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中的一线生机

天黑之后,秦禹和老猫一块陪着齐麟的家里人吃了晚饭,并且在席间也不停的宽慰着齐母,声称等风声过了,他们一定想办法让齐麟重回九区当警员。

    老太太此刻都还不知道阿龙已经死了,更不奢望儿子将来能大富大贵。她心里只求能过上以前的日子,儿女有个工作,有口饭吃,这样即使她哪天突然闭上了眼睛,心里也是踏实的。不过秦禹和老猫心里都清楚,只要袁家一天不倒,齐麟也没有质的地位变化,那想回到九区继续当警员,无异于痴人说梦。

    吃过饭后,兄弟三人就来到了齐麟的房间,老猫伸手将门关严,从兜里掏出了一部破旧的电话。

    “这个电话是虚拟卡,运营商也是奉北的一个小公司。”老猫将电话交到齐麟手里说道:“你用这个联系你哥的朋友。”

    “好。”

    齐麟闻声接过手机,低头看着笔记本上的联系方式,就果断拨了过去。

    数秒后,齐麟摇头:“打不通,显示关机。”

    秦禹斟酌半晌,脸色不太好看的分析道:“有可能是你哥的这个朋友听到了松江的风声,知道你哥出事儿了,所以……这个号码不用了。”

    “卧槽,那要是这样的话,咱不就完了吗?”老猫也是胆战心惊的骂着。

    “小麟,你给这个号码发个简讯。”秦禹拿出电子烟吩咐道:“直接开门见山的跟他说,阿龙已经折了,但你是他的亲弟弟,现在在九区待不下去了,所以才联系他。”

    “这样说,对方会不会慌了?”齐麟皱眉问。

    “你撒谎没用。”秦禹坚持着说道:“松江那边闹出这么大动静,你哥的朋友肯定已经听到风声了,所以咱实话实说反而显得真诚。”

    “好吧。”齐麟没再争辩,低头编辑了一条简讯,就发到了对方的号码上。

    秦禹吸了口电子烟,叹息一声说道:“剩下的就看命了。如果你哥这个朋友已经惊了,换了号码,那咱基本没有找到他的可能。但他要还在观望阶段,应该会给咱们回电话。”

    老猫闻声双手合十,叹息着念叨:“求佛祖开眼啊,如果我们能顺利接到阿龙朋友的电话,那我愿袁克先死个妈。”

    ……

    时间足足过了两天,兄弟三人也没有接到阿龙朋友的回话,而这时大家心里都彻底没底了。

    民房内,一向吊儿郎当的老猫,此刻脸上也泛起了愁容,背手走在屋内说道:“我看这事儿悬了,他要还用这个电话,那这简讯发了两天,对方肯定就有反应了。”

    “是啊。”齐麟坐在床上,眉目紧皱的应道:“他没动静,很大可能是电话已经不用了。”

    秦禹沉默。

    “要是这样的话就彻底麻烦了。”老猫叹息着骂道:“闹不好,老子也回不去松江了。”

    “你还没事儿,起码有老李保着,袁克他们一时半会不会动你。”秦禹抬头回应:“但我是彻底凉了。药线接不上,最多也就三俩月,他们肯定还得整我。”

    三人说这里,全部内心忐忑的沉默下来。

    “滴玲玲!”

    话音刚落,电话铃声突然想起。

    三人精神一振,秦禹立马冲老猫问道:“是你的吗?”

    老猫呆愣半秒,低头从右侧裤兜掏出手机,面色狂喜的回应道:“是,是新号!”

    “妈的,快让齐麟接。”秦禹激动的不行,起身催促了一句。

    齐麟也是面露喜色,伸手接过电话感叹道:“我就说嘛,老天爷把我整的够惨了,总得给人留一线生机嘛!”

    说完,齐麟按了接通键。

    “喂?”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在电话中泛起。

    齐麟按了免提:“阿龙的朋友?”

    “……!”对方闻声没有回话。

    “你不用多想,我是阿龙的弟弟。”齐麟生怕对方挂断电话,所以立马补充道:“这个号码,我就用过一次,没跟别人联系过,所以我知道你是谁。”

    “怎么证明你是阿龙的弟弟?”对方终于再次开口。

    “我叫齐麟,家里有个老妈和小妹。我大哥阿龙是两年前离开家里的,中途没有跟我们联系过……。”齐麟详尽的说着自己大哥的情况:“他后背右肩膀有个疤瘌,吃饭的时候习惯一只脚踩在凳子上……。”

    对方听完后,沉默一阵才开口回应道:“阿龙死了,你联系我干什么?”

    “他临走之前,给了我你的联系方式,让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找你。”齐麟如实应道:“我现在就走投无路了。”

    “阿龙死了,他手下的兄弟也被抓了。”对方谨慎的说道:“我可能也在松江上线了,现在真没能力管别人,你自求多福吧。”

    “大哥,你等一会!”齐麟一看对方有挂断电话的意思,立马喊了一声:“我找你不是投奔,是要谈生意。”

    “谈什么生意?”

    “谈我大哥之前和你们做的生意。”

    对方愣了半天,冷笑着应道:“呵呵,你大哥跟我说过你。这一行,你的性格做不了。”

    “不一定吧?”齐麟霸气无比的回应道:“我离开松江之前,枪响世纪大道,杀了老虎,崩了袁伟,单枪匹马救出了我妹妹。我大哥活着的时候,也不见得有这两下子吧?”

    对方听完这话,再次沉默许久问道:“走药这活儿,魄力是起码素质,但想干起来得有路子。”

    “马家的路子行吗?”齐麟脑袋转的极快的反问道:“他的线,我还能用。”

    “谈妥了?”

    “对,我现在就能联系上马老头。”

    “光跟马家谈妥了,也不够。”对方摇头。

    “黑街警司一把的亲侄子,现在就在我这儿。”齐麟此刻展现出了,他在警司内磨砺出的察言观色本领,话语递的非常到位:“加上他们,分量够吗?”

    对方仔细斟酌一下后,话语模棱两可的回道:“你等我信儿吧。”

    “好。”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南方,距离亚版图第七区不足三百公里的江州待规划区内,一个平头中年,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数十秒过后。

    “喂?”

    “老板,齐龙的亲弟弟联系我了。”平头中年话语沉稳的说道。

    P. S. :老规矩,今晚凌晨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