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之约

……

    焚天之焰似让黎明朝霞更早了几分到来。

    祝明朗落到了宫墙外,看到了吴枫的身影,也看到了长相一模一样的姐妹,她们在凉风中,满眼的怀疑……

    堂主吴枫,一脸的惊愕与崇拜。

    别人或许不知道刚才那天陨朱雀剑火是什么,吴枫却清楚。

    那是天陨剑法,而且是后五剑中的第十五剑,祝明朗竟然能够施展!!

    “小师弟,完事了?”吴枫许久才收起那份情绪,一脸认真严肃的问道。

    祝明朗斜着眼睛看他。

    不会说话,就不能当个哑巴吗!

    完事了??

    这不是让人浮想联翩吗,堂堂遥山剑宗的堂主,沉浸于剑道的同时平日里就不能多几本书,心胸中多怀揣一些靠谱的词汇,不要一张口就是这种!

    “我们赶紧离开吧,洛水公主即是缈山剑宗的掌门温令妃,我母亲指定的儿媳妇,打昏她确实耽误了一些时间。”祝明朗开口解释道。

    “玉呢?”南雨娑问道。

    “在这,先走,我怕她派人追来,温令妃这女人脑子不太好。”祝明朗说道。

    几人立刻出了国都,行踪有所隐藏的话,即便温令妃不甘心,想要找到她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国都之外是一片绚丽的枫叶林,朝霞与未褪去的天火之辉洒落在林中,将这一片片香枫之木组成的叶海镶得更加美轮美奂。

    “昊野在下一个城池等你们,他熟悉这一带,会带你们躲开王宫与缈山的人。小师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要有什么后果,我们遥山剑宗会做你的后盾,你尽管带着两位姑娘私奔吧。”吴枫拍了拍祝明朗肩膀,有些羡慕的说道。

    “吴枫师兄,你误会了,我与这两位姑娘都是君子之交。”祝明朗怕两位小姨子尴尬,开口解释道。

    吴枫保持着那温和的笑容,内心却不这么认为。

    拒绝了唾手可得的公主,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是缈山剑宗最年轻最貌美的掌门,要再说和这两位倾国倾城的姑娘没有任何关系,真的就太虚伪了!

    “不管怎么样,小师弟始终是我们遥山剑宗的神话,剑道上是,情道也是。”吴枫笑了起来。

    连缈山剑宗的女掌门都拒绝了!

    哈哈哈,从今往后他们遥山剑宗就可以抬头做人了!!

    极庭大陆哪个势力还敢说他们遥山剑宗不如缈山剑宗那些女剑姑的,祝明朗这第十五剑,破了人掌门的束缚,更狠狠的踏碎了女掌门的一片痴情。

    扬我遥山剑宗男儿之威,回去之后一定要大肆宣传,让他们遥山剑宗的所有弟子们挺起胸膛!

    咦?

    好像他们遥山剑宗本就没有低人一等啊。

    “那师兄,我就告辞了,代我向剑尊老太公问安。”祝明朗说道。

    “去吧,早生贵子。”

    “……”

    顺着连绵的枫叶长林一路行去,祝明朗并没有放松警惕。

    缈山剑宗的女人,多半都有完美癖,有什么事情稍稍让她们不顺心,便不惜大动干戈。

    祝明朗可不想被抓回去做什么驸马,做什么缈山剑宗掌门夫君……虽然人家也长得好看,身材完美,剑法卓越。

    “哗哗哗哗~~~~~~~~~~”

    突然,漫天飞叶,似一片片薄薄的烛火,让原本就赤红唯美的林子变得更加艳丽。

    叶火飘舞之中,一女子不知何时静立在叶海之上,她目光注视着朝着这个方向逃离的祝明朗、黎南姐妹。

    祝明朗看到此人,顿时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若是温令妃,那祝明朗再与她战一番,能不能留下自己还另说,但如果是这个人,怕是自己现在的修为,很难与之抗衡!

    “你要抓我回去?”祝明朗停下了步子,开口问道。

    “她们是不错,但温令妃会更好。”孟冰慈淡淡的看了一眼祝明朗身旁的这对姿容一模一样的姐妹。

    “我爹也不错,你和他复合吧。”祝明朗说道。

    “原本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另一块神古灯玉的下落,我们说好的。既然你喜欢贫嘴,那你自己找吧……”

    “我错了。”祝明朗一点都不含糊,立刻道歉。

    “往霓海方向,有一城,名为润雨城,城主之印便是由神古灯玉所造。”孟冰慈说道。

    润雨城?

    好熟悉的名字。

    这不就是自己进入到机关城中得到的第一个城池契书吗!

    之前祝明朗就一直找不到这润雨城到底在极庭大陆的何处,没有想到是在这么遥远的西境!

    “真的是润雨城?我手上正好有那里的契书,只要我上交给那里的国家,我便是润雨城的城主了!”祝明朗心中大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契书居然会派上用场。

    而且,似乎皇都的人都对这遥远之地的城池不感兴趣,润雨城契书正好是少数没有卖出去的几本!

    “这是那块月天石,温令妃担任掌门一职时我送她的。”孟冰慈将那块价值连城的月天石抛给了祝明朗。

    祝明朗眉头一皱。

    左手倒右手,温令妃压根就没有出一分钱!

    “一般而言,你的婚姻由我做主,但以画境抒写剑境的这一幕,我远远的瞧见了,我很喜欢。我给你身边的这位画师姑娘两年的时间,若她能打败温令妃,我会亲自到王宫为你解婚,不然名义上,温令妃仍旧是你的妻子。”孟冰慈语气平淡,态度却坚决。

    “您误会了,画师是妹妹南玲纱……”祝明朗做出解释。

    “她们中任何一位胜得了温令妃便可。”孟冰慈毫不在意画师究竟是妹妹还是姐姐,更不在意祝明朗到底是跟姐姐还是妹妹有情。

    “好,两年。”这时,不知是谁点头答应了。

    祝明朗望向这对姐妹,一时间思绪混乱的他也分不清楚替自己答应这件事的是谁。

    孟冰慈也不再多言,她踩着那层层飘落下来的枫叶,飞向了叶冠之上,又向了黎光星点的长空,很快消失在了眼前。

    祝明朗心情却有些复杂。

    一般侠士文书中,热血退婚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由男子亲自处理的吗,怎么在自己这,却好像和自己没多大关系??

    还有……

    答应的人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