要求我们三天内赶到。”齐麟皱眉应道:“时间有点紧。”

    老猫闻声骂道:“江州离这儿可挺远,咱事先又没跟这个人见过面,全凭一个电话号码就杀过去,万一对方有点啥坏心眼……咱可够呛能平安回来。”

    齐麟拿着手机,扭头看着二人说道:“不管对面是摆了宴,还是埋了雷,我都肯定去,不然我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秦禹扭头看向老猫:“富贵啊,你上面有人,你可以不去。”

    “放屁!药线的买卖关乎老李的身家性命,你俩都拼,那我能不拼吗?”老猫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我第一次觉得,我妈给我起的这个名儿吉祥。”

    “时间不等人,既然全决定去,那咱就别犹豫了。”秦禹点头吩咐道:“安排好老妈和小妹,咱今天晚上动身。”

    “妥!”齐麟点头。

    ……

    当晚,秦禹给朋友约翰打了电话,通过他给小妹和老妈安排了另外一户人家暂住几天,并且付了真金白银的伙食费。

    安顿好后方之后,三个人又花了高价从油贩子手里买了足足四大桶汽油后,才驱车赶往江州待规划区。

    这次上路,三个人都没有后退半步的机会,每个人的身家性命,都压在了是否能搭上药品供货商的事情上。

    时代混乱,九区割据,草莽并起,虎啸龙吟。

    三个在绝境下凑在一块抱团取暖的兄弟,从这一天开始才真正踏上了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