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摊子

这文书,卵用没有!

    山高皇帝远,就算是极庭皇朝任命的城主,只要入驻润雨城,一定被剁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到头来,自己这个冠冕堂皇的城主,却还需要看那些军阀的脸色!

    润雨城,一直就被割让、占领、侵略,换国旗比换季还快。

    一般来说,手头上拥有润雨城城契时,需要先上交给当地的国邦,国邦那边会下达委任令,由契书持有者一手拿着国邦委任,一手拿着城池契书去正式上任,担任城主。

    结果夸张到令人发指的是,出了缈国国境那会,祝明朗他们一行人原本是要去旱国上交契书,等到了润雨城,润雨城已经成了屠国领地,流程上来说,就得跑去屠国上交文书……

    这么一来一回,天知道这润雨城会不会又易主。

    所以要真的按照皇朝的文书规矩来,祝明朗啥事都不用做了,就在这几个国家来回跑得了。

    “小师叔,咋办呀,这润雨城不是善地啊。”昊野一脸犯难的道。

    祝明朗也头疼啊。

    他要的不过是城主之印。

    眼下城主之印是在这块土地的坐镇势力手上,属于神凡学院的领地。

    神凡学院也明文表示,城主之印只会授予给在该城池中统治了一个月以上的城主,其他流水的城主是没有资格拿城主之印的。

    要知道城主之印具体放在神凡学院什么地方,什么人保管倒也好说,偏偏这城主之印的归属毫无线索,总不能将整个神凡学院的地给掀了?

    抵达了一处边境村庄,几人暂且先住下。

    村庄屋子大部分是由石头砌成,来来往往的多数是雇军、牧龙师队伍、军队、战争商贩之类的,普通的百姓反倒是没有几个。

    这片土地被称之为茶色大地,血液流淌在了沙土之中,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淀,就会变成茶黑色,其实也是由于这四个国家常年无休止的战争所导致的。

    同时也因为战争,这里随处可见牧龙师团队、雇佣团、私军、国战军队的身影,而那些军匪、流寇、恶徒、罪犯、黑商也因此混杂在其中,真正意义上的鱼龙混杂,秩序紊乱。

    正经做生意的商旅,是很少会穿过这茶色大地的。

    而没有一点本事,也不会轻易跑到这种地方来看什么风景,毕竟一不留神就有一支凶悍的军队从身上碾过。

    ……

    大地呈现灰茶色,看上去有几分萧条,而润雨城就坐落在这平坦大地的中央,没有任何山峦、丘土、树林的遮掩,就连河流也没有见到。

    这里的雨时非常的精确,基本上每年每个季节都会有比较固定的雨量,本应该是一片相当富饶的领土,因为周边国邦的混乱、阵营的复杂,以至于这座城看上去跟一座黄土之城没有多大的分别。

    步入到了润雨城,祝明朗无奈的发现这里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旅客,多数是一整队一整队的人群,要么是在这里歇脚的牧龙师团队,要么就是一些私人车队,基本上都是全副武装,像祝明朗这一行人仅仅几个,并且轻装上阵的都非常少见了。

    没有旅店,甚至没有人轻易敢经营这个生意。

    无奈下,他们只能够找人收拾出了一间废弃的院子,在这个荒草丛生的小破院内先住下。

    “这里还没有恢复民生,我们得自己烧火做饭了。”方念念说道。

    “好凄凉的城池啊,要不是它处在的位置非常特别,是四国交汇,而且所有需要运输往霓海的商队都要经过这里,这里就变成一座鬼城了。”昊野感慨了一句。

    “正是因为位置特别,才会被各路势力、军队来回倾轧,最后将这样一个商贸荣华城池给彻底毁了,这契书迟迟没有人购买,也是有原因的。”祝明朗将地面清扫了一遍。

    这小破院是由浅绿色石砌成,砖瓦都是品质比较好的,以前估计也是润雨城大户人家住的,现在就跟山路间的破庙没有什么分别。

    好在细心整理一番,也不是不能居住。

    就是生活用品在这附近不好购买,要购买也比较昂贵。

    “国家归属划分不明确,但坐镇势力却是神凡学院,所以如果我们将这份正统的文书递交给神凡学院,是不是名正言顺的从他们手上拿到城主之印?毕竟别人都是强取豪夺,占山为王,我们才是真正的任命者。”祝明朗摸了摸自己下巴,开始考虑起这个问题来。

    “应该是可行的,问题是现在把这润雨城当驻扎营地的军队、牧龙师团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们未必会答应这座城有城主吧?”昊野说道。

    润雨城估计不知多少年没有真正的城主官员了。

    而且在这一代谋生,发战争横财的雇佣军、牧龙师不再少数,他们过惯了润雨城无秩序的日子,有新城主来,他们肯定不会答应。

    “哼,一群寄生虫罢了,从始至终都没有希望润雨城能够复苏,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将他们给全部驱逐出去!”这时,一名身穿着盔甲的男女走了进来,他们身后还跟随着一群人,都佩戴着武器,也武装着一些不是那么合身的铠甲。

    那盔甲男女踏入院子,发现院子内有人在打扫收拾,而且还弄得非常干净整洁,不由的愣住了。

    女子抱着一个头盔,有些恼怒的走了过来,指着他们几人道:“你们这些流浪者,把这里当什么了,赶紧都滚出去。”

    那男子倒没有那么恶劣,一边劝阻女子,一边上前来解释道:“几位,很抱歉,这栋宅院以前是我们的府邸,因为战争而破损荒废了,现在打算带我们弟兄们在这里驻扎。”

    “我们收拾了快一整天,不见你们人影,等我们弄得干干净净、整整洁洁,你们就来了,真巧!”方念念抹了抹脸颊的汗珠,一脸不满的说道。

    “这是你们的辛苦钱,赶紧滚蛋!”那盔甲女子扔出了一袋金子,带着几分厌恶,仿佛自己的神圣居所被人沾污了一般。

    “哼,谁稀罕你的钱。我们手上有这座城的契书,这整座城每一条街道,每一座房子,每一粒砖瓦,还有周边的土地,都是我们的,该滚蛋的是你们!”方念念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