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的日常

秦禹这边忙着案子的时候,齐麟却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此刻这个极度务实主义者,正研究自己怎么能升二级警员呢。

    ……

    警司治安一队办公室外,齐麟拎着两袋子礼品,面色有些紧张的敲了敲门。

    “进!”

    屋内有人喊了一声。

    齐麟推开门,龇着大板牙,点头哈腰的走进室内喊道:“莱恩队长,您忙着呢?”

    办公桌内,一个欧洲面孔的中年,抬头看了一眼齐麟问道:“哦,齐?进来吧!”

    “呵呵,没什么事儿,我过来看看。”

    莱恩体毛很重,人也很胖,动一动就浑身是汗,他坐在办公桌内,扶了扶黑框眼镜:“齐,我一会还要开会,你有事情就直说。”

    齐麟不着痕迹的在自己的肥腿上擦了擦汗水,将两袋子礼品摆在办公桌旁边:“莱恩队长,我朋友给我从奉北带了一些牛肉干,牛排什么的,都是很新鲜的,您拿回去尝尝。”

    莱恩皱眉扫了一眼齐麟:“不要搞这一套,说事情。”

    “是这样,我知道您和袁队长关系好……想让您帮忙说说,看能不能给我提到二级警员。你也知道……我不管是资历,还是工作完成度,都够升二级的了,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有人帮忙说句话。”齐麟站在办公桌旁,很拘谨的说道:“您帮帮忙。”

    莱恩低头写着报告,也没拿正眼看齐麟:“名额只有十个人,原本有你的,可四队那边的桑勇,把自己妹夫报了上去……袁克和我都没有什么办法啊。你再等等吧,下次晋升我一定给你报。”

    齐麟愣了半天:“莱恩队长,桑勇他妹夫才来不到五个月啊?!”

    “是不到五个月,可他大舅子是桑勇啊。”莱恩无奈一笑,很直白的说道:“再等等吧,机会让一让,你也算交朋友了。”

    齐麟攥了攥拳头,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莱恩队长,我真的很缺这个二级警员的职称,我妈妈有病了,每个月……。”

    “谁想往上走,没有理由的啊?”莱恩面无表情的应道。

    “可这个二级该是我的了,我等了快一年了。”

    莱恩闻声扒拉一下食品袋,轻声呢喃道:“牛肉干,牛排……好东西啊……齐,要不这样吧,我给你送两箱红酒,一万块现金,你帮我跟李司说说,让他升我到办公室。”

    齐麟愣住。

    “齐,机会这个东西现在变得很现实。没钱等有钱的,有钱等有权的……那你告诉我,牛肉干能等什么?我喊一声,这个东西能把我家的冰箱填满。”莱恩顺手将牛排推过去:“拿回去,再等等吧。”

    齐麟抿了抿嘴,沉默许久后,才张嘴说道:“那我就再等等。”

    “东西拿走。”

    “您留着吧,牛排挺好的。”齐麟转身离去。

    莱恩没再吭声,低头继续工作。

    齐麟走到门口,见到衣架上挂了几件满是狐臭味的脏衣服,立马回头说道:“衣服脏了,我帮您洗了吧。”

    莱恩没抬头:“嗯。”

    “鞋也脏了,我帮您刷刷。”

    “嗯。”

    “那我先走了。”

    “嗯!”

    “……!”

    齐麟拿着一大堆东西,拽门离去。

    几分钟后,莱恩顺手将齐麟拿的礼物扔给办公室的女同志:“牛排,你带回去吧。”

    “您不要啊?”

    “冷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我家狗都不吃。”莱恩整理着着装,迈步离去。

    洗衣房内。

    齐麟挽着袖子,刷着鞋,拿着电话不停的说道:“这个月的药,我还要……嗯,嗯嗯,我想办法,把钱给你打回去。”

    ……

    三组办公区内。

    秦禹拍着手掌喊道:“老黑去批枪,取装备,晚上八点之前谁都别离开办公楼,可能有行动。”

    朱伟腿上被秦禹扎的伤还没好,所以悻悻的问道:“队长,我还用去吗?”

    “人手不够,你开车吧。”秦禹不容置疑的吩咐着。

    “好。”朱伟也敢没说啥,只点了点头。

    下午四点,众人在食堂吃过晚饭,就拿着装备,警用枪械返回了寝室。

    齐麟一进屋,看着罕见的自动步问道:“干什么,抓谁啊?弄这么大阵仗,M464都拿出来了。”

    “小马仔吐了,给马家供货的一个大人物可能已经到松江了。”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说道:“我让人跟上了一个马家核心成员,也许会有效果。”

    “哦!”齐麟点了点头,仔细斟酌半晌后,一把就将秦禹拽开说道:“我一会先回家一趟,行吗?”

    秦禹一愣,表情无奈的低声问道:“又想躲一线抓捕的活儿?大哥,人手不够,要不然我就放放水,不叫你去了。这样,你要怕出事儿,你也开车,行吗?”

    “也不是想躲,是我今天必须得回去一趟。”齐麟皱眉应道:“我妈病的挺严重,我妹妹双目失明,而且还小……我不回去,他们连饭都吃不上。更何况,今天我得带她去医院一下,复查。”

    秦禹觉得齐麟再胆儿小,也不可能拿自己的母亲撒谎,所以斟酌半晌后说道:“行动之前能赶回来吗?”

    “马上行动了,你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回来。”

    “行,那你去吧。”

    “……队长,给你添麻烦了。”齐麟很客气的冲着秦禹点了点头。

    “没事儿,都不容易,相互帮忙呗。”秦禹拍了拍齐麟的肩膀:“行动之前,我给你打电话。”

    “好的。”齐麟点头。

    ……

    夜晚七点多钟。

    黑街区某贫民窟内,马家老头下了车,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才裹着军大衣,低着头走进了一处酸臭味很浓的胡同内。

    “找谁?”黑暗中一个男子问道。

    “我找阿龙。”老头听到声音,就站住没动。

    “马哥啊?”对方一笑走了过来。

    “他在里面呢?”

    “嗯。”青年低头后,客气的说道:“马哥您抬抬胳膊,我走个流程。”

    马老头闻声抬起胳膊,让青年仔细的搜了自己的身。

    屋内,胡子拉碴,邋里邋遢的阿龙坐在床上,手里正在把玩着一颗手L。

    ……

    另外一头。

    袁克在办公室内拿着电话,走到窗口说道:“大哥,这么着急找我回去干啥?嗯,正办着呢。行,那先这样,我一会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