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匪命陨

楼梯间内,齐麟推着秦禹的胸口,语气急迫的低吼道:“这事儿你能不能别管,就当没看见行吗?让我出去……”

    “齐麟,我什么样的性格,你应该清楚,不是什么人都值得我这么做的。”秦禹脸色凝重的用手指戳着齐麟胸口:“你冷静一下,阿龙是警署那边点名要的人,你用屁股想想,单凭你自己一个人,可能把他从警司带走吗?如果出了事儿,你妈怎么办?你妹妹怎么办?你新找的媳妇怎么办?工作不要了,命也不要了,啊?”

    齐麟短暂沉默后,额头冒着汗珠,语速很快的冲秦禹说道:“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阿龙在警司待不长,他最多明天早上就会被转场……警署那边我也有认识人,可以想办法弄清楚他的羁押路线。我有身份,在路上动手会方便的多,你不用管了。”

    “我就不明白了,这个阿龙和你有什么关系,值得你这么冒险?!”秦禹十分不解的喝问道:“你俩有桌下交易,还是你拿人家钱了?”

    “知道那天我为啥没开枪吗?”齐麟一急:“他是我亲大哥,亲大哥明白吗?!”

    秦禹闻声瞬间愣在了原地。

    “小禹,你听我说,听我说。”齐麟红着眼睛,喘息着冲秦禹继续说道:“我和阿龙的关系,也不知道能不能被翻出来。可一旦漏了,我马上就会被监管,实行亲属规避的原则。到那时候,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我已经想好了,明天早晨一下班,我不回家,假装在单位补觉,用监控做出一个我始终都在寝室的假象……然后等警署的人过来交接,我在路口动手。能救出来最好,救不出来,我也尽量保证自己不漏……阿龙是从待规划区回来的,他外面还有没有同伙,谁都不清楚,所以只要我不被抓住现行,上面不一定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明白吗?”

    “你执行任务的时候,连近距离接触匪徒都不敢,你能从押送队手里把人救出来吗?你想的太简单了……。”

    “我是不想玩命,可我有的选择吗?啊,我有吗?我不管他,就得亲眼看见他死。”

    “……!”秦禹闻声愣住。

    “你别管了。”齐麟低着头,迈步就要走出楼梯间。

    “滴玲玲!”

    就在这时,走廊内突然响起了电子铃的提醒声,紧跟着监控室有人喊道:“3号提审室门口的兄弟赶紧打开门看一下,阿龙有异常。”

    话音落,秦禹和齐麟全部愣在原地。

    一楼大厅,袁克听到监控室的大喇叭响起,短暂一愣后,立马说道:“去阿龙那边看看,快!”

    ……

    走廊内脚步声凌乱,还在岗的警员听到监控室的人喊话,都神色匆忙的冲了出来,大步流星的扑向提审室。

    门口,四个值勤警员用钥匙打开了铁门,一抬头就见到阿龙疯了一样的用左侧脸颊撞击铁椅子前方的铁板。

    “你在干什么,别耍花样。”

    领头的警员迈步冲进来,伸手就要阻拦。

    “嘭嘭嘭!”

    阿龙再次用靠近嘴角的左侧脸颊撞击铁板,此刻他脸上皮肉已经翻开,嘴角和鼻子哗哗淌血。

    领头警员赶过来,一把薅住阿龙的头发,已经向后一拽:“快,摁住他。”

    “呵呵,呵呵……!”阿龙略显神经质的笑了笑,抬起头直愣愣的看着警员:“晚了。”

    话音落,袁克,昂素等人几乎和秦禹,齐麟俩人一块冲到门口。

    “咋回事儿?”袁克呼哧带喘的问道。

    警员闻声回头:“他突然用脑袋撞铁板,我……我也不知道他干什么……。”

    齐麟听到这话,红着眼迈步就要往屋内冲。

    秦禹一把抓住齐麟的胳膊,脸色凝重的冲他摇了摇头。

    袁克跑进室内,来到阿龙旁边,立马摆手喊道:“给他嘴掰开,快点。”

    四个警员闻声后,摁着阿龙的脑袋,强行掰开了他满是鲜血的嘴。

    袁克瞪着眼睛,心里紧张的已经完全不怕阿龙硬咬他的手指,直接把手扣进他的嘴里,掏了半天掏出一颗假牙。

    “呕!”

    阿龙干呕一声,吐出大量鲜血。

    袁克低头看了一眼假牙,目光呆滞的退后了两步。

    假牙中间是空心的,边角处粘着黑色的薄塑料,放在袁克手里,看着十分恶心。

    “啥东西?”李司长冲进来喝问道。

    “假牙,他……他把假牙撞掉了。”袁克结巴的回了一句。

    李司长听到这话愣住。

    铁椅子上,阿龙猛然甩了甩脑袋,摆脱四个警员的手掌,脸上依旧挂着神经质的笑容:“从干这一行起,我就想好了怎么死。假牙里有个小药丸,是毒药,我咬碎了……。”

    “他妈的!”袁克突然暴起,一脚踹在阿龙的胸口上吼道:“快,椅子打开送他去医院。”

    阿龙笑呵呵的看着袁克:“还是你们厉害,我们这帮泥腿子,拿命跟你们拼也拼不过……但袁克我想跟你说句话,有些事儿人在做,天在看……我他妈就不信,药品这救人的东西,老天爷就眼睁睁的看它掌握在你们手里。CNM老子死了都诅咒你,你们这帮人不得好死!”

    众人听着这话沉默。

    阿龙木然的扭动脖子,双眼看向门口,声音沙哑的喊道:“……其他提审室里的哥们,别害怕,我啥都没说……咬死不交代,你们啥事儿都没有……。”

    齐麟听到这话,攥着拳头就要往外走,因为他知道这是阿龙冲自己说的。

    秦禹拉着齐麟的胳膊,低头低语道:“话听懂了吗?他现在死,就是不想你犯浑……别动,千万别动。”

    “噗!”

    铁椅子上,阿龙身体前倾,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身体剧烈抽搐了起来。

    袁克一看他这样,也放弃了继续送他去医院的想法,只拿着假牙,突然弯腰趴在阿龙耳边说道:“你以为你做的挺隐秘?你以为你死了就拉倒了?”

    阿龙木然扭头。

    “呵呵,你跟我们警司的人,有过接触,他就在门口,对吗?”袁克笑着问道。

    阿龙闻声再次呕血,双目不甘的看着袁克吼道:“我艹……艹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