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着三哥往上爬

警司办公楼,一队问讯室内。

    秦禹右手转着笔,轻声冲着眼前的姑娘问道:“缓过来点没啊?”

    “嗯。”

    姑娘捋了捋发梢,双眸略显呆滞,脸上也有着惊魂未定的神色,迟疑半天才点了点头。

    秦禹看了一眼对方的状态,起身走到饮水机旁边帮她倒了杯热水,伸手放在桌子上:“喝点水,如果你感觉哪儿不舒服可以去医院检查一下。”

    “谢谢了,不……不用去医院了,我没有外伤。”姑娘端起水杯,礼貌的道谢后,深吸一口气:“你问吧。”

    “好,那我问了。”秦禹再次坐下,拿着问讯本开始做起了记录:“姓名?”

    “林念蕾。”

    “年龄。”

    “20岁。”

    “性别。”

    “??”林念蕾有些懵B:“你看不出来吗?”

    “有执法仪在录像,我必须得问。”秦禹笑着解释了一句。

    “女。”

    “居住权所在地。”

    “……!”林念蕾听到这话,明显犹豫了一下:“奉北市。”

    “特区首府来的啊?”

    “对。”

    “……那你来这儿是做什么的?工作,还是居住权迁移?”秦禹虽然没干过问讯的活儿,但本子上却有简单易懂的表格分类,一看便懂。而他也怕自己第一次问讯出现差错,所以问的很详细。

    “工作。”

    “……!”

    基本信息核实清楚后,秦禹就开始准备问案子的情况:“你是被绑架,那事发地点在哪儿?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我也不清楚,我就是刚从……。”林念蕾正要回答有关于案子上的问题时,办公室房门突然被推开,李司长领着老猫等人就走了进来。

    秦禹回头扫了一眼,立马起身打着招呼:“李司。”

    “问着呢?”李司背手问了一句。

    “嗯,正在核实基本情况。”

    “你好,林姑娘。”李司冲着秦禹点头后,就伸出手掌客气的冲林念蕾打了声招呼:“我是警司司长,姓李。”

    “您好。”林念蕾点头与对方握手。

    “网播那边有人来接你,你先走吧。”李司斟酌半晌,笑呵呵的说道:“案子交给我们处理,剩下的两个嫌疑犯肯定也跑不了。”

    秦禹听到这话心里有点好奇,因为李司刚才并没有在室内,但此刻却知道了姑娘叫什么,并且看这样好像不打算继续问讯就要放人走,为此秦禹多打量了姑娘几眼。她大约1米7左右的身高,身材窈窕,虽然脸上有着一些污垢,头发也很蓬乱,但却难掩那一张五官精致的俏脸。

    老猫说林念蕾长的有点像之前很火的全智贤,但秦禹却觉得她比全智贤更耐看。因为她眼睛更大更有神,身材比例也更好。最重要的是,这姑娘生的很白,皮肤晶莹剔透,就宛若瓷娃娃一般。而在这个时代,什么人家的孩子能保养成这样?能一点活儿都不干?

    显然,李司长突然到访,连基本问讯都没问讯就准备放人,那绝对是有一定道理的。

    林念蕾与李司长简单交流了几句后,众人就一块下了楼。

    五分钟后,楼下。一辆纯电动轿车上下来几个中年,与李司笑呵呵的寒暄几句,就接上林念蕾匆忙离去。秦禹看了一眼车风挡上面的通行证,见到是松江市宣传司来的汽车。

    众人目送林念蕾离去后,李司长走到一旁打了几个电话,就回头喊道:“你们来我办公室。”

    “啥事儿啊?”秦禹扭头冲老猫问了一句。

    老猫挠了挠鼻子,低声回应道:“你小子真是踩了狗王拉的狗王屎,刚来就他妈的让上面看见了。唉,不过也正常,有能耐的人,到哪儿都错不了。”

    秦禹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有底了。

    ……

    几分钟后。

    办公室内,李司拍着秦禹的肩膀叹道:“我就说你有点质感,但没想到,你这眼前一亮来的这么快。”

    “也是碰巧了。”秦禹龇牙一笑。

    “长脸,真长脸!”李司长难掩高兴的背手在室内转了一圈,笑着骂道:“这个松下身上有不少大案,是总局点名要抓的人。但他前两年跑待规划区去了,上面想抓也没那个能力。可他刚一回来就在你手里折了,这明天开会,我就能去署里吹牛B了。你小子刚来就给我提气,值得表扬。”

    秦禹静静听着,没有接话。

    “唉!”李司长弯腰坐在椅子上,低头点了根秦禹送他的中华,表情有些遗憾的继续说道:“这事儿要换在别人身上,直接能从三级警员跳到一级,对应级别一下来,那干个小组长一点问题都没有。但你有点难,你刚来,资料录入系统才不到二十四小时……我要硬提你,可能有闲话。”

    老猫一听这话,顿时替秦禹顶了一句:“功劳不是强加身上的,是玩命拼出来的。松下是谁追上的?谁打死的?人质谁救回来的?这都明摆着的事儿,你怕啥闲话?听别人BB,那屎都不能拉了,还怎么当司长?”

    “你踏马跟我说话走点脑子。”一向沉稳的李司长,很尴尬的看了一眼秦禹,顿时冲着老猫骂了一句。

    老猫眨了眨眼睛,没再吭声。

    “小秦,功劳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但司里情况也有点复杂,你刚来,我要硬往上抬你,那确实影响不好。”李司长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禹说道:“不过这日子还长,咱们慢慢来。”

    “司长,你帮我不少了,我知足。”秦禹一笑:“无所谓的事儿。”

    “一个月内,我先把你从实习警员转三级。明天我再让人写案情报告,送给警厅那边,估计评选个个人三等功不是问题。等奖状下来,年底你升二也就顺理成章了。”李司长斟酌半晌,插手继续说道:“眼前嘛,让你当组长,你也当不了,因为你来的时间太短,队里连个熟人都没有,突然当组长,也根本没人服你。这样吧,回头我跟袁克打个招呼,让你当副组长。这个任职是司内决定的,不进系统,也没职称,但等你熟悉熟悉了,我找个空缺就给你转正。另外,这个案子单独给你3000奖金,月底总结,再给你个先进个人。”

    “谢谢司长。”秦禹其实心里对于这个结果已经很欢喜了,立马敬礼致谢。

    “那行了,就这样吧。”李司摆手说道:“你俩出去吧。”

    “您早点休息。”

    “走吧。”

    话音落,秦禹和老猫一同离去。而李司长喝了口水,刚准备起身回家,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李司,我想问一下。这个案件报告里,关于老三那边的情况怎么写?考虑一下袁队长的因素吗……?”

    李司长沉吟半晌:“他的情况我听说了一些,这小子去饭店不是抓人的。这样吧,你着重突出一下……。”

    ……

    次日中午,医院内。

    “上面怎么说?”老三躺在病床上冲着一个同事问道。

    “受伤的医药费司里全包,并且还会跟警厅那边申请,给咱们队里争取个集体三等功。经济上的奖励,除了秦禹外,参案受重伤人员每人五千,未受重伤人员每人三千。”同事臊眉耷眼的低头回了一句。

    老三听到这话愣了半天:“那秦禹和老猫呢?”

    “老猫那边不知道。”同事摇了摇头应道:“但我听说,李司已经答应秦禹,年底肯定给他上二级警员,还会为他申请个人三等功。呵呵,并且办公室已经通知队里,要让他当副组长。”

    老三听到这话,脑瓜子嗡嗡直响的问道:“还有王法吗?还有公平可言吗?这个秦禹是不是他妈B的老李私生子啊?!人我出的最多,打我挨的最疼,一颗手L扔过来,老子以为咱哥们以后都得在烈士陵园见面了,可最后捡便宜的却是个刚来的愣头青?凭啥啊?凭啥司里给他申请个人三等功,却给我申请集体三等功?你看我屁股上挨这一枪,要不是我躲的快,那他妈子弹都打我直肠里了。最后司里才给五千奖金……这是啥意思?我就问你啥意思?”

    “你问我有个毛用。”同事翻了翻白眼:“队里有人帮你说话了,但李司一句就怼回来了。松下是硬性指标,死在谁手里那就是谁的功劳。更何况秦禹还不是当场击毙,是自己追出去打死的。而且咱们去饭店干什么,上面也清楚……。”

    “你别说了。”老三懒得听,满脸疲倦的躺在床上嘀咕道:“从小我妈就总说……我命不好……”

    ……

    老三很不忿,他觉得秦禹抢了他应得的功劳。但其实秦禹也有点冤枉,因为这件事儿的最大既得利益者,也不是他,而是之前李司长连提都没提的老猫。

    一级警员直接变成三级警长。

    同时内部职位调整,不声不响的在三队当上了副队长,并且个人三等功的申报,一天内就被批准了。

    这件事儿,司里知道的人并不多,可只要听说了的,都在私下里纷纷猜测,这个老猫跟李司的关系,也包括秦禹。同时也感叹着,玩命的干不过好命的,好命的比不了掌控命运的……

    小风波结束的第二天,老三的后盾袁克坐上了返回松江市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