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过命了

“你今天若是踏出这王宫,那画师便休想活着离开缈国!”温令妃不再用任何商量的语气。

    “温掌门,你是认真的吗?”

    “若我舍弃锦衣玉食、王权富贵,在缈山剑宗苦修二十年,最终还得需将就他人,那么我所做的一切又还有什么意义?”温令妃冷冷的说道,一代掌门的气势在此刻已经完完全全展现了。

    她站在那,犹如飞流直下的银河瀑布,让人稍稍靠近就有一种磅礴壮观的窒息感。

    “温掌门有些话,我是认同的,只是有句话你说错了。”祝明朗站在通向庭院的门前,他的背后是高耸的王宫城墙,还有一轮金秋之月,璀璨的夜辉泻落,将祝明朗的身影勾勒得挺拔而坚毅。

    “理念不同,何来对错!”

    “放眼这世间,剑道境界除却祝雪痕,无人可以与你相提并论……”祝明朗缓缓的抬起了手。

    夜空晴朗,月辉绚烂,一柄炽热的剑却在燃烧,那灼眼的绯红,似要将这整个王宫的夜幕给点亮,那靛蓝透银的星月,也被染成了明艳的火红!!

    手掌,烈焰怦然而现,一条条火纹絮尾如龙如蛟,缠绕在祝明朗的长臂上,又迅速的渗透到他的血管、经脉、骨骼之中,让祝明朗全身如一块千锤百炼之铁,火红剔透,每一寸肌骨都爆发出了炽盛力量,宛如神魔在肉体凡胎中苏醒!

    “火痕剑——剑醒!”

    万年岁月也无法熄灭的心焰,只要还被人举起,挥舞向宿命之敌,这不灭火蕊便会在锈迹斑斑的剑身上再度燃烧,再度辉煌!

    气势如飞流直下的瀑布,寒冷而壮阔,偏偏温令妃此刻的势竟压不住祝明朗全身燃起的烈火气息,她那张脸庞被映得通红,双目中更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祝明朗的身上,明明没有一点剑修修为。

    为何在这一瞬间……

    强大,狂野,势如一座烈焰之峦,让这整个王宫仿佛坠入到了热浪席卷的火海焰窟之中。

    “温掌门不是痴迷于遥山剑宗的天陨剑法吗?”祝明朗手持着火痕剑,烈焰熊熊,轻轻舞动,焰如天空红莲血霞!

    “哼,即便你能施展十二剑,又怎能奈何得了我!”温令妃手中早已经握剑,此剑遍体如玉,光洁而华丽,遇夜之月便是月白色,遇焰光万丈便是枫红!

    “前十二剑,连温掌门的一根头发都碰不到,但这后五剑,曾斩断了地脉,让一块疆土陨落,不知温掌门能承受得下第几剑!”祝明朗身上的气势一下子迸发。

    此刻的祝明朗就是一座火山,内部的熔岩爆裂了整个火山穹丘,炙热的溶液与岩屑共同席卷,这样恐怖的力量,若肆意宣泄,这王宫公主宫殿会瞬间化为灰烬。

    只是,祝明朗早已经到达了可以随意操控这些气势的境界,他将这股力量冲向了温令妃一人,整间屋子连酒杯都没有摇晃半分,但温令妃却置身在一场恐怖的灾难中,天塌地陷一般,根本站都站不稳!

    “天陨剑法……”

    没有前面十二剑,祝明朗直接从第十四剑起手,偌大的王宫、奢侈的公主殿,寂静无声,连风都不曾有任何的改变,可随着祝明朗剑落之时,温令妃脸色都变了。

    她提剑飞踏,在寝宫上的屋檐上再度轻轻一点,整个人如夜莺一般翱翔到了夜幕之上,很快就摆脱了祝明朗的气势锁身……

    温令妃越翔越高,广阔的王宫已经在大地上如一张图纸,整个国都都尽收眼底。

    低下头望去,温令妃目光穿过了镂空的屋檐,看见了祝明朗,更看见了他那双依旧锁定着自己的炙热双眼,那双眼睛莫名的醒目,就好像自己飞踏到九空星河之中,它也还在凝望着!!

    “朱雀剑!”

    那吐出的剑式,与在耳边没有什么分别。

    祝明朗剑挥出,挥向了夜空,挥向了想要摆脱自己气势锁身的温令妃,霎时,剑身如火莲绽放,夜空更似焚烧了起来,一只天兽朱雀,在亿万星芒之中降临,从绯红秋月中诞生,铺开了烈焰的翅膀,似可以遮蔽整座缈国国都,那宏伟身躯让整个夜空苍穹都显得拥挤!

    剑火而化形,形如天兽朱雀,一时间整座国都的街道、房屋、小院都被照耀得绯红通明,王宫高墙内更似旭日东升一片火红……

    人们抬起头来,在强烈至极的焚夜下能看见一位身姿绰约的女子,正无数次向夜空中挥出骇然至极的剑气,那剑气气鸿每一道都似江河翻涌,甚至只要任何一剑无意间从街道上掠过,都会让长街夷为平地!!

    但这样的剑力,却撕不开那剑火朱雀。

    朱雀陨向王宫,王宫华丽的宫殿、楼宇随时都会沦为一片毫无生机的焦土!!

    “温掌门,以后不要轻易拿我祝明朗所爱做威胁,否则你的王宫,你的剑宗,包括你,都会被我碾成尘埃!!”

    温令妃大骇,这剑火朱雀太过霸道,她或许可以从这剑陨下活下来,但这脚下的王宫却会瞬间泯灭,数以万计的王宫贵族、宫女、侍卫都可能丧生!

    然而,就在那熊熊朱雀剑火触碰到了最高楼阁飞檐处时,漫天的怒焰竟在一刹那化为了没有毁灭性的烟火,除了绚丽与唯美之外,什么也没有破坏。

    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以及那一个个呆若木鸡仿佛梦见了炼狱的宫女、侍卫们,他们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被灼烧,只是这一眼望见鬼门关的恐惧,由内心深处扩散到全身,全身瘫痪了一般纷纷倒落在地上……

    温令妃在这死亡绚烂的夜空中落下,落在了公主殿高耸的屋檐上。

    她目光冰冷,注视着已经跳到了王宫高墙上的祝明朗。

    祝明朗回头看了她一眼,从这个女人的目光中,祝明朗解读到了更复杂的东西,只是今时今日不可能会有任何结果。

    “你可以躲,却躲不过你我最终的宿命。”温令妃气息平和。

    若修行之道,是一场登天之旅,亿万凡灵将慢慢的沉寂在那崇山峻岭中,最终在天门之巅相遇的,只会是那几个人。

    在此之前,温令妃觉得祝明朗会在自己身后,吃力的跟随着,但至少能够见到他的身影。

    但现在,她相信那个寥寥几人的巅峰会有祝明朗一席之地,无论如今他们从哪座上,哪块土地开始攀爬,终究还是会在最高的山巅因孤独而相互守望。

    这就是最终的宿命,何苦挣扎,沿途的风景很美又如何呢?

    “我算过命了,为了顺应这命,才需加倍努力。”祝明朗对温令妃说道。

    说完,他收起了剑,从王宫高大的宫墙上一跃而下,投身到了广阔的繁华市井之中,不再对这王宫和美人掌门有半点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