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真容

……

    五百五十万金,某些国家一年的税收都未必达得到这个数字,而在缈国仅仅是为了一场取悦权贵的游戏。

    之后的出价,都没有到这个数字。

    祝明朗也因此成了今年的国婿。

    虽然祝明朗也知道这与自己的身份是脱不开关系的,但也同样与自身气宇轩昂、英俊不凡、诗才出众、剑法卓越、牧龙有道也有很大关系!

    选婿节也随着最后几名优婿的高额出价而逐渐落幕,最令人膛目结舌的,自然还是祝明朗的价格,远远高高出了其他竞争者。

    ……

    入夜时分,祝明朗已经被请到了王宫之中。

    这快得让祝明朗还有些小不适应,没有想到缈国的选婿既然如此着急,不是应该再磨合磨合些日子,再进行夜间的项目吗?

    还是说,被买下来的婿,便已经是金屋藏俊,不会再让其抛头露面了?

    这样也好,拿了玉饰,便直接逃之夭夭,公主那边给的天价彩礼,祝明朗可以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夜宴隆重,祝明朗喝了几倍酒,正静静的等候在王宫内的公主殿内,缈国一直都是女子存在话语权,哪怕是在王宫之中,也很少会允许一些身份特殊的男子走动。

    祝明朗也不用着急,深夜洞房,自然会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金银珠宝,可谓一箱子一箱子的抬到了院中,祝明朗被一群古怪的宫女进行了一番梳洗打扮……

    他没有想到自己未曾体验洞房花烛之夜新郎官的那份人生得意,反倒是提前感受了一番新娘红妆梳洗那样精致、奢侈的待遇。

    终于等到月上梢头,祝明朗发现王宫莫名的寂静,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难不成那位洛水公主会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就推开这门,然后开始行非分之事?

    逃跑的路线,都已经规划好了,拿到银玉颜饰,祝明朗会弄昏公主,然后立刻离开缈国,偏偏这洛水公主迟迟不见人影!

    “公主!”

    “公主殿下,祝公子已经在寝宫等候多时了呢。”

    “恭喜公主。”

    几个女侍的声音传来,祝明朗眼睛一亮,放下了手中的葡萄,正襟危坐。

    小娘皮,总算来了!

    ……

    门被两位侍女轻轻的展开,洛水公主显然也经过了一番细致的装扮,绸衣紧紧的贴着妙曼的身子,能够联想到那肌肤的丝滑与柔软。

    她白金丝绸一般的发丝,在月色与彩灯下,更显得高贵妩媚,至于那银玉颜饰,更为她的姿容增添了几分神秘、神圣以及妩媚。

    “从没有人见过公主真正的容貌,这是真的吗?”祝明朗倒了一倍花酿之酒,递给了这位款款而来的缈国公主。

    “你想见吗?”洛水公主浮起了笑容,她话语中透着几分挑逗,“与本公主喝一杯交杯酒。”

    交杯酒,意味着两张脸将贴得很近很近。

    洛水公主伸出了手来,柔慢的从祝明朗臂弯处穿过,然后一点一点的将祝明朗勾到她的面前。

    祝明朗也无所谓,逢场作戏罢了,交杯酒又不失身,任由这位洛水公主将脸颊慢慢的凑到自己面前。

    感受着那温热的呼吸,带着一丝酒醉的芬芳,祝明朗虽然尽量在保持着那份冷静,但隐约间又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不替我摘下来吗?”洛水公主吐气如兰。

    祝明朗老僧入定,喝下了这被酒后,伸出了手去……

    又不是轻解罗裳,不需要紧张。

    拿下她的银玉颜饰,给这位公主一个“抱歉,我爱的不是你”的绅士笑容,然后将她打昏,躲过那两名暗卫,携小姨子们远走高飞!

    银玉颜饰轻慢的取下,纯粹是一种好奇,祝明朗还是看了一眼这位让整个国家男子心痒如麻的神秘公主长相……

    颜饰下,她的却是一位美人,同样的,摘下颜饰,她的容貌也比想象中还要惊艳。

    祝明朗望着她,出了神的同时,全身如触电一般轻颤了起来!

    “这……这……这……”祝明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盯着这位洛水公主,脑子都一片空白了!

    ……

    ……

    王宫外,吴枫蒙着脸,正在宫墙外静静等候着祝明朗。

    祝明朗的计划,吴枫是知道的,作为师兄,祝明朗要逃婚,他也应当鼎力相助,可祝明朗迟迟未出来,这让吴枫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两位姑娘,不用着急,兴许是小师弟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吴枫说道。

    “是呢,公主太过香|艳,一时半会也从人家的玉床上下来,确实难为他了。”南雨娑笑着道。

    “雨娑!”黎星画蹙着眉道。

    “姐姐,这天都快亮了,不如我们还是先回去歇息吧,明早姐姐炖一点鹿茸汤,送到王宫去,免得祝公子一夜劳累伤了身子。”南雨娑说道。

    黎星画也很困惑,不明白祝明朗为什么迟迟不出现。

    终究还是抵挡不住那份诱|惑吗?

    “再等等,小师弟为人,我清楚的,绝对不会背弃两位姑娘的。”吴枫认认真真的说道。

    “我们与他清清白白,他要和公主怎样都好,与我们有什么关系。神古灯玉,我们也可以自己找。”南雨娑冷哼一声道。

    黎星画没有说话。

    祝明朗会如何做抉择,也不是她们可以左右的。

    只是听了雨娑说到,黎云姿今日短暂的醒来,丝毫不愿意退让的样子,不免心情也有些复杂起来。

    ……

    王宫公主殿

    月明星稀,枫叶树梢挂着香囊,随着微风轻轻摇曳着,让整个庭院充满了怡人的芬芳。

    祝明朗额头上,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他握紧了银玉颜饰,目光却紧紧的盯着这位洛水公主……

    洛水公主并不是处在最美年华,这一点很多人都知晓,但这并不妨碍她在整个缈国的盛名。

    而她的容貌,更是神圣而隐秘,连王宫的人都未必清楚。

    事实上,有那么几个瞬间,祝明朗隐约觉得洛水公主的声音在哪里听过,可始终无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值得揭开了她额上银玉颜饰,目睹其真容,祝明朗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

    “温令妃!”祝明朗艰难无比的吐出了这个名字。

    “原来孟掌门未和你说呀。”露出了真容的洛水公主笑了起来,双眸如秋月。

    这位洛水公主不是别人,正是缈山剑宗的最年轻掌门,温令妃!

    这女人,拿什么打得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