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的战场

“糟了!”

    祝明朗心叫不好。

    这个花龙女,干嘛对自己这么执着啊,大家不过是只见了一面!

    终究是身份的问题。

    虽然缈国离皇都很远,缈国有一些势力还是对祝门比较在意,所以会无休止的出价,要促成这次联姻。

    祝明朗可不相信自己魅力可以爆棚到让花龙女这样耗费三百多万金!

    洛水公主。

    你再出点钱啊!

    你要嫌贵,我帮你贴一点。

    本公子还可以抢救一下!!

    祝明朗现在头疼至极,自己总不能拿剑架在洛水公主脖子上,让她继续与花龙女竞价。

    眼下,只要洛水公主不愿意再出更高的价格,自己真就成了花龙女的囊中之婿了。

    花龙女这架势,让许多女郡主、女侯都敲退堂鼓了。

    本来,洛水公主一出价,基本上不会有太多人与她争抢,毕竟公主资金雄厚的同时,所有势力也得给今年的主角让让路。

    可惜,花国师显然不希望祝门与缈国王宫牵扯上,所以干脆授意自己妹妹横刀夺爱。

    “五百万金。”

    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那音色美妙而动听,只是语气冰冷而坚决!

    “五百万金!!”

    王宫的那位主官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一群王宫高官目光纷纷望向了说话的人。

    而那些女权贵,也转向了一名绝色姿容的女子,包括洛水公主也惊讶不已的望向了出如此巨额天价的女子!

    花龙女都呆住了。

    三百二十万金,已经是天价了,她们花家需要好些时间才能够填补,若不是祝门对她们现在的境况有很大的帮助,花三百万买一个婿怎么都是亏的。

    可谁能想到,还有人出更夸张的价格。

    而且还是比自己远远高出了一百八十万,虽说国师姐姐交待可以无所顾忌,但她们花家真的一下子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女子没有戴面纱,那精致到令女子都会着迷的容颜透着一股清冷孤傲,那眸子坚定而宁静,气质上就让一些徒有虚名的郡主、城主都相形见绌。

    洛水公主望着她。

    自然也认出了这位女子,虽然没有戴面纱,但洛水公主知道她正是那名在缈山剑宗风华绝代的女画师-南玲纱。

    以画境施展出遥山剑宗十二天陨剑,怕是整个缈山剑宗和遥山剑宗两大剑林都为之震撼。

    她为祝明朗出价。

    而且是根本不容她人争抢的五百万金!

    这让洛水公主突然间想起了那天在府内与祝明朗的浅谈。

    “她只是我牧龙师团队里的神凡者,我们之间清清白白。”

    都出价五百万金了!

    还清清白白???

    ……

    祝明朗也有些傻眼了。

    难不成真的情迷意乱!

    可她看上去并不是南雨娑啊……

    祝明朗望去,见南雨娑还戴着面纱,站在说话的女子后头,她怀里正抱着那只仙兔龙呢。

    那出价的姐姐黎星画??

    星画姑娘这又是在做什么??

    五百万金,虽然是出给自己的,可有一半还得交给王宫,那就是直接亏损二百五十万。

    要真对自己有想法,没必要这个场合破费,找一个漫漫长夜,小声的和自己说一下就可以了啊,分文不收的啊!

    不对……

    她看上去又不像是黎星画。

    那双眸子,清澈而冷静,站在无数缈国卓越风姿的女子之中,却自有一股让人难以言明的气势,如星海中的皓月。

    祝明朗望着她。

    她的目光也凝视着祝明朗。

    好一会,祝明朗涌起一阵困惑。

    不知为何,他感觉凝视着自己的这人并不是黎星画。

    果然,仙兔龙一下子从人群中窜了过来,然后跳到祝明朗的肩膀上。

    仙兔龙凑在祝明朗耳边,用小女童清脆焦急的声音一个劲的道:“大事不妙,黎云姿醒啦。大事不妙,黎云姿醒啦!”

    真是黎云姿!!

    祝明朗内心剧烈翻涌着……

    是神古灯玉起了作用吗??

    让黎云姿苏醒了过来!

    ……

    黎云姿依旧霸气,一出手就是五百万金,她的眼睛里不容一点沙子,就好像是在宣示着这个男人的唯一归属!

    或许,黎云姿心中还有诸多困惑,不明白祝明朗为什么会站在争婿的国台上。

    但这并不妨碍她为祝明朗出价。

    “黎云姿,我们在做戏拿公主脸颊上的灯玉,你先冷静冷静!”一旁,南雨娑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和黎云姿解释。

    黎云姿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等候着。

    南雨娑也很头疼,怎么早不醒晚不醒,这会醒过来!

    而且南雨娑也拿黎云姿没有半点办法,黎云姿一直都是说一不二。

    “五百五十万金!”

    忽然,又有人出价了。

    本以为五百万金是封顶,祝明朗也将成为最昂贵的婿魁,哪知道这种情况下还有人出价,这价格已经高得离谱了!

    人们一下子望向了出价之人,最终更不敢相信的是,出价者正是之前就选择了放弃的洛水公主!

    是洛水公主!

    洛水公主的声音,清灵而柔美,她仿佛根本不愿意在这个场合输给任何人,说完这个价格之后,她的目光甚至没有落在祝明朗的身上,而是凝视着这位令人感到几分不安和几分不甘的女子。

    “七百万……”黎云姿几乎毫不犹豫的说道。

    只是在吐出第一个字时,她整个人的气力就好像被什么给抽走了,说出的话绵绵无力。

    没有人听见这七百万金的出价,只有身旁的南雨娑。

    南雨娑急忙扶着她,并开口解释道:“你放心,祝明朗只是要她额上的灯玉饰品来为你续命。”

    黎云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像是睡了过去。

    南雨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她怎么都想不到黎云姿会忽然醒过来。

    不过,黎云姿这一醒,反倒不是坏事!

    她的强势,反而激起了公主的好胜心。

    在外人看来,这位惊艳绝美的女子显然是因为无法再出更高的价格而失魂落魄。

    没有人再出得了更高的价格了。

    而洛水公主,也仿佛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嘴角轻轻的浮了起来。

    不管这女子多么惊艳四座,多么令整个国都女权贵们都赞不绝口,她最终还是输了。

    这样的女子都无法让祝明朗动心。

    自己却可以。

    争婿,真的是为了婿而来吗?

    那可未必,这花开堪折选婿节,从来都是女子的战场。

    既是今年的主角,就不允许有人盖过自己的风华!

    何况王宫就是她的。

    她要支付的,不过是不到三百万金。

    作为缈国的公主,她可不需要和那些女子谈什么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