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要遮天,手就折了

二楼室内。

    秦禹可没工夫跟三叔磨叽,上去两枪把子砸在对方脑袋上,朱伟就给他戴上了铐子。

    “走走,快走。”

    秦禹扯着三叔,步伐很赶的往楼下冲着喊道:“小鱼小虾不用追,抓到的人马上领走,千万别浪费时间。”

    喊话之时,秦禹和朱伟等人,已经拽着三叔冲出了门市房。而外面被摁住的马老二则是跟牲口一般,张嘴咬了齐麟手掌一下,疯了一样的喊道:“艹尼玛,抄家伙啊,那帮警司的人又来了。”

    街上一泛起动静,周边的药贩子就立马又都拎着家伙冲了出来。但秦禹来之前已经有了安排,他看见马老二张嘴喊,双臂抡圆了**,嘭的一声就砸在了马老二嘴上。

    “嗷!”

    马老二疼的满地打滚,一扭头吐出了两颗门牙,嘴唇子也被磕出了一个血窟窿。

    “侧面走。”秦禹迈步横穿门面店后门马路,摆手催促道:“都别他妈磨叽,拿上五公斤的脏货就够判他们满贯了。你们扛箱子干啥,傻B啊?!”

    憨乎乎的老黑听到这话才扔掉箱子,拽起两袋子抗病毒药物,步伐飞快的跑进了道路对面的胡同。

    街道上,人头涌动,几十号人大步流星的冲了过来。

    “亢亢亢!”

    秦禹冲着人群打了三枪,但对方竟然依旧没有散去,还是跟疯了一样往前冲,并且也开枪还击了。

    “妈的,这帮药贩子都不要命了。”秦禹卡在胡同口,一看自己放枪也压不住场面,顿时掉头就跑。

    十几秒后,众人刚穿过狭长的胡同,就听见吱嘎吱嘎两声刺耳的刹车声。

    “上车。”老黑和小六开着两台车,推开车门高喊了一声。

    秦禹等人不敢停留,将马老二,三叔,以及两名从犯塞进警用车内,翻身就跳到了后方的车斗里。

    黑街区的警用车分两种,一种是七座越野,一种是五座带车斗的皮卡,而纯轿车类的警用车只有李司长等一些高级干部,才有资格乘坐,平时巡逻根本见不到。因为这个年头,大家都讲究实惠,实用,也没过多资源让你装B摆谱。但也好在警用车的构造比较实惠,起码有个车斗可以乘坐,不然众人肯定没办法都挤在车内空间。

    “翁!”

    众人上车后,老黑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用最快的速度奔着土渣街外围冲去。

    两台车快速行驶的过程当中,枪声几乎不停歇的响起。汽车被打的千疮百孔,三组两名泰G兄弟,由于坐在外侧,基本全部不同程度的受了枪伤。

    “妈的,不用搂着,谁在前面拦着,开车就给我撞。”秦禹蹲在车斗内喊着。

    老黑不敢正常抬头往前看,只把脑袋低过方向盘,连续调整车头撞翻数人后,对面冲过来的人群才缓缓溃散。

    汽车开足马力在土渣街区域飞驰大概一分多钟后,才算彻底冲了出去。秦禹回头看了一眼街道内上百名还在追撵着的人群,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感叹道:“这个地方要管理不好,松江啥格局还不好说呢。”

    “啪!”

    话刚说完,秦禹就听见自己脑袋上泛起一声脆响,紧跟着传来了痛感。

    “牛B啊,兄弟!”朱伟拍了秦禹一巴掌后喊道:“你胆儿不小,这个回马枪整的漂亮。”

    秦禹皱眉扫了一眼对方,也没吭声。

    ……

    晚上十点多钟,警司办公楼内。

    秦禹在卫生室缝合完受伤的手掌,迈步就走进了提审室。

    马老二吊儿郎当的坐在地上,斜眼看着秦禹:“你摊上事儿了,不出三个小时……。”

    “嘭!”

    秦禹抬起脚丫子,简单粗暴的蹬在了马老二的脑袋上。

    “艹!”

    马老二被踹的脑袋在墙壁上磕了一下,顿时眼冒金星。

    “五百人都不好使,是吗?”

    “嘭!”

    “土渣街,就你最牛B是吗?”

    “嘭!”

    “艹NM,扛把子呗?”

    “嘭嘭嘭!”

    秦禹一边骂着,一边往马老二脑袋上爆踹了了七八脚后,对方已经倒在地上休克了,鼻孔窜血,浑身抽搐。

    “来,整点凉水,赶紧给咱马哥这一腔滚烫的热血浇灭了,快点的。”秦禹回头冲着老黑喊了一声。

    老黑也没客气,去卫生间取了一捅里面都带着冰碴的脏水,哗啦一声就浇在了马老二的脑袋上。

    缓了不到半分钟,马老二才眼睛里有了神。

    秦禹踩着马老二的小腿,弯腰冲着他喝问道:“愿意看蛙跳是吗?”

    马老二此刻眼神略显惊惧的看着秦禹,嘴上已经不敢说硬话了。

    “跪着!”秦禹突然吼了一嗓子。

    马老二吓了个激灵,顿时往后躲了一下。

    “我让你跪着。”秦禹指着地面,棱着眼珠子吼道。

    马老二懵B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别……别整的太难看了,行吗?”

    秦禹闻声立马抬起了右腿。

    “扑咚!”

    脚还没等踹在马老二的脑袋上,他立马起身就跪在了地板上。

    “跪着蛙跳。我不满意,你不能停,停一下,我踹你一脚。”秦禹抓着马老二的头发,一字一顿的说道:“听懂没?”

    两分钟后,马老二咬着牙,用双膝跪地的姿势,在屋内蛙跳了起来:“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妈的,老子认了。”

    ……

    门外。

    “今晚加班审啊?”齐麟问。

    “不用,该睡觉睡觉。”秦禹摇头回道:“先晾一宿,明天早上先审那俩小的拿证据,不然马老二和那个什么三叔,绝对不会吐的。这俩人一看就干这行不是一天两天了。”

    “明白了。”齐麟点头又问:“那你回新租的房子住吗,我送你?”

    “不用,今晚我就在这儿了。”秦禹摇头:“随便将就一宿,明天早上干活。”

    “好。”

    二人交谈两句后,秦禹转身就去了洗漱间。

    ……

    黑街某娱乐场所内。

    袁克接通电话,眼神有点惊愕的问道:“真的假的啊?秦禹带队去土渣街抓人了,还得手了?……呵呵,这小子还真给我点惊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