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用钱说话

在以前,生活压力也很大,很多人就总在絮叨着:“现在的爱情,廉价到已经可以用钱买来了。”

    这句话在过去,只是一种不满社会现状的调侃,可在现如今的时代,却是彻底变成真的了。也不知道这他妈是一种进步,还是退步。

    老娘们手里的姑娘,都是从待规划区找来的,但不是拐卖,也不是绑架,而是这帮姑娘主动愿意跟她走的。她们也没别的目的,只想有一口稳定的饭吃。这些姑娘没有第九特区的居留权,只能通过嫁人或者自己购买的方式,才能合法的在这里生存。不然超过一定期限,就要被合法驱逐,清理。

    齐麟在屋内转悠了十几分钟后,才出来冲老娘们问道:“那俩同胞女孩,有家里人吗?”

    “没有。”老娘们毫不犹豫的摇头应道。

    “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齐麟皱眉又问。

    老娘们一愣。

    “你骗别人,别骗我。她们到底有没有家里人?”齐麟继续逼问。

    老娘们斟酌半晌:“哎呦,你看我忘了,那俩女孩确实有家里人,但都在待规划区。”

    “那就不要,”齐麟摇头应道:“要了以后麻烦。”

    “……那你看看别的。”

    “那个白俄女孩叫什么?”齐麟思考一下问道。

    “贝拉。”老娘们竖起大拇指说道:“小兄弟你眼光好啊,你看那女孩一米七左右勒,皮肤白,好看,你回家处着也刺激。”

    “中文没问题吧?”

    “她就在九区附近的待规划区,本地话说的比我都溜,没问题。”

    “那就她吧。”齐麟点头问道:“多少钱?”

    “8000。”老娘们干脆利落的应道。

    “走。”齐麟闻声迈步就走。

    秦禹和老猫一愣,自然快步跟上。

    “不是,小老弟,你看你咋脾气这么不好呢?姐儿哪句话没说对啊,”老娘们立马喊道:“回来聊聊,姐儿给你打个九折。”

    “8000,你咋不去抢呢?”齐麟回头喊道:“我娶不起。”

    “我给你抹一千。”老娘们追上来,扯着齐麟的胳膊说道:“兄弟,她们没有居留权,姐儿带进来也是有成本的。你别砍价砍的太狠了。”

    “3000。”

    “你别扯淡了,三千我卖你条腿回去玩吧。”老娘们翻了翻白眼。

    “那就算了。”

    “你看这人咋老想走呢!”老娘们急了:“最低给你6800,不能再少了,我养活她们两个多月了。”

    “我就带来4500,你要觉得行,咱们就写个字据,我把人领走。”老猫瞪着眼珠子说道:“但有一条,这女的要是回去待两天,就偷着跑了……别说我让你们这买卖干不下去。”

    “不行,4500绝对不行,4500你只能买个我这样的。”老娘们摆手说道:“你要走就走,反正最低6800。”

    齐麟闻声也没磨叽,转身就和秦禹,老猫离开了小院。

    大约两分钟后,老娘们从后面追上来,呼哧带喘的喊道:“行了,我看你俩有缘,4500卖你了……咱们交个朋友,小老弟,你回来吧……。”

    齐麟总共砍了三次价,才算跟老娘们达成了协议,而整个过程那个白俄女孩贝拉,都在屋内听的清清楚楚。

    ……

    晚上八九点钟,老猫叫了一辆黑车,四个人才回到了松江市区。

    路面上,秦禹打量了一下脏兮兮的贝拉,笑着冲齐麟问道:“不办一下啊?”

    “哪有钱办啊,”齐麟摇头应道:“找几个朋友吃顿饭得了。”

    “哪天啊?”

    “就明天吧。”齐麟思考一下说道:“明天我也通知一下队里的人。”

    “行,那就这样。”老猫折腾一天,也累的不轻,转身看向白俄女孩,话语简洁的说道:“虽然……是通过钱认识的,但我这个兄弟人好,他不会亏待你,你也好好照顾他。”

    贝拉自始至终也没有抬头,只低着脑袋,不停的捋着发梢说道:“我知……知道了……。”

    “行,那我俩先走了。”老猫冲着齐麟打了个招呼。

    “哎!”

    四人简单寒暄两句,老猫和秦禹就目送着因为钱认识的一男一女离开。

    满是风霜的街道上,齐麟有些拘谨的走在前面,心脏嘭嘭嘭的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贝拉喊了一句:“你……你慢点可以吗……我鞋子破了……磨脚的。”

    齐麟愣住,回头望向姑娘,斟酌半天说道:“那我背你啊?很近的,快到了。”

    女孩怔住,站在原地伸手抓住了齐麟的衣角:“……我……我想吃饭。”

    “呵呵。”齐麟一笑,弯腰喊道:“上来吧,回家就吃饭。”

    ……

    老猫今天晚上也不知道要去哪儿跑骚去,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提出要在秦禹那儿住一宿,只找了个借口就跑掉了。

    秦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原本想烧壶开水,买点吃的回来对付一口,可却想起来,自己今天借出去了一千三百块钱,兜里只剩下两百还要应付日常开销,所以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准备睡觉。

    晚上九点多钟。

    秦禹刚躺在床上,就听见了林念蕾的怒喊声:“你们要干什么,信不信我报案?!”

    秦禹听到喊声一愣,顺手拿起外套披在身上,走到窗口就向外面望去。

    林念蕾站在台阶下方,指着门口处正喊着,而三个壮汉则是穿着皮大衣,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小娘们,你是真不知道深浅啊,警告你一次了,你还没脸是吗?”领头壮汉摸了摸光秃秃的发型,伸手说道:“把相机给我。”

    “相机没在我这儿,你再骚扰我,我马上给警司打电话。”

    “你看你那虎了吧唧的样。”领头壮汉笑呵呵的指着林念蕾骂道:“警司?警司的袁克都是我朋友。你打吧,我等着他来,呵呵。”

    林念蕾闻声愣住。

    室内,刚要开门出去看看的秦禹,听到壮汉提起袁克的名字,顿时愣在原地,眉头紧皱。

    “咣当!”

    就在这时,一个15.6岁的小男孩从里侧院内冲出来,披着一件破棉袄吼道:“干什么,大半夜的吵啥?”

    P.S.:剧情在铺垫,明天五章,周一八章,连续爆发两天,大家稍安勿躁。另外,网站的投票系统在改版,这两天投票的读者没有涨粉丝值和粉丝牌属于正常现象,但数据已经被记录,下周会一次性加回来。谢谢大家支持!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