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神玉

“第十二剑!”那些缈山剑宗的剑姑们也纷纷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昊野施展到第八剑,就已经给人一种势不可挡的恐怖了,接下去每一剑的威力都会翻倍,那祝明朗若拥有剑修修为的话,岂不是强得离谱?

    “走剑式没有什么意义的,跟舞剑花没有区别。”祝明朗摇了摇,坚决不干。

    众人一阵叹息。

    看得出来包括那些旁观的女权贵们都很期待剑陨剑法后面的招式。

    昊野也非常苦恼,怪自己悟性还是太差,没有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给自己的宗林涨脸。

    “不如我来吧。”这时,南玲纱悦耳美妙的声音响起。

    吴枫、云中河、昊野、邵莹都瞪大眼睛看着南玲纱。

    祝明朗也一脸疑惑不解的望着画师小姨子。

    “去偷。”南玲纱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对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马上明白了。

    南玲纱来吸引众人的注意力,自己顺势去剑阁后头的古塔偷身玉!

    祝明朗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许多没有资格到这交流会议中的剑姑也都在远远的看,显然都是对剑陨剑法后头的招式相当感兴趣。

    此刻确实是最好的机会,相信即便剑阁附近还有一些高手,都不会错过观摩剑云剑法的机会。

    问题是,南玲纱真的能施展出后面的剑法??

    作为一个画师,要以画境来展示剑境,这可是难度极高的事情!

    “玲纱姑娘不是画师吗?”温令妃询问道。

    “掌门,玲纱姑娘在势力大比中曾用画术施展了剑陨剑法,击败了云中河。”白秦安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拭目以待。”温令妃笑了笑。

    ……

    南玲纱走向了剑阁外,面朝着那一颗颗倾斜向辽阔山谷的青松。

    手轻轻的抬起,笔从空气中浮现,轻盈如羽一般落在了她白皙的手掌间。

    回眸,看了一眼这缈山剑宗、遥山剑宗众剑师,又望了一眼已经悄悄退出了白色伞篷的祝明朗……

    收回了目光,南玲纱开始动笔,手中的轻盈画笔突然锋利如利剑,刺向了广阔的山谷!

    “第一剑!”

    剑颤,让整座山林都出现了摇晃,紧接着就看见南玲纱画出了一柄大剑,落向了那遥远的山谷,山谷顿时鸟兽惊飞,如同一场不小的灾难降临一般。

    南玲纱画功娴熟,而且这剑云剑法在她的画布中更不知练习过多少次了。

    她施展的每一剑都非常流畅,甚至第四剑与第五剑,威力仿佛要超越昊野这名正统的斗剑派剑师!

    看到第五剑时,整个剑阁的人们才收起了那副看热闹的心境,一个个沉浸在那画境与剑境结合的恢宏场景中,山谷震动,河流断流,林木毁灭,南玲纱宛如一名真正的剑仙,每一笔,都是最凌厉霸道的剑法,那由天陨落的磅礴剑影,还有卷起的破坏性极强的剑鸿,都让缈山剑宗、遥山剑宗绝大多数剑师汗颜!

    “第九剑!”

    南玲纱突然将手中的画笔掷出,画笔在长空中作画,就看到一柄亘古魔剑凭空浮现,它从两座山峰之剑掠过,那远处的山峰竟然被魔剑带起的气浪给碾碎!

    第十剑!

    第十一剑!

    这两剑一出,所有人目不转睛,山谷何其辽阔,山岭何其壮丽,山峰何其巍峨,但在这十剑之后的剑陨剑法出现后,根本不堪重负,随时都会崩塌一般。

    若不是南玲纱有意将剑威指向无垠的天空,怕是缈山剑宗剑阁下这一片瑰丽的山谷美景就要面目全非了!

    好在缈山剑宗也根本不在意这些损坏,在这样充斥着灵气的地方,即便是山崩地裂,也用不了太久便能够自我恢复,没准还会呈现另外一片景色。

    为了给祝明朗争取足够的时间,南玲纱特意放慢了一些,尤其是第十二剑,她深呼吸着,像是调息一般,更像是在沉浸在剑法的变幻中!

    ……

    另一边,祝明朗听着山谷巨大的动静,一边在心中赞叹画师小姨子果然是一个妖孽,一边往神谷灯玉的方向潜去。

    一听说偷东西,小白起怕是最雀跃的了。

    它拍打着翅膀,一双冰辰之眸贼溜溜的环视周围,保持着这种玲珑形态的它,气息还不容易被察觉。

    而祝明朗自身也没有什么霸气侧漏的修为,在一些强大的守护兽,一些厉害的坐镇者感知里,跟几只小野鹿没有什么区别。

    一路上很顺利,大部分人还是被这一次交流给吸引了,祝明朗终于找到了那座古塔,它实在有些显眼,在阳光下闪烁着“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一定是瑰宝”的光辉!

    大概是缈山剑宗根本就不觉得有人敢来她们宗林偷东西,这座古塔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守着,偶尔可以看见的身影,也不过是打扫落叶的小剑姑,一个个十四五六岁,青涩幼嫩得很,构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当然,也不能让这些小剑姑们看到自己,到时候她们发现了宝物不见,肯定兴师问罪,打死不承认的时候就更有底气。

    “比想象中的要轻松呀。”祝明朗走到了古塔下,抬头望了一眼塔顶上放着的神古灯玉。

    考虑到要做这勾当,祝明朗这一路上购买了许多假玉,尤其是那些看上去光彩特别不凡其实每什么卵用的灯玉……

    就为了现在,偷梁换柱!

    偷了东西,被当场发现的话,他们这些人肯定会被扣留。

    可如果人都走了,甚至出了她们国度,对方再发现了东西被盗,哪怕就猜到是他们干的,空口无凭,缈山剑宗也拿他们没有别的办法。

    仔细比对了一番。

    祝明朗找到了一块自己收集的光泽、尺寸最接近塔顶上的一颗,然后让小白岂飞上去偷换。

    背后,山谷剧烈晃动,连带剑阁都微微颤着,那些剑姑们的娇呼声响起,应该是南玲纱施展第十二剑了!

    “就是现在。”

    祝明朗望风,小白岂去换。

    一人一龙,在这方面驾轻就熟,完美的完成了这一次偷玉行动。

    将这玉藏入到白岂尾巴的乾坤法术中,就是当场被抓到,也找不到这件赃物。

    祝明朗也没有来得及欣赏这宝玉,赶紧逃之夭夭,趁着那些缈山剑宗的剑姑们还痴醉在南玲纱的画术中时,神不知鬼不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