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人

第二日。

    秦禹刚一进办公室,老猫就过来找到了他:“你忙啥呢?”

    “老黑死之前跟我说了两句话,让我把他抚恤金批下来,给他养的那俩小孩送去。”秦禹喝着水应道:“我刚写完报告,准备送上去。”

    “啊。”

    “你那边没了三个,不用处理啊?”秦禹主动问道。

    “一把在办,正跟牺牲的同事家里人接触呢。”老猫低头应道:“我不喜欢这种场合,就没去。”

    “啊。”秦禹点了点头。

    “哎,你一会有事儿吗?”老猫突然问了一句。

    秦禹一愣:“还是审讯那俩马仔啊,没啥重要的事儿。”

    “那你跟我去一趟齐麟家呗。”老猫故意装作一副吊儿郎当的状态:“他调后勤去了,以后没有外勤补助,工资也变少了……我怕这小子想不开在特么上吊了。”

    经过一段时间接触,秦禹已经发现这个老猫就是嘴贱,有的时候说话完全不注意其他人感受,但心里却是非常有数的。他可能知道自己昨天在早餐铺把话说过了,所以才弄了这么一出。可他自己去齐麟那儿又有点抹不开面,这才过来拉自己一块。

    “中午下班吧,我一会得去朱伟那儿看看审讯。”秦禹扫了一眼挂钟应道。

    “行,那我中午过来叫你。”

    “好。”

    ……

    中午下班铃刚一过,秦禹就坐着老猫的电动摩托,去了齐麟家。

    其实能在警司任职的人,都算在这个时代混的不错的,起码在九区绝对算是中档收入人群。因为它再危险,毕竟也是个铁饭碗的差事,每月有固定的工资拿。可即使这样,齐麟的日子也过的非常艰苦。他家坐落在黑街边缘的贫民窟,而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稳定工作。年轻一点的还好,起码能干点力气活儿,对付一口饭吃,可老弱病残就遭殃了,他们有些人是真的没有劳动能力。而松江**也没有足够资源,给大家提供救济粮,所以这里是真的有饿死人的情况。犯罪率也非常高,人员流动,更迭,更是十分常见的事儿。

    齐麟之所以生活在这种地方,就是因为经济上的问题。这里房子便宜,晚上电灯和水分时段供应,基本生活成本很低,所以他才能多扣出一些钱养活家里人。而这也是为啥他在警司里能蹭就蹭,即使提前下班了,也是混完晚饭吃再走,就连家里的衣服也拿到警司去洗……这些都是为了能省俩糟钱。

    秦禹迈步走进齐麟家的小院子后,扭头打量四周的景象,见到院子是四方形,面积约有三四百平,可绝大部分是人家房东的,他们只不过把门口两间低矮狭小的平房长期租给了齐麟。并且两间平房是相互对着的,中间有一面墙隔断,还放着铁门……这种布局不懂的人可能看了会很奇怪,但懂的人都明白,这是房东害怕租客手脚不干净,特意弄的隔断,晚上睡觉时要把铁门锁上。只不过齐麟在这儿住的时间长了,可能房东也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所以才放松管理,铁门长期开着,以示尊重吧……

    二人进院后,抬头就见到齐麟很郁闷的坐在台阶上发呆。

    “你干啥呢?”老猫冲上去问了一句。

    齐麟一愣,站起了身:“你俩咋来了?”

    “看你死没死呢呗。”老猫这人最擅长的就是有话不会好好说。

    “来,进屋。”齐麟这种人可能最擅长的就忘记矛盾和尴尬,他只字不提昨天的事儿,情绪调整的也快,笑呵呵的就招呼着二人进屋。

    “老妈呢?”老猫问了一句。

    “我妈在对面屋躺着呢,妹妹在旁边跟人干点零活,没在家。”齐麟一笑:“进屋喝点水。”

    “不喝,去看看老妈吧。”老猫拎了点食物,是专门给齐麟老妈准备的。

    齐麟沉默一下,摇头应道:“别去了。”

    “咋了?”秦禹问。

    “我俩吵吵了。”

    “艹!”老猫一听这话骂道:“气不顺,拿老妈出气啊?你多大人了,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拉倒吧,是她拿我出气。”齐麟叹息一声说道:“好好的,非得让我给她弄个儿媳妇回来。你说……我这马上要调后勤去了,一个月少挣一百多,活着都困难,上哪儿给她整儿媳妇去?”

    “咋突然让你娶媳妇呢?”老猫好奇的问道。

    齐麟犹豫半晌,招呼着二人进屋,就说起了事情经过。

    齐麟的母亲患有肝病,一直拖着没有大钱医治,以至于闹到现在已经变成了综合症,体内重要器官萎缩,眼瞅着时日无多。老太太没啥文化,家里也是多灾多难,她临走之前可能也没啥愿望,就想让齐麟结个婚,自己闭眼之前能见到个后人……而她这么做的更深层次原因,齐麟心里也清楚,老太太就是不想让他在自己身上多花钱了,赶紧弄个媳妇,安稳下来。

    屋内。

    秦禹听完齐麟的话,也没吭声,他也不知道该给对方啥建议。而老猫则是斟酌半晌问道:“就是要找女人,也得有个准备啊。她突然就要儿媳妇,咱上哪儿找啊?现生都来不及。”

    “她都联系好了,旁边的老董媳妇,找了个中介。我妈的意思,是让我花钱娶一个。可我的情况你知道,这刚被处罚,收入减少了不说,以后在后勤啥样还不敢保证……。”齐麟一脸愁容。

    老猫听完齐麟的话,沉思半晌说道:“买一个也行。”

    “别扯淡了。”齐麟摆手:“万一我的处罚很严重,警司待不下去了,以后我怎么办?”

    “扒衣服肯定达不到,”老猫低头说道:“我咋地也保你在警司干下去。”

    齐麟闻声愣住。

    “你给我句实话,老太太是不是真不行了?”老猫低声问道。

    齐麟沉默数秒,长叹一声说道:“不治愈,只维持,就意味着恶化……多久不好说。”

    “那就整个媳妇。”老猫咬牙说道:“你也该娶了,不能一个大男人天天啥事儿不干就往家跑啊,有个人照应着,你也能好好干活。”

    “可我手里……。”

    “你等会。”老猫扔下一句,转身就冲秦禹喊道:“你跟我出来一趟。”

    “老猫,不用。”齐麟立马站起了身。

    老猫指着齐麟说道:“让你等着,你就等着。”

    两分钟后,门外。

    老猫抽着电子烟,低头冲秦禹说道:“有钱吗?”

    秦禹眨巴眨巴眼睛:“我最多能借他五百。”

    “这不够。”老猫摇头。

    秦禹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我就这么大能力。”

    老猫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道:“这钱齐麟要是暂时还不上你,圣诞节之前我还你。”

    秦禹有些意外的看着老猫,仔细斟酌了数秒后应道:“我一共就剩一千五了,给你拿一千三,我留二百吃饭。”

    “谢了,兄弟。”老猫拍了一下秦禹胳膊。

    “哎,我想问一下,”秦禹眨巴眨巴眼睛,很好奇的问道:“齐麟要是还不上我,你拿啥还?”

    “我去土渣街卖银,也还你。”

    “……你麻痹,”秦禹崩溃:“我不想借了。”

    “就这么决定了。”老猫笑着冲进屋内,张嘴喊道:“齐麟,找人联系吧,我俩凑了凑给你拿三千五,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齐麟站在破破烂烂的室内,瞪眼看着二人半晌,深深鞠躬:“我……我……这钱我肯定还。”

    ……

    是的,齐麟也不想违背母亲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这可能是老太太最后的愿望了。

    下午三点钟,齐麟腰间缠着巨款,与秦禹和老猫一同坐车离开了松江市区,赶到了北台生活村。

    车辆穿过已经封冻数年的松江,轮胎碾压着皑皑白雪,停在了一处无名土路上。秦禹三人步行三公里,来到了北台村口,打了一个电话。

    等了大概半小时左右,一个裹着军大衣的五十多岁老娘们,脸蛋子通红的迎过来问道:“买人啊?”

    “说的这么赤L,”老猫挺不乐意的回道:“找媳妇。”

    “跟我来吧。”老娘们扔下一句,转身就走。

    三人跟着她绕过破烂的平房区,走进了一处四处漏风的民房内。

    老娘们拽开铁门,指着屋内地上坐着的十几个各色人种说道:“黑的,白的全都有,只要钱到位,啥都能谈……。”

    秦禹待在门口捂了捂鼻子:“齐麟,你进屋挑吧。”

    “都是有居留权的吗?”老猫假装很懂的问了一句。

    “老弟,有居留权的我介绍给你啊?”老娘们翻了翻白眼:“直接土渣街接活儿不香吗?”

    “……大姐你挺懂行啊。”

    “艹,”老娘们撇嘴应道:“现如今谁还没点故事呢。”

    老猫被怼的一句话没有。

    老娘们拍了拍齐麟肩膀:“老弟,没啥不好意思的,买卖吗,客户第一。你进去挑,这有手电筒,那种黑黑的看不清楚,你照点亮儿……。”

    齐麟确实有点不好意思,站在门口略显拘谨。

    “嘭!”

    老猫一脚将齐麟踹进屋内:“快点整,天都要黑了。”

    齐麟眨巴眨巴眼睛,迈步走进了室内。

    ……

    另外一头,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扫了一眼四周后,迈步来到齐麟家窗户后面,轻声喊道:“齐麟,齐麟,在家吗?”

    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人影吓了一跳,低头拽出衣服里抿着的大喷子,回头扫了一眼才发现,旁边只是有人路过而已。

    人影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再次往齐麟屋内扫了一眼,见到没有人后,才皱着眉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