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见不平一声吼

88号院内。

    小男孩刚一冲出来,后面一个女人伸手拽着他的脖领子,就薅进了里侧院内:“赶紧把门关上,别多管闲事儿。”

    秦禹在屋内认出,拽着小男孩回去的,就是那个女房东。

    院子内,领头壮汉歪脖扫了一眼里侧院,笑着冲林念蕾说道:“看见没,现在这年头,人见了事儿都躲。以为喊两声就有人帮你了,你做梦吧!”

    林念蕾后退到了房屋门口,双眸机灵的瞧着三个壮汉,委屈巴巴的说道:“大哥,相机真没有在我这里,我已经交上去了,你别为难我了呗……。”

    壮汉歪脖上前,一把抓住林念蕾的乌黑秀发:“你这小姑娘怎么满嘴跑火车呢?不确定东西在你这儿,我能来吗?!”

    林念蕾看着壮汉坑坑洼洼的脸颊,以及不怀好意的眼神,小心脏嘭嘭的跳着:“东西真的……。”

    “嘭!”

    壮汉瞬间失去了耐心,抓着林念蕾的头部,用力的磕在门框子上:“他妈的,我真是给你脸了。”

    林念蕾没想到对方突然动手,整个人被撞的有些懵。

    “东子,给她拽进屋,我换个方式跟她沟通。”

    “你们干什么?”

    “给脸不要脸,那就拿你过过冬天呗。”左侧的汉子上前,扯着林念蕾就要踹门往屋内拽。

    “吱嘎!”

    就在这时,对面房门被推开,秦禹迈步走了出来:“什么事儿啊,为难一个小姑娘?”

    话音落,林念蕾猛然抬头,看见秦禹后大喜过望,垫脚喊道:“兄弟,兄弟……救我。”

    秦禹性子冷,本来不想管闲事儿,可这几个男的明显要没完没了,那如果事情闹大了,林念蕾也肯定得报案,而自己就住在这个院子内,那事后一核实就有点说不过去。再加上秦禹知道林念蕾有一些背景,他不想惹上更大的麻烦,所以才出来喊了一声。

    “你谁啊?”领头壮汉回头喝问道。

    “我是警司的,就住在这儿。”秦禹站在门口,话语简洁的说道:“这都挺晚的,有事儿回头说,别在这儿整些没用的。”

    “警员啊?”壮汉一愣:“你哪个警司的?”

    秦禹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让你把人放了,你就放了。”

    “你说话挺硬啊。”壮汉皱了皱眉头:“我们的事儿跟你没关系,回屋眯着去。”

    壮汉说完不再搭理秦禹,伸手拽着林念蕾吼道:“小娘们,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东西给不给我?”

    “我都说了,相机……。”

    “啪!”

    林念蕾的话还没等说完,秦禹已经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壮汉的手腕:“哥们,你别在这个院里整事儿。”

    壮汉面容冷峻的回过头:“我是土渣街老虎,你要不认识我,给你们警司的人打电话问问就知道了。”

    秦禹皱了皱眉头。

    “滚一边去。”老虎甩了甩胳膊。

    秦禹右手宛若钢钳一般抓着老虎手腕:“怎么还没完了呢?”

    “嘭!”

    老虎猛然回头,一拳就怼在了秦禹胸口:“一个警员,你是不是摆不清楚自己位置了?”

    秦禹站在原地,没有吭声。

    老虎一巴掌拍在秦禹脑袋上:“你想干什么,秉公执法啊?来,你抓我一下试试……。”

    “啪!”

    秦禹左手突然扯住老虎胳膊,右腿贴地横扫。

    “咕咚!”

    老虎当场倒地。

    “CNM,老虎是吗?土渣街有没有狮子?!”

    秦禹低着头,奔着老虎脑袋连续扁踹三次,他登时顺着台阶就滚了下去。

    左右两侧的壮汉,伸手直接从怀里拽出刀,一点没有顾忌秦禹的身份,上前就要捅。

    “哗啦!”

    秦禹从老虎身上拔下枪,动作迅速的撸动枪栓,打开保险,横指着右侧一人喊道:“你拿刀指着警员,信不信我开枪打死你?”

    “你他妈吹牛……!”

    “亢!”

    枪响。

    “啊!”

    林念蕾吓的捂着脑袋就蹲在了地上。

    子弹贴着右侧拿刀壮汉的脸颊射过,他当场懵在了原地。

    “你不说我吹牛逼吗,你躲什么?”秦禹瞪着眼珠子:“来,你站稳了,我枪口贴着你脑门打。”

    二人闻声当场愣住,心里有些摸不清秦禹的路数。

    地上,老虎甩着脑袋冲起:“他妈的,东子打电话叫人。”

    “嘭嘭嘭!”

    秦禹拿着**,冲着老虎脑袋猛砸了七八下:“三个人,一把枪还少吗?你站不住就是站不住,跟我装尼玛狠茬子。”

    老虎满头是血,身体靠在门口处,完全懵掉。

    “蹲下!”秦禹枪口指着另外俩人喊了一句。

    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阴着脸蹲在了台阶上。

    秦禹大脑极速运转,斟酌半晌后,冲着林念蕾说道:“你去我屋里,把电话拿来。”

    林念蕾蹲在地上,还是不敢抬头。

    “嘭!”

    秦禹踢了她一脚:“能惹事儿,不能扛事儿的玩应,嚎个屁。去给我电话拿来,在床头上。”

    林念蕾回过神来,转身立马跑到秦禹屋内,拿了电话返回。

    秦禹单手持枪,右手拿着电话拨通了队内朱伟的号码:“抓到三个疑犯,开车过来接一下。”

    地上的老虎听到这话,立马抬头骂道:“小狗篮子,你还认真了是吗?”

    秦禹闻声抬起枪把子,作势就要砸下去。

    老虎本能一缩脖,不再哔哔,只咬牙等着警司的人过来。

    ……

    旁边,秦禹拽着林念蕾走了几步,低头问了一声:“大姐,你怎么净惹事儿啊,他们找你干啥?”

    “……我……我拍了他们点东西,”林念蕾眨着眼睛应道:“这是我的工作。”

    “拍啥了?”

    “他们哄抬贫民窟药价,偷着卖假药,我拍到照片了。”林念蕾斟酌半晌后,才如实回应道。

    秦禹一听这话,心里瞬间咯噔一下:“他们也卖假药?”

    “嗯,我跟好几天了,上次就被他们抢了个相机。”林念蕾点头:“他们这帮渣宰没人性,趁着你们严打哄抬物价,那些贫民窟的人没钱买药,他们就逼人家卖器官……吃人血馒头。”

    秦禹闻声陷入沉思。

    ……

    半小时后。

    警司的朱伟一到现场就看见了老虎,随即愣了一下说道:“哎呦,虎哥,你咋在这儿呢?”

    “小朱伟?”老虎见到熟人,立马来了状态,起身就冲朱伟说道:“我打个电话。”

    秦禹走过来冲着朱伟问道:“你认识?”

    “艹,你抓他干啥,他是袁队朋友。”朱伟低头回了一句。

    “小崽子,今天我要不扒你这身衣服,老子跟你姓。”老虎擦着脸上的血,拿着电话就走到了一旁,拨通了袁克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