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拿下

人家小姐们一听说霓海,都是一脸憧憬,想要去那里看一看、走一走,好好品味一下这特别的海域,然后在那浪漫的珊瑚林中渐渐的沦陷。

    自己家的这位,一听说霓海很美,喜欢的方式就是称霸霓海,确保那里的每一滴海水,每一角珊瑚,都是属于她的,这大概就是一位女统治者的浪漫!

    可能离川大地对于黎云姿来说还是太小了一点,不好施展她的真正才华。

    “就当是四处考察吧,有喜欢的地方,就先在地图上做个标记。”祝明朗说道。

    接过祝明朗递来的墨笔,黎云姿望了一眼地图,没有去在乎霓海那一片地带,反而是找出了缈国,随后在缈国上画了一笔。

    “世事无常,往往会让人身不由己,我也不喜欢这种滋味。”黎云姿说道。

    “你在意我争婿的事情吗?”祝明朗问道。

    “不在意。”黎云姿摇了摇头道。

    祝明朗有些小失望,如果她说在意的话,自己是不是顺势可以含情脉脉的望着她,然后握住她的小手,在温柔的靠上去……

    怎么是不在意呢?

    “终究太脆弱了……”黎云姿声音很低很低,不像是在和祝明朗说的,更像是在告诉她自己。

    是啊,还不够强大。

    若足够强,便不至于在锐国那场战役中受创。

    若足够强的话,也不需要什么神古灯玉,即便需要也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获取,而不是由祝明朗去为了这块灯玉而身不由己的做什么缈国之婿。

    正因为太过脆弱,才导致身边在乎自己的人需要做出一些牺牲。

    黎云姿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变数永远都存在着的,她需要强大到从容的面对这一切,包括天灾人祸,包括新大陆陨落,亦或者将来兴许会存在着的末日……毕竟这个世界本就不牢固。

    不是像这次这样。

    一个小小的锐国,便险些耗尽了自己的气数。

    祝明朗还算了解黎云姿的,看她这副神情忧虑的样子,不由苦笑了起来。

    娘子是不是又在想什么长远的事情啊?

    祝明朗早就留意到了,黎云姿的思维和寻常人不太一样,绝大多数人是遇到了什么问题,然后想办法去解决。

    黎云姿则属于当前的问题都是小问题,闭着眼睛就能够处理,真正令她担忧的是接下去可能存在的危机,就好像一位优秀的棋手,当她面容惆怅的时候,不是因为眼前的棋子被吃了,往往是已经看到满盘皆输的结果了。

    说是未雨绸缪都有些朴素了……

    不喜欢身不由己,那也未免想法太超前了!

    “娘子,难不成你是要将整个极庭大陆都统一,才能够稍稍舒一口气,先别想那么多了。”祝明朗笑着说道。

    黎云姿美眸注视着祝明朗,一脸认真的样子,道:“极庭大陆兴许也只是这世间的一粒尘埃,在未了解这洪宇构成之前,都不能松懈。”

    祝明朗在内心给自家娘子竖起了大拇指,果然,还是低估了女君殿下的思想层次。

    “娘子……”

    黎云姿瞪了祝明朗一眼!

    刚才被祝明朗神不知鬼不觉的用这个称呼蒙骗过去了一次,姑且就算了。

    怎么还叫顺口了?

    都和别人成亲了。

    怎么不叫缈国公主娘子去!

    “云姿,远的事情就先不想了,这润雨城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们就拿下来。”祝明朗面不改色的说道。

    “暂且看看这胡家兄妹能耐,若他们守不住这城,拿了城主之印,我们便可以离开了。”黎云姿说道。

    要从离川那边调军队和管理者过来,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能够让本身就熟悉这里的家族来掌管那是最好不过。

    离川大地是离川大地,或许只能够沉寂在极庭大陆的最东边角落,但黎云姿的统治权不能只局限在那么小的一个地方。

    眼下的安定,只不过是皇朝施舍的。

    包括黎云姿自身,在这极庭大陆也很渺小。

    打一开始,她就打算扩张。

    总而言之,有哪一方势力比自己强,就不太习惯。

    祝明朗望着黎云姿那双明亮的眸子,再一次确定了那个可能,那就是眼前这位女武神离开了新手村岛,踏向了更广阔的征战大陆!

    行吧,黎云姿的理念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人类文明断层严重的世界,本就是存在着无数悲惨,为了不让这悲惨与无可奈何降临到自己的头上,站在最顶端永远不会有什么错。

    何况自己也是牧龙师,那从势力大比中搜刮来的资金也消耗了大半,要再找不到新的收入来源,自己只能够将越吃越贵的几条龙给放生了。

    也因为它们吃得贵,耗费大,祝明朗到现在都还没有敢养第五条龙,怕又是一个烧钱的。

    润雨城确实很不错,一方面适合做在极庭大陆西边的一个据点,另一方面可塑性也非常强,收过路费都让一些国家直流口水。

    眼下有那么多龙,那么多小姨子要养,不能再一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心态了,得和娘子一起奋斗。

    ……

    和黎云姿聊了一会这一路上的趣事,不知不觉周围的灯火都已经灭了,安静得像是所有人都睡着了。

    这个时候,就展现出一个男人脸皮厚度了,只要黎云姿没有亲口让自己离开这个房间,祝明朗坚决不走,没放下脸来说不合适,就必须一起睡。

    “你这睡,我去雨娑的屋子。”黎云姿一如既往的那副清冷模样。

    “夜深秋寒,还是我走吧。”祝明朗轻叹了一口气。

    “嗯。”黎云姿也没打算真的换屋子。

    见祝明朗走了,黎云姿吹灭了灯,那双明亮而清澈的眸子却没有闭上,只是望着有些老旧的窗,似乎没有任何睡意,似乎又在思索着更远的事情。

    祝明朗出了屋子,看了一眼乌云遮蔽的夜色,只好和昊野挤一个房间。

    昊野都睡沉了,发现祝明朗进来,一副惊讶的模样道:“小师叔,惹星画姑娘不高兴了?”

    “关你什么事,睡你的。”祝明朗没好气道。

    “哦。”昊野真就翻了个身,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