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城

那对盔甲男女听到这番话,目光紧紧的盯着方念念。

    “开的什么玩笑,这座城的契书早就卖掉了,妄想利用一些文书上的东西到这里来行骗,你们还真来错了地方!”那抱着头盔的女子冷冷的说道,并且言语里已经透着几分杀气。

    “我们来自皇都。”祝明朗走了过来,打量了一番这对男女的着装,还有他背后那一群盔甲军,接着道,“这宅子以前是你们的,你们是这润雨城的居民?”

    那位盔甲男子显然更和气了一些,他走了上来,开口解释道:“润雨城是我父辈所建,当时他率领着一支雄军,铲除了一群盘踞在此处的丧龙,并在茶色大地润雨城处建造了第一座岗楼,那场战役轰动了十国。”

    “我听闻,最初的建城者,是一个叫做胡族的,你们是胡族成员?”昊野询问道。

    在附近几个村镇、驿站的时候,昊野就打听了一些关于这里的事情。

    “是的,这位是我家妹妹胡百灵,在下是胡冲明,我们两兄妹原本是这座润雨城的继承人,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们父辈不得不将润雨城变卖,卖给了神凡学院,只是,按理说如润雨城的地契书应该是在神凡学院的手上,为何会在你们手上,你们若不是骗子的话,能否给我们看一下城池契书,上面有我父亲的署名。”这位自称是胡冲明的男子还算客气,很礼貌的上来询问。

    方念念既然已经说了契书的事情,祝明朗也没啥好隐瞒的,反正这契书其实根本就不值钱,这个地方的每一个势力都如豺狼虎豹,谁会去管那一纸文书!

    祝明朗拿出了润玉城的契书。

    按照这位胡家男子的陈述,那应该是神凡学院将这一份契书放入到了机关城,作为了当时各大势力弟子增多的资源。

    契书呈出,胡家兄妹立刻凑上来看,看完之后两人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兄妹俩面面相觑,好半天胡百灵才看着祝明朗等人,惊愕的说道:“你们真是委派来的城主??”

    “这份润雨城契书还经过了皇朝鉴印。”一名留着八撇胡子的男子惊讶的说道,这一群人就他没有穿着盔甲,看打扮应该是军师。

    “你们是皇朝那边派来的?”胡冲明也看到了地契书上多的一道不可印章。

    这份地契书,千真万确,上面有他们父亲的署名,还有他们兄妹俩的拇指印!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份文书竟然辗转到了皇都。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祝明朗说道。

    “怎么样,都告诉你们了,该滚的是你们。”方念念得理不饶人。

    胡百灵和胡冲明都面露尴尬。

    这润雨城都多久没有真正的掌管者了,许多城池土地都被列强给霸占,作为了自己的领地,他们确实是这座宅院的原主人,但经过了几次战争的扫荡,润雨城最终的归属自然是胜利者和拥有契书者。

    “这院落旁边还有一大片破屋,收拾一下也能住,不介意的话你们就住那吧。”祝明朗说道。

    “这位兄台,契书现在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了,而且此地远比你们想象中的凶险,到这里委任城主,无疑是将自己送上断头台,何况你们才这么点人……”胡冲明言语也客气了几分。

    “有什么话直说。”祝明朗道。

    “不如兄台将这契书卖给我,当时族内父辈确实糊涂,卖掉了这座城,但谁想到后来又被各国践踏,变成了这幅糟糕狼藉的样子,我们兄妹俩这些年一直都在招兵买马,就是希望重新夺回这润雨城的掌控权,若能够将此文书卖给我们,我们胡家也算名正言顺接管,对将来的民生重建也更有帮助。”胡冲明上前来,诚恳的对祝明朗说道。

    “你们打算夺城??就你们这点人??”方念念一眼望去,从这对兄妹到身后跟随着盔甲士兵,不过一两百人啊!

    一两百人,怎么夺城?

    刚才从润雨城道路上走过来,驻扎在街道两旁的那些不同装束的势力,规模达数千人的都有不少,要不是提前知道了这里的纷乱战场情况,方念念还以为进入到了一座军营城池了呢!

    “我们人虽不多,个个都是精英,何况即便是要拿下润雨城,也需要循序渐进才是,先在这座城中占据一席之地,然后慢慢驱逐那些不入流的势力,我们制定了比较长远的计划,现在只是刚迈出第一步罢了。”胡冲明说道。

    “城主之印呢,你们打算怎么夺回来?”祝明朗问道。

    “当然是拿下了城主之位,一个月内若不再易主,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找神凡学院索要,神凡学院又不是那些无道军阀,相信他们会授还给我们的。”胡冲明认认真真的说道。

    祝明朗看了眼昊野。

    昊野一脸茫然,不知道小师叔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祝明朗翻了翻白眼,昊野这家伙也太呆板了!

    目光转向南雨娑,果然牧龙师小姨子冰雪聪明,一下子就领会了祝明朗的意思,她大眼睛眨了眨,低声道:“我们做城主,不如扶持一个人做城主。”

    治理、管理,确实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尤其是他们又没有在此处落脚。

    与其将这座城池攻打下来,拿了城主之印便拍屁股走人,确实不如选一个人来当,他们暗中协助来得轻松妥当。

    “契书我们不卖,但可以拿城主之印来换。”祝明朗说道。

    “兄台,城主之印这东西其实就是一个象征,昂贵的收藏品罢了,你要它有何用呢?”

    “我们自然有用。”祝明朗道。

    “可要拿下这润雨城,少则一年,多则三年,兄台不如先将契书给我们,我们胡家也好打着重建润雨城的旗号扩充一番,这样兴许会快一些。”胡冲明说道。

    “没事,有我们帮你们,不需要那么长时间。”祝明朗说道。

    “啊??你们一共才……”胡冲明当场数了数,没一会就数完了,便道,“你们才五个人。”

    “七个!”方念念气呼呼的纠正道。

    “我是牧龙师,他们是我牧龙师团队的成员。”祝明朗笑了笑道。

    “那也是很寒酸的牧龙师团队……”胡百灵没好气的说道。

    “我是正统城主,手上持有契书,而你所在的家族是这座城建造者,有心夺回失去的一切,为什么要让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盘踞在城内呢?”祝明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