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进阶

着装上,她们从来就没有固定的风格,时而朴素古雅,时而艳丽多姿,更何况像南玲纱和南雨娑这种根本不是睡一觉就换人的一魂双体,指不定刚才还在和南雨娑争执,下一秒南玲纱就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这场辩论变得索然无味。

    所以,祝明朗望着这对姐妹,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谁答应的,甚至是谁开口说好的,祝明朗都不记得了。

    “其实不用在意,一场空口无凭的婚约罢了。”祝明朗说道。

    两年后。

    孟冰慈能找到自己再说。

    即便找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实力也不是她们想约束就能够约束的。

    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指不定娃都有了,孟冰慈武功再高,还能拿自己怎么办!

    “什么婚约?”

    “额……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答应什么?”祝明朗质问道。

    “只是想打败温令妃罢了。”

    祝明朗倒吸了一口气,那张脸跟被冻僵了一般。

    喜欢打架,而且成天一副本仙子天下第一的高深莫测样子……

    南玲纱无疑了!

    “星画姑娘,你与玲纱姑娘慢慢解释?”祝明朗问道。

    “刚才那个女人又是谁,修为很高。”南玲纱接着道。

    望着南玲纱宁静眸子里闪烁着几分热诚,祝明朗整个人都不好了。

    南玲纱不会是孟冰慈也想一起打败吧?

    孟冰慈修为究竟是什么境界,祝明朗也不知道……

    画师小姨子请你冷静一点。

    ……

    不管怎么样,第二块神古灯玉是到手了。

    将之前那块从缈山剑宗的神古灯玉取出,把摘下的玉放在一起,果然这两块玉是一分为二的,切口吻合,拼起来才算一块完整的。

    将玉暂且作为手链,戴在黎星画的皓腕上,相信再温养一些时日,黎云姿的心魂就会有所恢复。

    指不定还会又意外的惊喜。

    按照之前吴枫的安排,祝明朗带着四位姑娘往三叉城中走去,昊野已经带着方念念在那里等候了。

    温令妃是公主,自然也是这缈国的统治者,祝明朗并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所以也做了一些乔装,跟随着一直商旅,慢慢的坐着马车离开,一路向着霓海的方向。

    目的地是润雨城,那里有第三块神古灯玉,现在已经有了两块神古灯玉,黎云姿心神也在慢慢恢复,这让他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必像之前那么焦虑不安了,何况这第三块神古灯玉获取的难度似乎远没有偷窃缈山剑宗和挟持缈国公主那么高。

    过了三叉城,买了一辆平稳的龙兽马车,在昊野的引路下,他们正在远离缈国国都……

    行路缓慢,看看沿途的风景,祝明朗无意间发现,雷沧暴龙竟然自己进阶了!

    就在他们抵达一处驿站时,祝明朗灵域里绽放起了一道光芒,是从大黑牙的鳞片上释放出来的,而当时大黑牙还在呼呼大睡,刚刚吃饱了的它睡得如猪一样死沉,就连自己正在蜕变,正在进阶都浑然不知!

    “噢???”

    一觉醒来,雷沧暴龙惊慌失措的发现,自己鳞片变了,皮肌变了,体格变了,就连那龙角也变了,因为对进阶后的不适应,还在灵域里摔了几个跟头!

    原来自己也有睡觉就能够变强的能力??

    雷沧暴龙欣喜得大吼,仿佛追上小白岂的修为指日可待了。

    “应该是灵泉灵域的作用。”祝明朗说道。

    之前就给大黑牙味过了强化灵资,事实上这一路上祝明朗对几条龙的驯养都没有停过,资金充裕的情况下基本上是龙宠们一消化,就马上续上新的强化灵资,口粮也不用说,必定是买最好的。

    内服灵物,外敷灵气,效果确实显著,大黑牙竟然自然进阶到了主级!

    “要是能够唤醒溶火重铠上的铭纹之力,大黑牙应该会很勇猛!”

    溶火重铠是由祝天官亲自打造的,这件重铠其实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尤其是上面镶嵌着的铭纹,到现在祝明朗都还没有让这溶火铭纹解禁。

    这一方面是大黑牙修为不够高,过于强大的铭纹反而会让它不堪重负,另一方面祝明朗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溶火之晶充盈,铭纹是消耗品。

    “等你修为再稳固一些,想办法唤醒溶火铠甲上的铭纹,那样你连君级龙兽的攻击都可以抵挡。”祝明朗很满意。

    修为不够,装备来凑。

    大黑牙修为自然很难和几个天赋异禀的龙宠想比,但有自己这样一名铸艺高超的牧龙师在,只要找寻到合适的龙铠改进方式,大黑牙一样可以独当一面!

    祝门的内庭,之所以受人敬仰,正是因为内庭所铸造的一件龙铠甚至可以让一头龙兽实力提升一个大等级!

    祝天官在这件暴龙重铠的锻造上留有许多空白,需要祝明朗随着大黑牙的修为、属性的改变进行调整和强化,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铭纹的注入,若能够注入第二道、第三道铭纹,跨越一个大级别挑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

    “小师叔,小师叔,我刚才问了那些商旅,他们说润雨城是这个方向,但润雨城很复杂……”昊野快步走到马车前,却没有见到祝明朗。

    这时,马车帘轻轻挑开,黎星画从里面走了出来,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昊野连忙行礼,道:“南姑娘,小师叔呢?”

    “你是?”黎星画从没有见过昊野,只知道这些天有人护送。

    自从出了国都,温令妃就向各大城池下了阻扰命令。

    所以她们多数时候都在马车内,即便进了客栈,也都是从后门入,并直接到客房中,昊野则负责将马车安顿好。

    到现在为止,昊野还不知道马车内其实是有两位姑娘。

    “在下遥山剑宗云游剑师昊野,我们在缈山剑宗交流上见过的。”昊野为人耿直,也没有多想,以为这位画师姑娘不记得自己罢了,于是重新介绍了自我介绍了一番。

    黎星画点了点头,也未多说什么。

    连祝明朗都还分不清她们谁是谁,自然也不能指望一个刚来不久的人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