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纱笠掌门

坐下来之后,那些女郡主、女侯、女城主们此刻眸子雪亮,好似看见了一个绝世尤物。

    她们纷纷盯着祝明朗,然后讨论了起来,这让祝明朗无意中从她们身上瞥过的时候,顿时有一种她们要把自己给掳走的感觉!

    不过还好,有南玲纱护体。

    那些女权贵们显然也意识到,这位第一个登上山的女人不简单。

    一个强大的男子,就是对女人地位最好的衬托,哪怕她什么都不做,身上没有金银珠宝。

    “那么剑术交流,可以开始了吧?”吴枫此时开口说道。

    正事还是要做的,吴枫、昊野、云中河他们虽然还是蹲坐在蒲团上,但遥山剑宗平日里修行也是这个姿态,他们也懒得去计较了,何况祝明朗已经帮他们出了一个恶气。

    “自然,接下去能不能由吴枫堂主这边为我们展示一下贵派的斗剑流派。”那位黑色斗笠的掌门开口说道。

    对于戒律堂林敏的失败,她根本不在意。

    就好想她已经知道林敏不是祝明朗对手一般。

    “等一下。”祝明朗突然插嘴道。

    “祝公子可不要太过放肆,毕竟林敏的实力在我们缈山剑宗不算最上乘。”一名长老说道。

    “温令妃呢,我这一次来可不是挑战你们这边无名小卒的。”祝明朗说道。

    一旁气息还没有调顺过来的戒律堂林敏差点吐出一口淤血!

    杀人还要诛心!!

    欺人太甚!

    那位长老正要说话,黑色纱斗笠的掌门却抬了抬手。

    黑色纱笠掌门将面前的纱缓缓的挑去,露出了一张精美绝伦的脸庞,她一双眸子带着几分自信,带着几分戏谑,更带着几分高傲。

    祝明朗张大了嘴巴。

    就是她!!

    她怎么成掌门了!!

    温令妃竟已是缈山剑宗掌门???

    那些堂主、长老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年纪未过三十岁的女人,怎么成了他们缈山剑宗的掌门!!

    遥山剑宗的吴枫、云中河、昊野、邵莹也都看得呆住了。

    还以为戴着黑色纱笠的掌门是一位中年女人,亦或者老妇,哪知道这位掌门这么年轻,要不是着装略显几分端庄,仪态大方,要说她是一名女弟子也丝毫不唐突啊!

    这才是缈山剑宗的第一女剑师吗,年纪轻轻已经是掌门!

    那她现在究竟是何等修为,何等境界???

    “既然你剑修已弃,一切从头来过,那我们没有比试的必要了,况且,在我心中,能与我一较高下的只有你师父祝雪痕……”黑纱掌门温令妃开口说道。

    这个情况,既是预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当时闯入山门,祝明朗唯一不敌的人就是这温令妃,而且她的修为和剑境都在自己之上。

    虽然在那之后没两年,自己也达到了这个层次,但人家也会提升的,而且提升速度未必会比自己慢。

    挑战温令妃?

    当然不是祝明朗问这句话的目的。

    温令妃境界高,修为强,应该和那些剑尊级别的人物了没什么两样了。

    缈山剑宗剑尊人物多半有自己的一块清修之地,很少会直接坐镇在缈山剑阁、剑庄中,那座神古灯玉之塔就在这剑阁的后头,祝明朗先摸清楚缈山剑宗的高手在什么地方,这样方便偷玉!

    原来黑色纱笠掌门就是温令妃。

    那事情好办了。

    孟冰慈在瀑布屋,离这很远。

    还有一位缈山掌门,应该是云游去了,祝明朗无意间听到了白秦安说的。

    那么缈山剑宗的那座古玉塔基本上没有太过强势的人镇守了。

    “一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动手。”祝明朗给南玲纱递了个眼色。

    南玲纱点了点头。

    ……

    交流正式开始,吴枫让昊野向缈山剑宗的成员们展示了一些遥山剑宗的斗剑派剑法。

    “我们遥山斗剑,最具代表的便是这十七剑陨阵。”说着这番话,昊野已经施展出了剑陨阵剑术。

    剑陨阵中,每一把剑都是遥山剑宗堪称绝品的宗林宝剑,它们被遥山剑宗的后人凝练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更演变成了剑术。

    “昊野不才,最多只可以施展出八剑。”说着这句话,昊野完成了第八剑陨。

    此时剑阁山坪处,已经布满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剑坑,还能够看到那些没有完全消逝的剑陨之影倒插在了山阶附近,气势磅礴,威力巨大。

    “我们遥山斗剑,讲究大开大合,每一剑的威力都追求到极致。”这时吴枫在一旁解释道。

    “八剑已经这般恢弘大气,不知后面九剑又是怎么个惊心动魄?”一名剑姑长老显然对这剑陨剑法非常感兴趣。

    “我派领悟十剑以上的也不过几人,暂时无人可以施展出完整的十七陨剑。”吴枫开口说道。

    “吴枫堂主,我们很期待第九剑与第十剑,不如你给我们展示?”温掌门开口说道。

    从众缈山剑宗的成员神色就可以看出,这剑陨剑法绝对是世间最上乘的剑术了,每一剑的威力都给人一种排山倒海之感,哪怕是修为低的人,若是能够领悟出更后面的剑陨,甚至可以击败比自己修为更高的人。

    “这个……”吴枫有些犹豫。

    “莫不是后面的剑陨是贵派秘技,不愿意传授给外人?”之前那位斗剑派剑姑长老说道。

    “这倒不是,既然是来交流的,我们自然不会藏着掖着,只是我虽然也是斗剑派,但走的风格并非是剑陨剑法这一脉,所以我没有练习过这个剑法……不如,还是让我的小师弟给大家展示吧?”吴枫有尴尬的说道。

    剑陨剑法,也不是所有遥山剑宗的剑师都会去学习的。

    毕竟剑法、剑派有非常多的分支,就像牧龙师养龙也一般追求不同属性、能力的龙兽一样。

    “我没有修为,施展不了。”祝明朗摇了摇头。

    “就走个剑式,有没有特效无所谓的?”吴枫说道。

    “祝明朗,能用几剑?”温令妃开口问道。

    “他应该可以用到十二剑。”吴枫替祝明朗回答道。

    温梦如和白秦安都不由望向了祝明朗。

    记得在九军墓山上的时候,祝明朗好想也只施展了和昊野差不多的剑次,难不成当时他实力还有所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