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子凶残

二楼室内。

    秦禹刚甩着脑袋从地上爬起,耳麦里就响起室外二组的喊话:“两个人,从贫民窟平房内冲出去了,往枫林路方向在跑。我们的位置有点远,不好追。”

    “你确定只有两个人?”秦禹红着眼珠子问道。

    “确定,只有两人。”

    “所有人注意,往枫林路方向移动。”秦禹咬着牙吼道:“有伤亡,就一定要摁住主犯,不然白搞了。”

    “收到!”

    “收到!”

    “……!”

    对讲机内传来了急促的回应之声,秦禹掏出枪,立马喊道:“没受伤的跟我下楼,快!”

    ……

    不到一分钟,众人赶到楼下,秦禹跑在人群最前面喊道:“二组,盯上了吗?给我报告匪徒位置。”

    “他们已经到了枫林路,还在往前跑,马上接近三环路交叉口。”二组组长低声应道:“我们咬上了,但距离有点远,在追。”

    秦禹闻声愣了一下,脑中瞬间想起齐麟就在那个方向,随即立马拿着对讲喊道:“2车,2车收到请回答。”

    “2车收到。”齐麟的声音响起。

    “匪徒去你的方向了。”秦禹语速很快的命令道:“有两个人,你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能拦就拦一下。我们有人伤亡了,只要能拖住个十几秒,我们马上扑到。”

    齐麟闻声愣住。

    “听见了吗?”秦禹又喊。

    “收……收到了。”齐麟很紧张的回了一句。

    “保持通话,我们马上就到。”秦禹说话间已经冲出胡同,和老猫上了一辆刚开过来的警用车。

    与此同时,老黑和老猫队内的两个人,上了另外一台车,第一时间赶往距离自己不超过五百米的三环路路口。

    车内,老猫拿着对讲喊道:“齐麟,你看见有人过去了吗?”

    ……

    三环路岔路口。

    齐麟此刻已经下了车,紧张到忘记携带车载对讲,手臂哆哆嗦嗦的从腰间拔出配枪,整个人藏在车头位置,双眼死死的盯着枫林路方向。

    是的,齐麟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不要命的大雷子会跑向自己这边。他紧张,他不自觉的想起了楼上刚才那声爆炸,以及稀里糊涂就殉职的同事。他害怕,他躲在汽车后面,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可却像经历了数年那样漫长。他明显区别于其他警员,他脑中没有啥势要为公牺牲自己的想法,只有毫无血性的胆怯……

    冷风吹拂,阿龙领着自己的同伴,大步流星的冲了过来,手里拎着明晃晃的大口径喷子,以及手.枪。

    车内,对讲机不停的泛起老猫声音:“齐麟,听得到吗?人过去了吗?回话,回话……!”

    齐麟额头冒汗,双眼盯着阿龙方向,犹豫了许久后,才咬牙举起了手.枪,声音颤抖的准备喊话。

    昏暗的灯光下,阿龙转身冲着同伴问道:“虾爬子怎么说?”

    “已经过来了,”同伴喘息着指向前方应道:“从前面平房穿过去。”

    “别动,有警用车。”阿龙一转身就注意到了路口齐麟开的二号车。

    “亢亢亢……!”

    同伴精神紧绷着,他回身看到警用车后,毫不犹豫的就扣动扳机喊道:“你先走。”

    子弹崩的警用车火星子四溅,齐麟佝偻着身子,躲在车头方向根本不敢露头。

    车内,对讲机内的老猫继续吼道:“齐麟,你那边有枪声,你和他们遭遇了?!”

    齐麟隐约听到车内动静,猫着腰就爬到了副驾驶位置,伸手要拉车门。

    路边,阿龙借着同事掩护的机会正夺路狂奔。他在街口斜对面的位置硬冲,准备强行进入平房区域内。而这时他离齐麟的位置,也就不超过三十米。

    齐麟伸手搭在车门把手上,刚要拽开,一扭头就看见阿龙要钻进胡同,随即他被逼无奈举起了枪,张嘴就要喊话。

    街口处,阿龙跑动时也在注意着警车方向,所以他转身之时,正好跟齐麟碰到个对脸。

    二人一怔,阿龙想也没想,举起喷子一枪就搂在了车头上。

    “哗啦啦!”

    机械盖子被打的当场凹陷,而齐麟却是愣在了原地,根本没敢还手。

    “翁!”

    就在这时,老黑的汽车冲了过来,他拿着对讲机命令道:“齐麟,开一枪,拦了一下,他跑不了。”

    齐麟躲在警用车后面没动,眼神惊惧的看着路口,脸颊煞白。

    “他妈的!”老黑一看齐麟没回话,立马喊了一声:“冲过去,他们就俩人。”

    汽车飞一样的前行,瞬间冲过齐麟所在的位置。

    “亢亢!”

    老黑从车内探出脑袋,冲着正在更换**的阿龙同伴就打了两枪。后者身体爆出一团血雾,仰面倒在了地上。

    “CNM,我让你追!”阿龙红着眼珠子骂了一声,回身举枪,扣动扳机。

    “亢,亢!”

    大口径喷子咆哮,电动车轮胎当场爆裂,斜着撞在了路口一家商店旁边的墙壁上,车头直接怼没了一半,冒起了白烟。

    老黑甩了甩脑袋,伸手推开车门吼道:“他就一个人,过去摁住他。”

    众人闻声下车,拎着枪就赶向阿龙所在位置。

    “吱嘎!”

    皑皑白雪的街道上泛起一阵刹车声,四个壮汉从车上走了下来,两人手持自动步,冲着老黑的方向就开始扫射。

    三环路上,眼瞅着赶到驳火现场的秦禹,一眼就看见了冲到阿龙身边的人,随即拿着对讲喊道:“老黑后退,他们有接应的。”

    老黑此刻后退已经来不及了,他下车了,并且往前冲了,所以子弹一扫过来,他第一时间的选择只能是躲在商店门口的凹陷处。可死了兄弟的阿龙却红眼了,端着喷子跑上来吼道:“CNM,追?你还追不追了?!”

    “亢!”

    老黑紧贴着商店玻璃门,也不敢露头看外面景象,只能冒蒙打了一枪。但阿龙却是胆大心狠的贴着墙壁过来,猎枪直接戳在了老黑的脑袋上。

    沉默,短暂的沉默。

    “别动!”

    跟在老黑后面的两个警员,持枪就要掩护。

    “哒哒哒!”

    虾爬子端着自动步,就将两人压回了掩体。

    老黑额头冒汗,厚厚嘴唇蠕动着:“……别……别杀我……我……。”

    “白杀我的人吗?啊,白杀吗?!”阿龙怒吼一声。

    “亢!”

    枪响,老黑倒地。

    “追,再他妈追我,我一天往你们警司里送一颗雷。”阿龙低着枪口,冲着老黑的身体崩了三枪后,才被虾爬子拉开,往路面上扔了两颗雷拖延时间,随即顺着夜路消失不见。

    街道口的警用车后面,齐麟亲眼看着老黑被打死,看着雷在路面上炸出两个大坑,整个人宛若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汽车停滞,秦禹冲下去,眼珠子瞪的溜圆,伸手拽了一下老黑:“兄弟,兄弟……你坚持……。”

    “死……死了……就死了吧……活着也是遭罪……。”老黑伸手抓住秦禹腕子,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我没亲人了……活的孤单……我在新一区……抚养了两个老家的孩子……你……你把我的抚恤金给他们。”

    秦禹攥了攥手掌,坚定的点头:“我一定给。”

    街道上。

    老猫双眼喷火的冲下汽车,直愣愣的冲到齐麟旁边,伸手喊道:“把枪给我。”

    齐麟目光空洞,木然抬头看向老猫。

    “我让你把枪给我!”老猫吼着一把抢过齐麟的配枪,动作熟练的退下**愣住。

    “对……对……对不起……。”齐麟结巴着说道。

    老猫气的手臂颤抖,指着**里的子弹吼道:“你……你一枪都没开,一枪都他妈没开吗?啊?!你他妈开一枪,老黑会死吗?雷子会跑吗?!我CNM的,你这个废物!”

    刚刚在二楼死的三个人,全是老猫队里的成员,他们和老猫虽然不算是什么亲密朋友,可那也是朝夕相处的同事啊。

    他急了,蹦起来用脚踹着齐麟的脑袋:“你为什么不开枪?怕死吗?怕死你为什么占着茅坑不拉屎?!CNM的,老子打死你个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