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的失去,齐麟变麒麟

独栋二楼内,白胖的汉子吃着涮羊肉,喝着价值不菲的高档白酒,扭头看着旁边的两人说道:“只要打掉供货商,马家没了货源,那立马就会死。到时候整个松江的地下药品,就全是咱们的。还是老规矩,我们袁家的人不出面,拿货,放货,收款全是你们办,分成我们拿七,剩下大家分。”

    “马家死了,还有正规渠道来的药品啊?这也是竞争。”左侧的中年擦着嘴说了一句。

    “呵呵,正规渠道?我们合作的就是正规渠道。”白胖汉子抿了一口白酒,笑吟吟的说道:“药品公司那边都谈好了,他们往上再抬百分之三十的价格,那我们不就是最便宜的了吗?没有货比三家,那帮吃药的臭药罐子,咋能笑着往外掏钱呢?”

    “哎,这样就稳了。”右侧的瘦弱男子一笑,端起酒杯说道:“那就预祝马家快点死吧。”

    “哈哈,干了。”

    三人一笑,缓缓举起了酒杯。

    突兀间,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身上挂着雪花的青年,迈步从楼下走了上来。

    白胖汉子抬头看向楼梯口,皱眉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我叫齐麟。”青年低头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雪花,话语简短的回应道。

    三人闻声一愣,又慢慢放下了酒杯。

    齐麟迈步上前,扭头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刷羊肉,笑着坐在空椅子上:“好酒好菜啊。”

    白胖汉子沉默数秒,皱眉拿起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上骂道:“扎卡这个瘪犊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又他妈在楼下打麻将,楼里进来人了都不知道。”

    说完,白胖子拿起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

    “噗!”

    齐麟双手插兜,将火机吹灭。

    白胖子迟疑半秒,扭头看向齐麟,歪脖说道:“以前我不认识你,但今天我听过你。我他妈有点想不明白,就你这样的,来了这栋楼又能干啥啊?”

    “你是袁克他大哥?”齐麟问。

    白胖子扔掉嘴上的香烟:“我是他亲叔,我叫袁伟。”

    齐麟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我还以为找到事情起因了呢。”

    “呵呵,艹!”袁伟撇了撇嘴,伸手指着楼下的方向说道:“你想囚我啊?你知道这是哪儿吗?我喊一声,楼下能上来十个拿枪的,你信吗?”

    齐麟停顿半晌,双眼盯着袁伟说道:“你有兄弟是吗?”

    “哈哈,这小老弟。”左侧的中年一笑,伸手扒拉了一下齐麟脑袋说道:“袁家要没兄弟,那能在黑街铲起来吗?!东西赶紧拿出来就完了,还在这儿演啥啊?你知不知道药品这条线牵扯多少人的饭碗,你他妈的……!”

    齐麟扭头,掏枪,顶在了中年的脑门,面无表情的说道:“我都家破人亡了,你还跟我叫你妈了个B。”

    “亢!”

    枪响,人倒,红的白的迸溅的满桌都是,滚烫的麻辣火锅翻涌着拱着鲜血,色彩艳丽。

    袁伟和另外一个汉子当场愣在了原地,中枪的中年与椅子一同倒在地上,浑身抽搐数下后,不再动弹。

    齐麟握着枪,体态侧倾的看着白胖子:“不是有兄弟吗?你把他们都叫上来。”

    袁伟嘴角抽动数下,拿起手巾擦了擦脸上的血,木然扭头喊道:“家里来人了!”

    其实不用喊,楼下的人一听到枪声,棋牌室就冲出了六七个人,手里拎着家伙,表情慌张的上了二楼。

    “咋了?伟哥!”领头的青年瞪着眼珠子喝问道。

    “就他们啊?”齐麟左手端起白酒杯,仰脖一饮而尽,起身冲向了门口。

    “干死他!”袁伟蹭的一下站起来吼道。

    楼梯口处,六七个人慌乱之间举起了四把枪。

    “亢亢亢……!”

    急促的枪声划破黑夜。

    齐麟站在原地,自始至终没躲没闪的率先扣动扳机。

    四秒后。

    门口倒下四人,齐麟身中一枪,在左侧腹部位置。

    屋内腥味弥漫,门口处还剩下的两三个人,手里攥着枪,已经双腿打颤。而地上躺着的人则是全部要害中弹,身体只挣扎两下,就已经不动了。

    袁伟和他的朋友,站在桌子旁边呆若木鸡。

    “你们行吗?”齐麟脸色惨白的看着楼梯口:“艹尼玛,要命,还是要饭碗,啊?!”

    一声怒吼,楼梯口处的马仔当场退后两步。

    齐麟迈步就要往下冲,对方却连滚带爬的转身跑了下去。

    袁伟扭头看向齐麟,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淡定。

    齐麟右手持枪,左手扣进自己腹部的伤口,用手指搅动了不到五秒,活生生扣出一颗变形的子弹,啪嗒一声扔在火锅桌上,声音平稳的看着袁伟问道:“你还有兄弟吗?”

    袁伟无言。

    “没有了就打电话,让老虎十分钟内带我妹妹过来。就十分钟!”齐麟说话间用满是鲜血的左手,再次拿起白酒瓶子,仰脖咕咚咕咚的灌了三大口骂道:“艹,原来打人一点都不比打靶难。”

    此刻的齐麟,双眼中已经没了怨恨和阴沉,有的只是戾气和麻木。

    ……

    一分钟后。

    老虎扯着齐语上了汽车,手里拿着电话说道:“齐麟这个傻B去牌室那边了,你小叔在那儿呢,被堵住了。”

    “给你打电话了?”

    “对,我已经带人往那边赶了。”

    “你他妈是不是又说一些没走脑子的话,把他逼急了?”袁克急眼的问道。

    “我没有,”老虎争辩着回应道:“我就是正常和他谈的。”

    “妈的,你们快过去,我也去。”袁克没工夫和他掰扯,只挂断手机,就冲出了办公室。

    路面上,三台汽车跟着老虎一同出发,火速赶往距离很近的独栋三楼。

    二楼内。

    齐麟面色红润,低头换了备用**,转身看向了袁伟旁边的汉子问道:“你认识我吗?”

    汉子被问的一愣。

    “你听好了,我叫齐麟。”

    “亢,亢!”

    话音落,枪响,中年胸口暴起两团血雾,目光惊愕的倒在了地上。

    袁伟扭头看着满是鲜血的二楼大厅,以及倒下的马仔和朋友,突然感觉胃里翻腾,一弯腰,呕的一声吐出了刚吃下的涮羊肉。

    ……

    不到十分钟。

    四台汽车急匆匆的停在了独栋三楼门口,老虎推开车门,直接从车座子下面拽出了一把折叠式微C喊道:“全进屋,老子要扒他皮。”

    “呼啦啦!”

    四台车上下来了将近二十号人,拎着家伙就往楼内冲。

    “滴玲玲!”

    就在这时,老虎的手机响起,他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别着急,我他妈到了,你等着我。”

    “我没在屋里。”齐麟的声音响起。

    老虎闻声愣住。

    “让你身边的人全进大楼,上三层,站在窗口旁边。”齐麟声音平淡的吩咐道。

    “你他妈的……!”

    “三十秒内,这帮人不上楼,我送袁伟升天。”

    “你不想要你妹妹了?”老虎迈步就要往汽车方向走去。

    “左右都是死,我怕什么?”齐麟低声应道:“你开枪打死我妹妹吧,我能看见她。她死了,我和袁伟一块走。”

    老虎闻声停住脚步。

    “还有二十秒。”齐麟不慌不忙的催促着。

    老虎拿着手机,猛然转身吼道:“你们全跑到三楼,现在,马上!”

    众人一愣后,立马手持枪械冲向三楼。

    街对面的楼栋子内,齐麟见到对方的人马刚冲进室内,就伸手扯着袁伟走了出来。

    “老虎。”

    袁伟双腿发软的喊道。

    老虎回头一眼就看见了齐麟。

    路边,齐麟扯着袁伟的脖子,枪口冲下摆动:“过来。”

    老虎迟疑半秒,迈步就拽开了车门,伸手要拉齐语。

    “亢!”

    枪响。

    “啊!!”

    袁伟腹部中弹,惨嚎着跪在了地上:“老虎,别动,别动……别瞎动,他在楼上打死了六七个。”

    老虎额头青筋暴起,犹豫半晌后,咬牙推上了车门。

    “过来。”齐麟再次喊了一声。

    老虎短暂迟疑过后,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马路中央,声音颤抖的说道:“齐麟,我服了行吗?我服你了,你把伟哥放了,我跟你走……我送你出松江,行不行?”

    齐麟看着他,没有吭声。

    “你绑伟哥为了啥啊,不就是想谈吗?咱们没必要拼命……对吗?”老虎眼珠子乱转的往前走着。

    “亢!”

    突兀间,枪声再次响起,距离齐麟足有七八米远的老虎,右手腕中弹,微C登时掉在了地上。

    “CNM!”老虎吼了一声,转身就要拿枪。

    “再动?再动我打死你。”齐麟声音不大的喊着。

    老虎僵在原地,攥着拳头吼道:“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你不要命了,不要老妈和妹妹了?你这么干,你能好得了吗?”

    “我以前好了吗?”齐麟松开中枪的袁伟,独步行走向老虎:“我给你们跪下不行,我给你们当狗也不行,那好,那我他妈换个活法。我要当人,我要当人上人,我要先杀你练胆。我要把跪着给你们的东西,站着拿回来。”

    “CNM,你这个疯……。”

    “亢亢!”

    齐麟枪口冲着老虎,连续扣动两下扳机,后者起身跑动着中弹,咕咚一声倒在了满是雪花的道路上,鲜血横流了数米。

    路边,袁伟咣咣磕着响头:“兄弟……齐麟兄弟,这回我给你跪下……我服了,真服了,我用脑袋跟你担保,你肯定能走……。”

    “你还是求求阎王爷,求他不要给我齐麟一点机会。如果我日后不死,如果但凡老天爷让我再站起来……我要让松江以北的三里地,埋满袁家坟。”齐麟站在街上绝望的怒吼,左手掏出第二把枪,将扳机一扣到底。

    硝烟在街头弥漫,一阵枪响过后,袁伟浑身冒着白烟与鲜血惨死。

    齐麟转身冲上汽车,挂档,离去。

    十分钟后,路上。

    齐语看不见,低着头,双眸流着泪水,声音颤抖的说道:“……哥……我和妈妈早就该死……是我们拖累了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小妹,你们要没了……我就没了……。”齐麟视线逐渐模糊,腹部鲜血哗哗的流淌着,脸色惨白,脑袋咣当一声磕在了方向盘上。

    车身瞬间失去控制,撞在了一处胡同旁边。

    齐语甩着小脑袋坐起,双手摸了半天才摸到齐麟的身躯喊道:“哥,你怎么了,你说话……。”

    “打……打电话……我还有一个朋友,能……送……送你和妈走……。”齐麟闭着眼睛,用最后的力气呢喃着。

    数秒后。

    老猫接通电话:“喂?”

    P. S. :新的一周开始了,我们需要继续爬榜单!昨天戒戒更新了五章,今天爆更八章,如果大家觉得看得爽,就请多投一些推荐票。有条件的读者也可以进行红包打赏,因为新书期间这些数据非常关键,拜谢,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