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赏驸马

一大清早,昊野就认真的请教祝明朗关于剑法的细节问题。

    祝明朗也一脸诚恳的对昊野说:“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位拿着修葺草圆的家丁,出剑细微到不伤到周围一花一木的情况下,将整个宅子的荒草、杂草都给除了,那也算是一种修行。”

    于是一个早上,昊野便在练习,明明有一身强大的剑鸿,足以将整个宅院给一剑铲平,但却要细腻得保持每一剑都只斩断一片杂草!

    祝明朗去黎云姿屋子外望了望,见她还在休息,便没有去打搅,自己往外头走去,想看一看这润雨城到底怎样的鱼龙混杂……

    还指望着润雨城能帮自己减轻龙宠伙食费的负担呢,对待这座城池也得认真起来。

    ……

    独自一人出门,祝明朗顺着有些破烂不堪的街道,看见了一片被轰烂的商铺,砖瓦散落到处都是,梁柱倒塌,没有几栋屋子是完整的。

    偏偏在这样的废墟街道中,竟然还有不少人摆卖,宛如一个小小的市集,只是卖的东西并非是什么蔬菜、水果、衣裳之类的,而是兵器、铠甲、龙皮、妖骨、药品之类的。

    废墟市集前,还有一个大大的木榜,远远走来就可以看见。

    木榜上,贴满了通缉犯的画像,也有许多悬赏、委任、雇佣的纸张,许多人都围在那里。

    “好像这座城虽然混乱归混乱,但自成一个小社会,佣营、护卫、军队、猎人、军商、恶徒们都靠着润雨城在这一带生存。”祝明朗望着这里形成的氛围,隐约觉得与罪恶之城有那么几分相似。

    大概,这里再出现几次不人道的屠戮行径,润雨城就会沦为恶徒、罪犯、邪派云集的罪恶之城了。

    祝明朗走到了这木榜处,相看一看这张贴出来的有哪些,这倒是让祝明朗想起了驯龙学院的委任处,可以在那里找寻合适自己的委任,并得到相应的报酬。

    “收集丧龙爪钩,用来制作军械?”

    “通缉叛变牧龙师?”

    “悬赏一人,缈国逃婚驸马——祝明朗。”

    祝明朗正在人群中,一脸认真的扫视着,猛然间看到了一个自己的画像,赫然在木榜的最中央处。

    而且那画像简直传了神,竟能把自己这样千年难得一见的英俊容貌给完美刻画出来,基本上只要看到本人,就可以认出!

    祝明朗心中大骇!!

    仔细一看悬赏方,缈国王权!

    温令妃……

    是不是练剑练出心理问题了啊。

    作为缈国王权,这样大张旗鼓的悬赏逃婚驸马,脸面不要的吗!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羞于公开吗!

    “这位兄台,看着面熟啊。”这时,一名身上挂着一条大蟒龙的男子转过头来,仔仔细细的端详着祝明朗。

    “原来不是我看错了啊,你看这人像不像是缈国王权悬赏的那位驸马?”

    “可不就是他吗!”

    “真是他,这就是祝明朗!!”

    “天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暴殄天物之辈,当了缈国驸马竟逃走了,完全不可饶恕,悬赏金额本尊者不要了,都得将他踩成肉泥!!”

    “悬赏三百万金,而且必须是活的。”

    “哦,那你们都让开,别伤到三百万。”

    刚才还一片和气的木榜下众人,突然间变成了一只只凶恶的豺狼,那一双双眼睛仿佛见着了无价之宝般贪婪,死死的盯着祝明朗。

    祝明朗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离谱……

    作为拥有契书的润雨城拥有着,他无非是一大清早作为这里的父母官在城内视察,谁知道视察出了这么个问题来。

    三百万金!!

    温令妃也真舍得,当初竞价她也才出两百七十五万金!

    “各位冷静一点,可以先听在下说一句话吗?”祝明朗看着这已经沸腾了的人群,脸色暗沉。

    “你就是我们男人的耻辱!”这时,那位自称是尊者的牧龙师说道。

    “这木榜上,有几千金、几万金乃至十几万金的委任,多如牛毛,各位还要深思熟虑一番,掂量一下自己能否处理得妥当,而我祝明朗为何被悬赏三百万金,大家应该心里要清楚,我是危险人物,奉劝大家之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轻易尝试会让自己后悔终生的悬赏。”祝明朗非常理性、中立、客观的说道。

    然而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反而激怒了更多在找悬赏目标的人。

    太嚣张了!

    不把他们这些靠吃悬赏的佣军、猎人放在眼里!

    他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正统军队疯狂招揽的强大队伍,放在任何一个国家大军中,也都可以独挡一面!

    “看来各位还是太冲动啊。”祝明朗好言相劝。

    “给我上,兄弟们一起拿下他,大不了三百万金大家一起分了!”之前那位牧龙师高呼道。

    此人应该是经常在润雨城行走的,这榜下多数团队、队伍、帮派都认识他,在这样巨大悬赏的蛊惑下,没有几个人会退缩的!

    祝明朗早已经利用魅影之衣,飘到了废墟处,见这群人恶狼一样扑上来,并且纷纷展现出了自己的神通,原本想要逃走的祝明朗仔细想了想,以后自己是要在这润雨城立足的,先拿这群猎人、佣军、牧龙师们立威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噢!!!!!!”

    晋升到了主级的雷沧暴龙,从祝明朗的灵域之中狂暴的冲杀了出来,它丝毫不在意被一大群凶猛的龙兽给包围,仿佛这些利爪凶牙的龙只不过是一群蜥蜴。

    溶火铠甲让雷沧暴龙全身燃烧着一种红焰,这红焰伴随着它鳞片中不断焕发的雷电,别说是子级、将级的龙兽了,就连主级的古龙,都根本抵挡不住雷沧暴龙的任何一次全力出击!

    “青卓,上!”

    祝明朗只管往后躲,即便被一群人围殴,作为牧龙师,他仍旧可以一边剥桔子,一边与这些人大战。

    左沧龙,右圣龙,中间还有一把剑灵龙!

    实在有强突自己的神凡者,剑灵龙再慢悠悠的出手,确保祝明朗方圆十米之内不会有敌人,不影响祝明朗吃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