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组

88号院门口。

    秦禹笑着问道:“林念蕾,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这儿看房啊。”林念蕾捋了捋发梢,顺嘴问了一句:“你呢?”

    “巧了,”秦禹一愣:“我也来这儿看房啊。”

    “嗯?”林念蕾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你们警司没有寝室吗?”

    “呵呵,寝室人太多,我住不惯,就想出来租个房子。”

    “哦。”

    林念蕾俏皮的点了点头,落落大方的伸手掌说道:“既然这么巧,那认识一下吧,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秦禹。”

    “秦禹小哥哥,谢谢你啦!”林念蕾之所以主动跟他攀谈,其实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秦禹知道林念蕾道谢,是因为自己在胡同里救了她一命,所以假惺惺的回应道:“职责所在,义不容辞,你不用客气……。”

    林念蕾闻声肃然起敬:“嘿嘿,向阿Sir敬礼!”

    “走吧,一块进去看看吧。”秦禹其实对好看的女生也没啥抵抗力,但之前因为条件有限,想骚也骚不起来。现在暂时算是安定了,心里多少也有点刺挠,起码也想跟漂亮姑娘多聊两句。

    “我看完了,已经订下来了,同事去买东西,她回来我们就走了。”林念蕾热情大方的回应道:“你要租在这儿,以后还能碰面。等我开工资了,请你吃饭。”

    “呵呵,那我得先看看房子合适不合适。”

    “我在网台工作,以后肯定会跟警司那边走动,回见。”

    “好勒!”

    二人简单交流几句,秦禹迈步就走进了88号院。因为他还没来得及跟林念蕾要个联系方式,对方就和一个女同事走了。

    ……

    院内。

    老猫坐在一个石墩子上,摆手喊道:“秦禹,这儿呢!”

    “来了。”秦禹闻声赶了过去。

    “我刚才听见你在门口说话,跟谁啊?”老猫顺嘴问道:“齐麟也来了吗?”

    “没有,就是碰到了那天被绑的姑娘,随便聊了两句。”

    “???”老猫愣了半天:“碰到那个姑娘了?在哪儿呢?!”

    “你别跟要吃人似的行吗?人家都走了。”

    “她来这儿干什么?”老猫非常感兴趣的连续问道:“和谁来的?她都跟你说啥了?”

    “她就在网台工作,离咱警司也不远,所以来这儿看看房子,正好碰到我了。”秦禹很不耐烦的回道:“你问这么详细要干什么?”

    “她租了这个院的房子吗?”

    “好像租了。”

    “……!”老猫皱眉沉思半晌,突然看着秦禹问道:“哎,你还缺不缺个室友啥的?我会做饭。”

    “你真是个骚货。”秦禹无言。

    “她真的吸引我了,兄弟。”老猫絮絮叨叨的说道:“咱俩合租呗?一起过日子,我跟你说……。”

    “再说吧,先看房子。”秦禹摆手催促道:“抓紧,我一会还得回队里呢。”

    “行行,先看。”

    话音落,二人迈步就走进了正房主厅内。

    老猫给秦禹看的房子,大概有三十多平,屋内有一些简单的家具,墙壁也粉刷过,整体环境看着很干净,但价格略贵。女房东要价三百一个月,而且要半年一交付。

    这个价格确实不低,但也算合理。因为88号院地处松江市**机构最集中的地方,紧邻电视台,网播台,警司,交通司等部门,而这也是为啥秦禹和林念蕾能碰上的原因。俩人单位本来离的就不远,可能不在这儿碰上,以后也会有见面的机会。

    第九特区目前通用货币是刚发行没多久的亚元,而世界通用货币,则是联合**下属机构联合储蓄发行的同盟币。当然,欧盟区那边也有自己的货币欧元,但暂且不叙。

    汇率大概是,同盟币1:6亚元。

    亚元由于刚发行没多久,所以购买力很高,如果粗略计算,它可能是之前人民币购买力的十倍左右。所以三百亚元,等同于之前的三千块钱。而目前秦禹的工资,一个月才五百,如果租这个房子,再除去吃喝,一个月基本也没剩啥钱了。

    这也是目前第九特区底层人士的生活写照,生活成本一天比一天高,因为各种资源在枯萎,相对的人多职位少,收入就很低。所以齐麟为啥挖空心思想上二级警员?那是因为职称高了,工资也会涨。

    老猫见秦禹看上这房子了,但却有点心疼一个月三百块的房租,所以低声说道:“在警司,除了像齐麟这种胆小,就一门心思当舔狗的衰仔外,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完全指着工资活的想法。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肯定得搞点灰色收入……。”

    “你有灰色收入吗?”秦禹斜眼问道。

    “有,咋可能没有?”

    “你有什么灰色收入?”

    “我就专门欺负拉P条的,不交份钱我就收拾他们。”老猫厚颜无耻的回应道。

    “……!”秦禹无言。

    “别合计了,租了吧,以后我也能来住一住。”老猫再次劝说。

    秦禹斟酌半晌,心里想到一时间可能也找不到更好更便宜的房子,再加上这个院确实离警司很近,所以犹豫了一下应道:“行,租了,先租半年。”

    ……

    下午上班之后。

    不足五十平的三组办公区域内,九个青年穿着制服,跨立而站。

    袁克笑呵呵的看着众人说道:“简单讲两句。秦禹虽然刚来,但却实打实的击毙了大匪松下,并且成功破获了一起绑架案。所以经过司里和队里认真研究决定,暂任命秦禹为一队三组组长。”

    众人面面相觑了半天,才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秦禹的个人三等功,已经让司里报上去了,级别到日子也会提上来,所以你们心里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之前我就说过,只要你行,那你在一队干,我就一定提你,这一点对谁都一样。”袁克说完,伸手拉一下秦禹:“跟大家认识一下吧。”

    秦禹闻声上前,穿着规整的淡绿色警服,肩上扛着两拐,敬礼喊道:“我叫秦禹,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人群中,齐麟呆愣愣的看着秦禹,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

    就在数十个小时之前,他亲手把这个新人接回了队里。可这还不到两天的时间,人家就当了自己的领导。这种感觉……让人确实有些不好受。

    “我再重申一遍,大家穿上这身衣服,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则。秦禹虽然是新来的,但你们谁要欺生,扯淡,影响工作,别说我翻脸不认人。”袁克笑着冲众人嘱咐了一句,才回头看向秦禹说道:“行了,你们聊吧。”

    “好勒。”秦禹点头:“谢谢你了,袁队。”

    “说了,不用客气。”袁克飘然离去。

    办公区域内,秦禹眨眼看着众人,顺手从兜里掏出一盒自己平时都舍不得抽的中华,笑吟吟冲众人说道:“我呢,是机缘巧合碰上了好事儿,阴差阳错的当了队长,但个人经验跟你们相比肯定是差一些。所以以后案子上的事儿,还得仰仗大家帮忙。来来来,都放松,抽根烟。”

    秦禹说这话完全就是客套式的开场白,本意是想跟大家拉近一下关系,但却没想到站在人群最左侧,一个岁数相对较大的青年,却顺手接过秦禹手里的烟,动作熟练的撕开包装纸说了一句:“呵呵,兄弟,你挺有货啊,烤烟都能搞到?”

    秦禹一愣,笑着应道:“一个好朋友送的。”

    跟秦禹搭话的这个人叫朱伟,是三组的老人,已经入职四五年了。却由于他个人处事风格较楞,所以一直没能走上去。但如果秦禹不来,队内评选可能也会提他当组长,毕竟资历在这儿摆着,平时跟袁克处的也还行。

    朱伟抽出一根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才把烟盒递给其他人。

    “坐,都坐。”秦禹招呼了一声。

    “啪!”

    就在这时,朱伟突然伸手拍了秦禹一下胳膊,大笑着说道:“还是这玩应过瘾,抽着有感觉。兄弟,你办事儿敞亮,不扣,哈哈!”

    这话没啥问题,可朱伟拍的这一下,却正好打在了秦禹胳膊的擦伤上。他那天跟松下对枪,手臂被流弹擦了一下,还没完全好呢。

    “嘶!”

    秦禹被拍的吃痛,眉头紧皱的退后一步,扭头就看向了朱伟。

    “伟哥,组长身上有伤。”齐麟这时已经改变了对秦禹的称呼,不知不觉间已经叫他组长了。

    “艹,咋的了?”朱伟大咧咧的看着秦禹问道:“哪儿伤了?”

    秦禹扫了一眼朱伟,笑着应了一声:“抓松下的时候让子弹擦了一下。”

    “擦了一下啊?那没JB事儿,回头上医院开点药就好了。”朱伟龇牙说道:“打针就别打了,这玩应也死不了,现在打一针半个月工资都没了。”

    秦禹听到这话,眯眼看着朱伟,也没再吭声,只招呼了一下其他人落座。

    三组十个人全部坐下之后,众人就轻声交谈了起来。

    在初次对话的过程中,秦禹大致了解了一下三组的情况。

    这个组加上他的人员配置是十人,其中有三名泰G人,一名非Z人,以及六名国人。但第九特区由于地处之前的国内东北,所以中文是官话,而他们在这里居住的时间也不短了,中文都练的很流利,并且也都带有一些东北口音。

    简单的沟通后,大家就开始各司其职的开始研究贩药团伙资料。

    ……

    时间来到晚上,秦禹刚在楼下检查完两台破旧的三组警用车,转身回到办公室,却发现屋里已经没人了,只剩下齐麟和那个非Z兄弟,在摆弄线索本。

    “人呢?”秦禹问了一句。

    “朱哥带出去办事儿了。”齐麟回了一句。

    秦禹皱了皱眉头:“说了研究案子,晚上还要开会,怎么他突然领人出去办事儿了?有啥案子吗?”

    “没有,他领人好像去办点私事儿。”

    “……这还没到下班的点儿,连个招呼都不打,就领人走了吗?”秦禹面无表情的嘀咕了一句。

    齐麟沉默半晌,也没接话。

    秦禹皱眉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座机电话,手指轻轻敲起了桌面。

    朱伟啥意思?

    是想演自己吗?

    正式领三组的第一天,秦禹的考验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