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者

孟寒舞在门前,脸颊上的冰快要把整个门框给冻住了。

    到底是谁来应婿?

    怎么变成她在这里给祝明朗扫清那些竞争者?

    孟寒舞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守在了公主府前,只要能够完成这次任务,给祝明朗当护卫就当一会吧!

    ……

    坐了下来,祝明朗发现所有人都在府院中,周围种满了红得像霞一样的枫叶树,一些美酒,几盘精致的水果,还有一些笔墨纸砚,要不是确认过这里是公主府,祝明朗还以为自己进了什么书院考场。

    “公主喜欢诗词,各位就请在等候之余做一篇诗,当作初见印象吧。”一名身材极其高挑的大宫女说道。

    考文采??

    真被自己说中了。

    洛水公主这是在筛选出一些大字不识的豪贵草包吗?

    诗才这方面,祝明朗虽然不精通,但在祝门这样一个喜欢收集古玩名画的世家中,基本上该会的都会一些。

    写了一篇红叶诗,祝明朗便开始打量身边的几人。

    让祝明朗有些意外的是,这里还有一位熟人,正是那名在龙女殿摔掉了门牙的梁王子!

    “张三、张二、张一,就是这家伙,给我剁了他!!”梁王子也看到了祝明朗,顿时怒发冲冠。

    这一声怒吼,缺掉的门牙还露了出来,让原本气焰嚣张、凶神恶煞的他变得极其滑稽,惹得那几位宫女娇笑连连。

    “梁王子,这可是在府内,不是在门庭,还希望梁王子克制,有什么恩怨,可以等出了府再处理。”那位大宫女语气加重道。

    “好,好,你小子给本王子等着!”梁王子憋得满脸通红,提着笔,开始写诗,龙飞凤舞,却写得狗屁不通。

    大概公主设置的这个诗词考验,就是为了将梁王子这种货色给剔除出去的吧。

    祝明朗环视了一圈,发现有一名书生模样的青年气质与众不同,他执笔姿势就有些古怪,书写的时候更像是蕴藏着一股气势,像是将某种力量灌输到了那白色的纸张上,而那一行一行黑色的墨字,却龙蟠虎踞那般,竟令人产生一种敬畏之意。

    这是什么能力?

    祝明朗好歹是一名拥有龙君的牧龙师,若对方是玩一些书法的把戏,根本不可能让自己产生这种古怪的情绪。

    那书生放下了笔,然后闭目养神,不与他人交谈,也不再理会周围,就如同那些轻轻飘摇的小枫木……

    祝明朗又望向了另外一处,见到一名比较成熟的男子,他本人给人一种儒雅之感,要说特别之处也没有,只是他身边站着的那位守护者,却似乎是一名实力极强的牧龙师,他的身上缭绕着一股龙息,如一座隐藏在浓雾中的高山一般!

    “这位老哥,没四十,也有三十七八了吧,怎么还和我们这些年轻人抢公主呢?”祝明朗与这男子坐得比较近,于是开口问道。

    “说来惭愧,一直忙于国事,到现在都未娶亲,正好这些年国邦安定,四处走动到了这缈国,便想要试一试。”成熟男子看上去很随和,面带大方的笑容说道。

    “祝门,祝明朗。”祝明朗自我介绍了一番。

    “屠国,屠文贺。”成熟男子回礼道。

    “屠国?好想没有怎么听闻啊,是在什么位置?”祝明朗问道。

    “祝公子没有听闻很正常,我才改了国号,鄙人也不算是什么有才气之人,所以干脆让国邦随我姓屠。”屠文贺平和的说道。

    祝明朗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却心惊不已!

    是个狠人啊!

    让国家随他姓!

    这家伙是一个猎国者!

    极庭皇朝中,有许多牧龙师团队,他们专门奔走于各大国家,甚至会为国家的军队服务,帮助他们攻打城池、占据领地。

    当然,也有一些牧龙师自己就是统治者,他们不断的占领城市,收取城市高额赋税……

    而其中有一些牧龙师团队,更是有着猎国志向,那些重要的城邦,那些富饶的国家,都是他们的猎物!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这句话在这种人身上可谓完美的展现!

    他们狩猎国家,让整个国家附庸在他们的牧龙之师下,等到这个国家的利益被榨干了之后,他们就会离开,任由这个国家自己腐烂!

    猎国者,在牧龙师团队称谓里面是最顶级的了,难怪此人身边的护卫都给人一种大山一般的压迫感,祝明朗不禁对这名看似儒雅的大龄男子刮目相看。

    当然,猎国者也分两种,一种是愿意去治理的,让那些本身就没有什么秩序可言的国度变得井然有序。

    另一种就相当于蝗虫过境,只为了将这个国家的资源扫荡一遍,根本不会去在意造成的后果,毕竟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统治与管理的想法,仅仅是为他们庞大的龙群服务。

    “若成了驸马,屠老哥岂不是要留在这缈国国都中了,这里的女人们可不希望自家男儿抛头露面。”祝明朗说道。

    “呵呵,这个还是得看情况的。”屠文贺显得很自信,似乎这缈国的条条框框未必束缚得了他。

    正说话之时,有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材矮小,面容倒是俊秀,见众人已经开始写诗了,于是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哪个是祝门的?”刚入坐,这名俊矮男子就开口问道。

    “在下。”祝明朗回答道。

    “找人守门下次找个厉害点的。”矮俊男子说道。

    祝明朗这才想起来,自己让孟寒舞守门的,不允许任何人再踏入到公主府内。

    这矮俊男子竟然打败了孟寒舞!

    果然,没一会,孟寒舞就跑了进来,额上与发丝都还有许多汗珠,她扫视了一圈,似乎有些不服输,要继续与那名矮俊男子再战一番。

    “算了,人家有那个本事。”祝明朗对孟寒舞说道。

    “关你什么事!”孟寒舞瞪了祝明朗一眼。

    “姑娘,再回山修炼几年吧,你的剑法还很粗燥,而且你冷冰冰的,没有一点女人味,我没有兴趣与你纠缠。”矮俊男子说道。

    祝明朗忍不住笑了起来。

    说得好啊。

    成天冷冰冰的,没个好脸色,不是女人不女人的问题,而是人味都没有了。

    不过,孟寒舞的修为应该和白秦安差不多,实力能够碾压她,看来最后进来的这人确实很强悍。

    竞争者还不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