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道法令

胡冲明再次看了一眼祝明朗手上拿着的城池契书。

    这契书对那些霸占着润雨城的势力而言确实就是一纸废书,可对他们胡家来说却是关于到尊严的东西。

    他们胡家四处招兵买马,自然也遇到了一些老牌家族的阻扰和嘲笑,其中最耻辱的莫过于将这座城池变卖,地契与城印都不在手上。

    既要复兴润雨城,却还要顶着一个被人扫地出门的丧家犬名头!

    这是他们胡家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可以,只要能够将那些霸占着润雨城的恶棍们都驱逐出去。”胡冲明点了点头。

    他们才是这座城的主人!

    “那合作愉快。”祝明朗笑了起来。

    “这里的形势得事先与你说明,除却那些强盗军阀之外,丧龙一族再度出现了,它们像是在找寻什么东西,这块土地上沾满了丧龙的献血,埋葬着无数丧龙的尸骨……”胡冲明说道。

    “好说,我是牧龙师,擒妖、斩龙,手到擒来!”祝明朗道。

    ……

    胡冲明先安顿好了他的手下们。

    让祝明朗比较意外的是,他那些手下都不是普通将士,居然全部都是牧龙师,虽然修为都不是特别高,可一两百名牧龙师的队伍,其实也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成千上万的大军了。

    看来这胡家兄妹,是真的打算收复这润雨城!

    这样更好,战场之事,祝明朗自己也不是很擅长,有一个真正统领的人在,会轻松很多。

    胡冲明也不是纯粹的江湖白痴,他自然也看得出来祝明朗这几人的修为很高。

    他的队伍缺乏的也正是这样独当一面的牧龙师团队,尤其是这润雨城附近,有太多军队财阀都是会供养着一些强大牧龙师的,甚至统领本身就是牧龙师。

    刚入夜,油灯都没有的屋子漆黑一片,祝明朗也不习惯太早睡觉,他走到了院子处,其他人也都坐在院子里燃起的篝火处,方念念正将一些美味的肉放到火上温烤。

    别的技巧方念念没学会,这烤肉已经被她偷师了。

    胡家的兄妹此时也坐在其中,那位两撇胡须的军师也在,正吃得满嘴流油,一直向方念念打听手法。

    这时,屋子外头的街道上传来了惨叫声,祝明朗望去,看到了几头猛龙的身影,还有一些站在屋檐上的盔甲士兵,他们神情严肃冷峻。

    “怎么了?”祝明朗指了指外面道。

    “一些匪类,他们想要抢我们收拾出来的地方做窝,正好有几个都是背着悬赏金的,我让手下把他们都杀了,换了赏金可以补充一点军需。”胡百灵带着几分不屑和厌恶的说道。

    “这里还真乱得不行,匪徒都明目张胆的抢地盘了。”祝明朗也坐了下来,自己拿了一窜鸡胸肉开始烤了起来。

    大家相处还算融洽,方念念提供肉,胡家的提供酒,明明是在一座城池之中,却宛如在荒郊野外……

    “所以我建议是先将润雨城这些肆意妄为的匪寇先全部清理掉,否则普通黎民百姓根本就不敢到这座城来,民生得先恢复。”胡冲明说道。

    没有店铺,没有市场,没有工匠,没有农耕,这润雨城被称之为城池都有些勉强了,完全就是一片地理位置好的废墟。

    “哼,那些匪寇在茶色大地作乱,所得到的财物有一半需要缴纳给这里的军队,匪寇团只是一些恶臭缭绕的苍蝇,真正让润雨城变成这副样子的不就是这些军队垃圾!”胡百灵说道。

    “总是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胡冲明说道。

    “匪寇那么多,哪里清剿得干净,一桌子菜都馊了,引来了无数苍蝇,不将菜倒掉,却去赶杀苍蝇?”胡百灵毫不客气的数落道。

    “百灵,和你说了多少次,有外人的时候不要这样顶撞哥哥,我不是在好好的商榷对策吗,问题总是先提出来,然后再慢慢解决。”胡冲明苦笑的说道。

    “慢慢解决,按照你的方式,等我们都进棺材了,这润雨城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胡百灵一点面子都不给胡冲明。

    一旁的军师,继续询问着烤肉的方法,将他们胡家兄妹这种争吵看作是常态了。

    兄妹两争了好一阵子,最后谁也不认同谁。

    无奈下,胡冲明只好询问起祝明朗,看看这位前来上任的新城主有什么高见。

    祝明朗摸着自己下巴,脑子里一团浆糊。

    统军、治理、攻守……这些他一窍不通!

    这个时候要是能够空降一只郑俞就好了,以他的才能,分分钟能把这润雨城给变成商贸天堂……

    离川立了国之后,程统帅做了国君,黎云姿为国师,郑俞和张拓都成了国辅。

    那场奠定大局的战役,似乎是郑俞率领一直军队找到了西崖的另一条裂缝,并沿途摸索出了一条能够悄无声息抵达锐国国都的路径。

    于是就在锐国召集全国大军,想要一举攻破长峡防线的时候,称统帅与张拓舍弃和摧毁长峡,拖延了锐国大军踏入离川的步伐,同时黎云姿率领自己的军卫与郑俞的部队汇合,趁着锐国全国军力空虚,直接攻下了锐国国都。

    黎云姿骁勇善战,这是整个离川大地的人都知道的,郑俞的这个另辟新径也功不可没!

    究竟是先剿灭流寇,还是肃清黑暗军阀,郑俞应该会有比较清晰的抉择吧,毕竟他看到的东西总比别人更长远。

    “这方面我不太擅长,怎么去处理的话,还是……”祝明朗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负责出谋划策。

    “下一道法令,城内除却胡家军的所有武装势力,都视作叛军,格杀勿论。”这时,坐在祝明朗身旁的女人说话了。

    祝明朗愣了愣。

    印象中自己身边的这位应该是预言师小姨子,她平常说话可不带这么大的戾气!

    难道是南玲纱?

    “这法令,谁会听从。”胡百灵却笑了起来,觉得对方说的这个方法很幼稚。

    “法令下达后,将所有把这里做据点的匪寇杀了,顺藤摸瓜处理掉黑暗军阀,给城中武装势力一种格杀勿论的假象,一些不想要招惹无端斗争的武装力量就会自行离开。”女子接着说道。

    “这办法不错!”胡冲明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