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为尊

“咳咳,林堂主,他不是在施展飞剑剑烁,他只是将他的剑灵龙收回到了灵域中。”这时,白秦安终于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了还在虚空闪躲的戒律堂堂主林敏。

    林敏堂主终于停了下来,用那双眼睛仔细的扫视着周围。

    根本没有飞剑,也根本没有用什么高超的技巧隐藏!

    她被耍了!

    “哈哈哈,祝小师叔也太狡猾了,他刚才喊得那么大声,我真以为有气势如虹的剑法出鞘呢!”小师妹邵莹笑个不停。

    吴枫摇了摇头,已经在很努力的憋住笑意了。

    而云中河和昊野两个人更是瞪大了眼睛,还能这样玩??

    “可恶!!”剑姑林敏刚才冷汗都滑了下来。

    飞剑剑烁,最可怕的不在于那剑身闪烁一击,而在于根本不知道飞剑从什么方向什么角度袭来,往往可以一击直接破开人要害。

    林敏正是被对方潜剑的无影无踪给吓到了,再加上祝明朗还大喊一声“烁”,明明什么都没有,还演得那么逼真!

    “祝明朗剑修已弃,他现在是一名牧龙师,林敏堂主,他驾驭的飞剑,是罕见的剑灵化龙,与他心念合一,可施展绝大多数飞剑流派剑法。”温梦如觉得,还是应该提醒一番,于是开口补充道。

    “温师妹说的不错,刚才就是和林堂主开个玩笑,这一次我要施展真正的缈山飞剑术了,林敏堂主你可别大意啊!”祝明朗笑了起来。

    手掌打开,灵域只出现了一条不易察觉的空间缝隙,剑灵龙缓缓的从中飞出,出现在了祝明朗的身侧!

    祝明朗没有握剑,因为他此刻没有剑修修为,握剑没有任何意义。

    但飞剑流派,本身修的就是飞剑,修的是御剑术,这世上又还又什么飞剑比剑灵龙更完美??

    “一些旁门左道,缈山剑宗飞剑术玄妙高深,你一刚刚上山的小子,竟自以为能够掌握我剑宗精髓,可笑至极!”戒律堂的林敏堂主脸色阴沉起来。

    她现在又气又恼,好歹连长老、掌门还有缈国几位郡主都在看着,竟被这家伙这样戏弄!

    “所以林堂主,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看我这萤火剑,是否正宗!”祝明朗缓缓的抬起了手,手成剑指之姿。

    似有一道无形的牵丝,另一端系着的正是悬浮在一旁的剑灵龙。

    无须握剑,剑自飞舞!

    剑灵龙窜上了烈阳长空,随着祝明朗指尖猛的向下,霎时剑尖如火,在阳光下依旧那么明亮显眼!

    剑尖密布,似黄昏下林间那数之不尽的萤火,静谧而唯美,这剑阁上空此刻也正是呈现出了这样一个景象,那不是林间的萤火虫在聚集,而是剑灵龙的剑尖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剑尖火花!

    “唰唰唰唰唰唰唰!!!!!!”

    萤火剑法!!!

    密集的剑火之尖落下,并非是如骤雨那样大范围的覆盖,而是漫天的萤火如受到了指引一样聚集在一起,化作了一条萤火空河,由剑影,剑火,剑芒组成的飞剑长河,疯狂的朝着林敏剑姑所在的位置洗礼!!

    林敏剑姑大骇。

    缈山剑宗的那些弟子、堂主、长老们也一个个露出了惊愕之色,有些甚至不由自主的摘下了纱笠,似乎觉得是纱帘影响了自己的视线!

    是萤火飞剑!!

    而且是境界极高的萤火飞河!!

    山坪千疮百孔,林敏剑姑使劲浑身解数来招架,她一退再退,那萤火飞剑就如同一条源源不断的长河,无穷无尽的剑尖洗礼,让她的手臂发麻,步伐凌乱。

    “祝明朗的剑灵龙……好想更强了。”吴枫心中暗暗吃惊。

    当初在机关城时,祝明朗的剑灵龙就展现出了绝对碾压之势,但那明显是结合了祝明朗自身剑境的情况下。

    现在剑灵龙修为与之前不同了,哪怕没有剑醒,一样强大!

    难道祝明朗在登山过程,有什么大收获??

    萤火飞河,气势如虹,祝明朗依旧站在原地,没有挪动半步,但他掌控的飞剑却已经将戒律堂的剑姑给逼得节节败退、大汗淋漓。

    正如吴枫猜想的那样。

    剑灵龙修为确实暴涨了。

    那是因为剑灵龙把缈山剑冢的所有古剑给吞噬了!

    吞噬后,剑灵龙的修为直逼上位君级,再加上祝明朗从那些剑谱中悟出的飞剑剑术,要说上位君级强者出现,祝明朗也敢与之厮杀一番!

    飞剑流派,同样有剑境。

    剑灵龙自身的修为,加上祝明朗领悟的剑境……

    叠加提升!

    ……

    正如祝明朗说的,他不需要挪动半步。

    而且最羞辱林敏的是,祝明朗用得的却是他们缈山剑宗的飞剑剑法——萤火剑。

    “白师叔,您教过他萤火剑吗?”这时,温梦如小小声的询问旁边白秦安。

    白秦安摇了摇头。

    在卑城的时候,白秦安就见识过祝明朗的悟性,虽然大概知道祝明朗可以从剑谱阶梯中学习不少剑法,但才这么短时间将难度极高的萤火剑法领悟到这个境界,着实有些离谱!

    纯粹看剑谱,就可以这么强吗?

    有些剑法,悟性再高,也还需要某些高人指点和演示的,祝明朗可以学会萤火剑,白秦安不奇怪,但他能够施展出萤火飞河剑,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她们这里有些堂主都没有掌握萤火剑的更高奥义!

    “剑烁!”

    祝明朗这一次施展出了真正的飞剑剑烁!

    剑在晴空下消失,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林敏的身后。

    迅如一道闪电,劈开这静谧的山林,剑芒闪烁,让人眨眼都不敢!

    先是萤火飞河,再是剑烁闪电,这两个飞剑术都是源自于缈山剑宗,林敏堂主的斗笠,被剑烁滑开,分成了两块,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她的额上、脸颊上,满是汗水,虽然没有受伤,但她那双眼睛里却充满了惊骇与痛苦!

    她败了。

    不仅仅是失败那么简单。

    对方没有挪动半步。

    对方施展的还是她们缈山剑宗的剑术!

    极致的羞辱!!

    “现在我可以坐在我想坐的地方了吧?”祝明朗浮起了笑容,朝着那舒适的伞帐下走去。

    强者为尊!

    此时那些清高自傲的缈山剑宗女剑姑们再不敢对祝明朗说三道四了。