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溃败

医院内。

    秦禹的麻药劲儿刚过,整个人看着还比较虚弱,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长叹气的说道:“呵呵,妈的,袁华还真是会跳软柿子捏哈。老李他肯定不敢动,整你又怕会彻底激怒老李,所以……就TM把气都撒我身上了,要干死我。”

    老猫很愧疚的看着秦禹,低声回了一句:“也怨我,当初我没考虑那么多,就非得让你进来。现在来看,你最开始选择不帮齐麟,其实也是正确的。我身后有老李,他轻易不敢拿我怎么样,可你……。”

    “事儿干都干了,你还说那些有什么用?”秦禹摸着自己屁股上的纱布,咬牙骂了一声:“干不过,就先防着点吧。”

    “没事儿,这段时间我们轮班过来看管你。”朱伟站在窗口处插了一句:“土渣街的事情闹这么大,路面上的人都被盯上了,估计他也不敢再下黑手了。”

    “谢了,小伟,关琦,你们救我一命。”秦禹由衷的感谢道。

    “不说这些,”关琦龇牙摆了摆手:“你好好养伤就完了。”

    众人正在聊天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老李迈步走了进来。

    “司长!”

    “李司!”

    “……!”

    众人纷纷起身,敬着礼,打着招呼。

    老李扫视了一眼众人,摆手说道:“老猫留下,你们出去转转,我单独说两句话。”

    “好。”

    “你们聊。”

    朱伟和关琦等人回了一句后,立马就走出了病房。

    “司长!”秦禹扶着床铺,就要用一边屁股坐直身体。

    “躺着,躺着。”老李走到床边拍了拍秦禹的肩膀,伸手接过老猫搬来的椅子坐下,皱眉说了一句:“形势不太乐观啊。”

    “今天挺难过的吧?”老猫站在旁边问了一句。

    “何止难过啊。”老李点了根烟,面色严肃的说道:“昨晚土渣街抬出来三十多具尸体,数百人受伤,今天电台,网台的媒体跟苍蝇似的堵在警司门口,准备进行后续报道。如果不是警署也怕出丑闻,估计这新闻奉北首府的媒体都会报道。”

    老猫和秦禹听到这话,心里也都没了底。

    “幸亏是驻军赶到的快,不然事态进一步升级,真闹出数千人的火拼,或者上万人的暴动,那我今天肯定下课了,甚至会被检方起诉,追究责任。”老李面色疲惫的吸着烟,声音沙哑的继续说道:“明天我准备去一趟奉北,见一见我曾经的老师。”

    秦禹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可老师是老师,关系是关系。想让上面有人帮我说话,来对抗袁华他们,就得有人家能分到的既得利益。”老李声音稳健的补充道:“我拿不拿,拿多少其实都是小事儿,主要是怎么能让上面的人相信,这个事件里有利可图。”

    “您的意思是?”秦禹试探着问道。

    “马家被整完这一下,基本在黑街这边就没啥还手之力了。可不把他们扶起来,我又怎么能满足上层的利益诉求?让我自己掏银子,我有那个资本吗?”老李看着秦禹说道:“所以,事情的关键点,还是要在马家这边。只有他们把药线这个活儿重新拉起来,咱们才能在地面上跟袁华打打擂台。有了利润,那关系也就自然而然的来了。”

    “我明白您的意思。”秦禹点头。

    “马家那边的供货渠道已经断了。”老猫斟酌半晌,皱眉插了一句:“阿龙一死,他们根本拿不到货了。那即使他还能拉起来队伍,但也没生意做啊。”

    “我说的就是这个。”老李双眼盯着秦禹说道:“想办法联系联系齐麟,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阿龙生前的供货渠道。只要有了货源,马家就能继续做生意,产生大量利润。这样一来,我才好跟上层关系接触,他们也会愿意帮忙说话。”

    “是啊,货源是事件核心。”秦禹点头附和道:“袁华这么搞马家,不就是因为他们能拿到成本很低,但却质量很高的药品嘛。”

    “对。”老李点头。

    “可这事儿齐麟跟我说过,他说阿龙确实给他留了个联系方式,但他当时没有找到。”秦禹有些上火。

    老李吸着烟,眯眼看着秦禹说道:“你现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吗?”

    秦禹一愣。

    “那天晚上,你们在土渣街要保齐麟,我也被迫表了态。这不光得罪了袁华,更得罪了他背后的利益关系。所以咱们要是不能通过药线这个行当来凝聚上层关系,与袁家和他们的关系对抗,那被人家报复是早晚的事儿。”老李面色非常严肃的说道:“到时候我还是不是司长,你是否能在九区生存,就都不好说了。”

    秦禹听完这话,心里瞬间明白了老李的意思。

    如果接不上药品这条线,老李不但自身难保,秦禹自己也可能被人家整死。

    “我跟你明说,无论如何都要把阿龙的供货渠道重新接上,不然的话,你还是尽早离开九区。”老李低声提醒道:“袁华想报复,就不会在乎你是不是警员。”

    秦禹思考许久后:“那我得回待规划区一趟,亲自跟齐麟聊一聊。”

    “你先养一段时间,等能走了,马上去办这事儿。”老李起身说道:“我明天也先去奉北一趟,先试探一下老师的口风。”

    “我明白了,司长。”

    “另外,老马一定要藏好。警署那边已经做完证据链,他的通缉命令已经在我办公室了。”老李再次嘱咐了一句。

    老猫斟酌半晌后,立即问道:“那马老二和大民的事儿呢?这我之前答应过老马头要办的。”

    “现在这个当口,怎么还可能把他俩运作出来?等等吧。”老李扔下一句,转身就走。

    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病房内,秦禹有些惆怅且不安的看着天花板,长叹一声说道:“我以为待规划区就很复杂了,可没想到……真正人吃人的地方,是看着比较安全的九区。”

    “我有点后悔了,把你坑了。”老猫确实心里很不舒服。

    秦禹舔了舔嘴唇:“我的性格是,已经做完的事儿,就不会后悔。你别天天把这话挂嘴边,我听着心烦。”

    老猫斟酌半晌,看着秦禹说道:“这次你回待规划区,我跟你去。”

    “老李不会让你去的。”秦禹一笑。

    “我要是遇事儿就躲的人,当初就不会帮齐麟。”老猫毫不犹豫的回应道:“多的不说了,这次我跟你一块去。”

    秦禹看着老猫,咧嘴一笑。

    ……

    待规划区。

    齐麟拄着拐,迈步走进一间破旧的房间内,抬头见到母亲正在整理包裹。

    “妈,你弄什么呢?”

    “收拾一下衣服。”老太太坐在冰凉的床上,低头就从包袱里拽出一个黑色皮包。

    齐麟看着黑色皮包一愣,皱眉喝问道:“妈,这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